纽约华人悼念遭游民攻击致死者 3名受害者发声

抗议游民所“把危险带入社区” 厌倦政客空喊口号

人气 407

【大纪元2022年01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纽约暴力事件激增,加之有精神病史的游民随机攻击案件接二连三,引发民众恐慌。唐人街民众质疑,市府不断将更多游民收容所转移进社区,是把危险带到社区,以后整个社区就和地铁站一样,没有安全感。

昨天(1月20日),上百名唐人街社区民众在东百老汇91号游民收容所选址前集会,悼念两名无端被游民攻击致死的华裔,同时反对市府在华埠闹市中心修建新的游民所。事件继续受到广泛关注,多家西媒电视台到场。三名暴力攻击受害者到场讲述亲身经历。

年仅40岁的德勤会计师事务所高管高慧民(Michelle Alyssa Go)上周六被游民推落铁轨,被迎面而来的列车撞死;61岁的马耀泮(Yao Pan Ma)去年4月23日晚在东哈林区拾荒时无端被殴打重伤不治,这次袭击事件被摄像头拍了下来,视频显示在车流不息的路边,袭击者至少六次踹踢已被打倒在地的马耀泮的头部。

“空相框代表任何人都可能中招,象征下一个无端被害的可能就是你我”,王镝说。
“空相框代表任何人都可能中招,象征下一个无端被害的可能就是你我。”王镝说。(蔡溶/大纪元)

集会现场除了展示两张受害者大幅照片外,还引人注目地放了一个空白相框。“空相框代表任何人都可能中招,象征下一个无端被害的可能就是你我。”主办方“关注东百老汇委员会”成员王镝说,华人来美国后还没有这么担忧和恐惧过,这次别无选择只能走上街头抗议。

王镝说,“去年的亚裔仇恨犯罪上升361%,其中超过一半的袭击案嫌犯都是精神有问题,游民是需要关心帮助,但是政府现在提出的方案不是帮我们的”,也没有真正帮到游民和精神病患。

他说,唐人街实际上是老人城,他们的子女搬到外区不住这里,社区一直在照顾这些老人,但越来越多的游民所搬进社区,很多长辈感到社区不再安全。“很多游民暴力造成的伤害,媒体没有大面积报导,但一直在发生,我们的风险真实存在。”他想问政策制定者:“我们不想死,究竟应该怎么活下去?”

暴力攻击受害者:恐惧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与本周三(1月19日)时代广场的悼念活动政客唱主角不同,昨天(1月20日)活动以遭过暴力攻击的三名受害者为主角。

今年55岁的范瑞钦(Fan Sui Yam)回忆,2021年6月7日早上8点左右,她在市政厅地铁出口被一名非裔女游民攻击,“她突然一拳重重地打在我的腹部,大声辱骂我,然后朝一个方向跑去。”

范瑞钦(戴白色帽者)回忆去年在市政厅地铁出口被游民攻击,至今后怕。(蔡溶/大纪元)

范瑞钦说,对方身高大约5.9英尺,大约200磅重,非常强壮。她吓坏了,“我不知所措,许多目击者在一旁看着直摇头。我不会说英语,也不敢报警。感觉报警也没有用,就带着痛苦去上班,含恨抱冤却无处可诉。”

范瑞钦说两天后的星期三,她的胃疼得厉害,周四和周五都不能上班。回想自己的不幸经历,越想越后怕,“如果我年纪再大一些,这一拳可能承受不住,可能当场死亡。事件的情节至今历历在目。我现在每天都害怕坐地铁和公共汽车,生活在恐惧中。”

她想告诉市长亚当斯:“唐人街的华人生活在恐惧中,请你做一些事情来帮助我们,亚裔的命也是命。”

社区居民陈开明(发言者)说,他父亲也是一位受害者,两年前无端遭到流浪汉的殴打。(蔡溶/大纪元)

社区居民陈开明说,他父亲也是一位受害者,两年前无端遭到流浪汉的殴打。“我老爸那时坐在东百老汇124号门前的长椅上,离这里只有一个街区的距离。当时一名流浪汉经过也想要坐在长椅上,我爸十分客气地让出了位置,让他可以坐在旁边。流浪汉坐下几分钟后,突然起身,无缘无故地挥拳向我爸脸上打去,狠狠地把我爸打倒。”

