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華人悼念遭遊民攻擊致死者 3名受害者發聲

抗議遊民所「把危險帶入社區」 厭倦政客空喊口號

人氣 407

【大紀元2022年01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紐約暴力事件激增,加之有精神病史的遊民隨機攻擊案件接二連三,引發民眾恐慌。唐人街民眾質疑,市府不斷將更多遊民收容所轉移進社區,是把危險帶到社區,以後整個社區就和地鐵站一樣,沒有安全感。

昨天(1月20日),上百名唐人街社區民眾在東百老匯91號遊民收容所選址前集會,悼念兩名無端被遊民攻擊致死的華裔,同時反對市府在華埠鬧市中心修建新的遊民所。事件繼續受到廣泛關注,多家西媒電視台到場。三名暴力攻擊受害者到場講述親身經歷。

年僅40歲的德勤會計師事務所高管高慧民(Michelle Alyssa Go)上週六被遊民推落鐵軌,被迎面而來的列車撞死;61歲的馬耀泮(Yao Pan Ma)去年4月23日晚在東哈林區拾荒時無端被毆打重傷不治,這次襲擊事件被攝像頭拍了下來,視頻顯示在車流不息的路邊,襲擊者至少六次踹踢已被打倒在地的馬耀泮的頭部。

「空相框代表任何人都可能中招,象徵下一個無端被害的可能就是你我」,王鏑說。
「空相框代表任何人都可能中招,象徵下一個無端被害的可能就是你我。」王鏑說。(蔡溶/大紀元)

集會現場除了展示兩張受害者大幅照片外,還引人注目地放了一個空白相框。「空相框代表任何人都可能中招,象徵下一個無端被害的可能就是你我。」主辦方「關注東百老匯委員會」成員王鏑說,華人來美國後還沒有這麼擔憂和恐懼過,這次別無選擇只能走上街頭抗議。

王鏑說,「去年的亞裔仇恨犯罪上升361%,其中超過一半的襲擊案嫌犯都是精神有問題,遊民是需要關心幫助,但是政府現在提出的方案不是幫我們的」,也沒有真正幫到遊民和精神病患。

他說,唐人街實際上是老人城,他們的子女搬到外區不住這裡,社區一直在照顧這些老人,但越來越多的遊民所搬進社區,很多長輩感到社區不再安全。「很多遊民暴力造成的傷害,媒體沒有大面積報導,但一直在發生,我們的風險真實存在。」他想問政策制定者:「我們不想死,究竟應該怎麼活下去?」

暴力攻擊受害者:恐懼情景至今歷歷在目

與本週三(1月19日)時代廣場的悼念活動政客唱主角不同,昨天(1月20日)活動以遭過暴力攻擊的三名受害者為主角。

今年55歲的范瑞欽(Fan Sui Yam)回憶,2021年6月7日早上8點左右,她在市政廳地鐵出口被一名非裔女遊民攻擊,「她突然一拳重重地打在我的腹部,大聲辱罵我,然後朝一個方向跑去。」

范瑞欽(戴白色帽者)回憶去年在市政廳地鐵出口被遊民攻擊,至今後怕。(蔡溶/大紀元)

范瑞欽說,對方身高大約5.9英尺,大約200磅重,非常強壯。她嚇壞了,「我不知所措,許多目擊者在一旁看著直搖頭。我不會說英語,也不敢報警。感覺報警也沒有用,就帶著痛苦去上班,含恨抱冤卻無處可訴。」

范瑞欽說兩天後的星期三,她的胃疼得厲害,週四和週五都不能上班。回想自己的不幸經歷,越想越後怕,「如果我年紀再大一些,這一拳可能承受不住,可能當場死亡。事件的情節至今歷歷在目。我現在每天都害怕坐地鐵和公共汽車,生活在恐懼中。」

她想告訴市長亞當斯:「唐人街的華人生活在恐懼中,請你做一些事情來幫助我們,亞裔的命也是命。」

社區居民陳開明(發言者)說,他父親也是一位受害者,兩年前無端遭到流浪漢的毆打。(蔡溶/大紀元)

社區居民陳開明說,他父親也是一位受害者,兩年前無端遭到流浪漢的毆打。「我老爸那時坐在東百老匯124號門前的長椅上,離這裡只有一個街區的距離。當時一名流浪漢經過也想要坐在長椅上,我爸十分客氣地讓出了位置,讓他可以坐在旁邊。流浪漢坐下幾分鐘後,突然起身,無緣無故地揮拳向我爸臉上打去,狠狠地把我爸打倒。」

