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统战高手”翦伯赞自杀之谜

翦伯赞曾任北京大学副校长,早年追随中共,后惨遭迫害,是文革中自杀的高级知识分子之一。(《百年真相》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27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

十年文革中,因不堪羞辱而自杀的高级知识分子很多,其中包括原北京大学副校长、被称为中共史学界“马列五老”之一的翦伯赞

本期节目,我们根据北京大学教授邓广铭的《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翦伯赞》、作家章饴和的《心坎里别是一般疼痛——忆父亲与翦伯赞的交往》等回忆长文,和大家一起回顾翦伯赞的悲剧人生,说说他如何一直笃信马列,最后却对马列绝望。

翦伯赞追随中共整人

翦伯赞1898年出生于湖南桃源县。1916年进北京法政专门学校学习,不久转入国立武昌商业专门学校。1924年,他赴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攻读经济专业,回国后研究史学和历史哲学。

1937年,翦伯赞秘密加入中共,成为地下党员。他既徘徊于历史科学的殿堂,又穿梭于现实政治的庙廊,为中共渗透文化学术圈、搞统战工作,立下大功。

中共夺权后,翦伯赞从“暂避风头”的香港回到北京,在燕京大学教书。1952年,中国大陆高等院校院系调整时,他转到北京大学,任历史系教授兼系主任长达16年,任北大副校长6年,还是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

直到1963年之前,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翦伯赞跟着中共的步调,批判过不少人。比如,1952年“三反”中,民主党派和高等院校教授成了运动对象。其中,燕京大学哲学系主任张东荪是被针对的重点,对他的批判和处理,由统战部直接掌管,毛泽东亲自过问。

在批判中,翦伯赞给张东荪定下了“反苏、反共、反人民、反马列主义”的“四反”基调。他举例说,张东荪曾讲“资本主义不会灭亡,共产主义不能实现。如实现则劳动者都会饿死”;“把马克思主义列为学说,乃人类之奇耻,是思想史上的大污点”;“无产阶级专政是不民主的,结果必变成少数人的专制,而决不是无产阶级专政”。此外,翦还揭发张东荪私下讲,“解放三年来一直觉得不自由”等。

又比如,1957年“反右”运动中,翦伯赞曾做过《右派在历史学方面的反社会主义活动》的长篇发言,批判著名历史学家雷海宗、向达、荣孟源等,说他们“一直是在不同程度上抗拒马克思主义,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反对社会主义”,“带着旧史学所属的阶级利益和最恶毒的敌意,向马克思主义史学进行了疯狂的公开的进攻”,目的是“为资本主义复辟铺平道路”。

翦伯赞“文革”中挨批斗

对于翦伯赞跟着整人,作家章诒和认为,他开始“只限于政治表态,口头发言”。章诒和的父亲、曾被扣“中国头号大右派”帽子的章伯钧认为,翦伯赞后来升级调门,一方面是从“马列史学权威”的立场出发,借政治批判为自己的“学术研究”正名,另一方面是为了保自己过关。

但是,翦伯赞毕竟受过中国传统文化熏陶,他和绝大部分当时的中国文人一样,本性善良。因为被马列思想迷惑,加上政治环境的压力,他不得不把心底的善或隐匿、或放逐了。

1959年以后,中国的政治形势变得更加严峻。教育界开始推行“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这么一来,学生视教师为对头,搞什么“拔白旗”“批白专”运动。把老师搞倒了,学生自己编教材。

而在历史学科中,有人主张要以阶级斗争为红线贯穿中国历史;有人提出要打破封建王朝体系,以农民起义为纲;等等。

这让身为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的翦伯赞都看不下去了,他还无法完全以政治取代常识。他开始大讲“历史主义”,批评有的人为了表示站稳立场,“把中国古代历史说得一团漆黑……简直用阶级成分作为评论历史人物的标准。很多历史人物之所以被否定,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出身于地主阶级”。

在中共统治下,说真话,很多时候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1963年,毛泽东欣赏的年轻“笔杆子”关锋、戚本禹,分别写了《在历史研究中运用阶级观点和历史主义问题》和《评李秀成自述》,不点名批判了翦伯赞的史学观,掀起所谓第二场“史学革命”。