陈开明说,他爸的左眼下骨被打碎,满脸是血,失去知觉。幸亏警察及时叫来救护车,将他爸送去医院急救。“那时我爸已经86岁高龄,那是我爸一生中最恐惧、最痛苦的日子。从此我爸出门时都非常害怕再次被打,因为这个原因,今天他无法亲自来这里讲述他的遭遇。”

陈开明的父亲两年前被打后送入医院急救。(陈开明提供)

他说,这件事让他爸的身体和精神上都受到很大的创伤,当父亲得知游民局部门在唐人街已经有5个游民所的情况下,还要再建3个游民所的时候,“他更加害怕恐惧了”。陈开明说,如果父亲再被人打,他担心老人无法能侥幸活下来,他恳求政府官员帮助社区结束仇恨犯罪。

第三名受害者说,治安出现问题,不仅老人受害,下一代不愿来,唐人街的经济也受到影响。

对民选官员作秀感厌倦

中华公所主席于金山说,“市府在我们中国城设五个游民收容所,半条街以外已经两个,那边还有两个,拉法叶街还有一个,再增加麦迪逊街47号一个,坚尼路349号在修建,还有现在东百老汇91号这个。市府是把危险带到社区,以后整个社区就和我们坐地铁一样,就可能经常被袭。”

他说,事件发生后大家很痛心也很愤怒,马先生和高女士没有得罪任何人,无端被攻击而丧生。大家的愤怒是,治安不靖是每天都碰到的实际问题,“纽约市政府没有好好照顾这些精神病人,让他们在街上游荡,这是政府的错,我们不能接受,一定要抵制市府在我们社区建游民所的计划。”

教育倡导组织PLACE NYC主席朱雅婷说,她已对民选官员参加民众抗议(喊几句空口号)感到厌倦,“因为他们支持的政策,没有让我们安全,这就是问题。他们到现场祈祷几句,表示要做得更多更好,然而现实是,就是他们支持有害政策把社区置于危险中,他们要在唐人街建另一个游民收容所,就在这个集会的地方,这是在社区的伤口上再抹盐。”

她说,市府在法拉盛、在布碌崙八大道的闹市中心都准备修建游民收容所,让游民白天在街上闲逛。街上有老人,孩子要上学,“我真的不想遇到精神不稳定的人。我们真的需要听取领导人的意见,我们的民选官员将对此采取什么措施?”

“空相框代表任何人都可能中招,象征下一个无端被害的可能就是你我”,王镝说。共和党籍前市长参选人斯利瓦(Curtis Sliwa,后中)与“守护天使”组织成员参加华人的集会活动。
“空相框代表任何人都可能中招,象征下一个无端被害的可能就是你我。”王镝说。共和党籍前市长参选人斯利瓦(Curtis Sliwa,后中)与“守护天使”组织成员参加华人的集会活动。(蔡溶/大纪元)

当天集会除了曼哈顿区长李文(Mark Levine)外,没有其他民选官员到场。共和党籍前市长参选人斯利瓦(Curtis Sliwa)戴着“守护天使”组织标志性的红色贝雷帽参加活动。

“对亚裔社区的攻击就是对我们所有人的攻击,我想知道那些地方官员、参议员和众议员在哪里?”斯利瓦说,他参加过很多华人的集会活动,但感到华人社区的抗议力度“显然变得更加激烈了”。

斯利瓦认为针对亚裔人士的袭击案,一部分是施暴者有精神疾病史,一部分根源则是出于“嫉妒”,即对华人的成功产生不平衡的心理状态,以为“不平等”,“亚裔在学校做得很好,在商业上也做得很好。我们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在犹太人身上,发生在今天的亚裔身上,我们应该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如果我们现在不阻止它,事情只会变得越来越糟。”◇

责任编辑:李悦#

相关新闻
反改建东百老汇游民所 闽社周三示威
“要房不要收容所” 纽约华埠三百人反建游民所
让游民有自己的家 纽约州扩大租屋代金券补助
反建游民所 华埠与法拉盛联盟市政厅前集会
最热视频
利世民:中共凝固流动资产 债务违约或致房产危机
【时事军事】美国让俄军品尝“神剑”更香的留给中共
【思想领袖】严谨的科学家为何被赶走?
【飞天大学学生娱乐作品】三十年的传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