陳開明說,他爸的左眼下骨被打碎,滿臉是血,失去知覺。幸虧警察及時叫來救護車,將他爸送去醫院急救。「那時我爸已經86歲高齡,那是我爸一生中最恐懼、最痛苦的日子。從此我爸出門時都非常害怕再次被打,因為這個原因,今天他無法親自來這裡講述他的遭遇。」

陳開明的父親兩年前被打後送入醫院急救。(陳開明提供)

他說,這件事讓他爸的身體和精神上都受到很大的創傷,當父親得知遊民局部門在唐人街已經有5個遊民所的情況下,還要再建3個遊民所的時候,「他更加害怕恐懼了」。陳開明說,如果父親再被人打,他擔心老人無法能僥倖活下來,他懇求政府官員幫助社區結束仇恨犯罪。

第三名受害者說,治安出現問題,不僅老人受害,下一代不願來,唐人街的經濟也受到影響。

對民選官員作秀感厭倦

中華公所主席于金山說,「市府在我們中國城設五個遊民收容所,半條街以外已經兩個,那邊還有兩個,拉法葉街還有一個,再增加麥迪遜街47號一個,堅尼路349號在修建,還有現在東百老匯91號這個。市府是把危險帶到社區,以後整個社區就和我們坐地鐵一樣,就可能經常被襲。」

他說,事件發生後大家很痛心也很憤怒,馬先生和高女士沒有得罪任何人,無端被攻擊而喪生。大家的憤怒是,治安不靖是每天都碰到的實際問題,「紐約市政府沒有好好照顧這些精神病人,讓他們在街上遊蕩,這是政府的錯,我們不能接受,一定要抵制市府在我們社區建遊民所的計劃。」

教育倡導組織PLACE NYC主席朱雅婷說,她已對民選官員參加民眾抗議(喊幾句空口號)感到厭倦,「因為他們支持的政策,沒有讓我們安全,這就是問題。他們到現場祈禱幾句,表示要做得更多更好,然而現實是,就是他們支持有害政策把社區置於危險中,他們要在唐人街建另一個遊民收容所,就在這個集會的地方,這是在社區的傷口上再抹鹽。」

她說,市府在法拉盛、在布碌崙八大道的鬧市中心都準備修建遊民收容所,讓遊民白天在街上閒逛。街上有老人,孩子要上學,「我真的不想遇到精神不穩定的人。我們真的需要聽取領導人的意見,我們的民選官員將對此採取什麼措施?」

「空相框代表任何人都可能中招,象徵下一個無端被害的可能就是你我」,王鏑說。共和黨籍前市長參選人斯利瓦(Curtis Sliwa,後中)與「守護天使」組織成員參加華人的集會活動。
「空相框代表任何人都可能中招,象徵下一個無端被害的可能就是你我。」王鏑說。共和黨籍前市長參選人斯利瓦(Curtis Sliwa,後中)與「守護天使」組織成員參加華人的集會活動。(蔡溶/大紀元)

當天集會除了曼哈頓區長李文(Mark Levine)外,沒有其他民選官員到場。共和黨籍前市長參選人斯利瓦(Curtis Sliwa)戴著「守護天使」組織標志性的紅色貝雷帽參加活動。

「對亞裔社區的攻擊就是對我們所有人的攻擊,我想知道那些地方官員、參議員和眾議員在哪裡?」斯利瓦說,他參加過很多華人的集會活動,但感到華人社區的抗議力度「顯然變得更加激烈了」。

斯利瓦認為針對亞裔人士的襲擊案,一部分是施暴者有精神疾病史,一部分根源則是出於「嫉妒」,即對華人的成功產生不平衡的心理狀態,以為「不平等」,「亞裔在學校做得很好,在商業上也做得很好。我們看到這種情況發生在猶太人身上,發生在今天的亞裔身上,我們應該從歷史中吸取教訓。如果我們現在不阻止它,事情只會變得越來越糟。」◇

責任編輯:李悅#

相關新聞
反改建東百老匯遊民所 閩社週三示威
「要房不要收容所」 紐約華埠三百人反建遊民所
讓遊民有自己的家 紐約州擴大租屋代金券補助
反建遊民所 華埠與法拉盛聯盟市政廳前集會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習近平臥病不起?海外爆料透玄機
【秦鵬直播】要官員剝離海外資產 習意欲何為?
【新聞看點】北京被爆封城 次生災害危機出現
【財商天下】大陸消費和信貸塌方 失業率創新高
【橫河觀點】拜登東亞行 美50參議員挺台灣
【馬克時空】俄軍無所遁形 商業遙感衛星強助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