从此,以“阶级斗争”解释一切的倾向越来越泛滥;古代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甚至科学家、文学家,不是被说成“统治阶级的代言人”,就是被定性为“封建王朝的御用工具”。只剩下扯旗造反、上山落草为寇的,才是“英雄好汉”。

紧接着,全国范围内掀起“挖祖坟”运动,文物古迹被大量毁坏。

许多大学取消历史专业,综合大学幸存下来的历史系,学生所学的也只剩下两个“四史”:即中共党史、国际共运史、农民战争史、帝国主义侵华史;以及(贫下中农)家史、(人民公社)社史、村史和厂史。

1965年12月,中共中央机关刊物《红旗》杂志,发表戚本禹的文章《为革命而研究历史》,再次对翦伯赞的历史观进行批判。不久,毛泽东发话:“戚本禹的文章很好,我看了三遍,缺点是没有点名。”同月,《红旗》杂志再发表戚本禹等人的文章,点名批判翦。

1966年“文革”爆发后,北大历史系第一个被揪出来批斗的就是翦伯赞,罪名是“黑帮分子”加“反动权威”。

当时,年近70岁的翦伯赞身患多种疾病,但是仅6、7、8三个月,他就被批斗一百多次,还经常被拳打脚踢。1967年举行的一次万人批翦大会上,卧床不起的他,被用平板车拉到会场,因站立不稳,他不得不双手扶着竖起的长凳腿站立,一斗几个小时。

翦伯赞夫妇自杀

1968年12月19日深夜,北风呼啸、寒冷刺骨,翦伯赞与妻子戴淑婉,穿戴整齐,合盖着一条棉被平躺在床上,服用过量安眠药自杀身亡。

第二天,人们在翦的右上衣袋中发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实在交代不出来,走了这条绝路。我走这条绝路,杜师傅完全不知道。”

字条里提到的杜师傅,是负责“看管”翦家夫妇的退休工人。那里面说的“实在交代不出来”,又是交代不出什么呢?说的是文革中被打倒的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当“叛徒”的情节。

1968年,刘少奇还没被废黜时,就已经被内定为“叛徒、内奸、工贼”。具体罪行之一,说他曾与蒋介石以及宋子文、陈立夫勾结。而三十年代,在蒋、刘之间周旋的人,就是“统战高手”翦伯赞等。

于是,翦伯赞又被当成刘少奇专案组所搜取的有关此事的证据,或许还是唯一的证据。

1968年12月4日,刘少奇专案组副组长巫中带着几个副手,气势汹汹地直奔翦伯赞家。

巫中讲了1935年刘少奇如何当“叛徒”的情节,并说:“这个罪行党中央已经查明,判定刘为叛徒、内奸、工贼。不久将在‘九大’公布。你是站在毛主席革命路线一边,还是站在刘少奇一边,现在,就看你的表现了。”

巫中称,如果翦伯赞同意写一份材料,证明有这件事,再签个字,就没他什么事了。

但是翦伯赞站着,愣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巫中说:“再给你三天机会,让你好好回忆一下,我要等着看你的最后表现。三天后我再来!”

之后,巫中每隔三两天就来一次,每次审讯三四个小时,越逼越紧,甚至直接威胁说:“翦伯赞,我们早已掌握了你和他(刘少奇)的关系的证据,这个问题你不揭发交代,我们马上可以把你抓起来,关进监狱,汽车就在外面停着。”

最后一次12月19日下午,巫中又来,审了近两个小时,还是没能逼问出想要的东西。他猛地从腰间拔出手枪,往桌上一拍,大吼道:“今天你要不老实交代,老子就枪毙了你!”

翦伯赞身心交瘁,他联想到第二次“史学革命”、特别是文革以来遭受的无数次批斗、肉体折磨、人格凌辱……一辈子笃信马列的他,实在看不到任何希望,最终生出决绝之念。

翦伯赞死亡之谜

那么,翦伯赞是否真知道刘少奇的所谓“叛徒”案呢?他不知道。

1935年,翦还不是中共党员,而是国民政府司法院副院长覃振的秘书。当时国民党高层与中共高层秘密联系,他确实是联系人之一,但双方高层是谁、谈了些什么、怎么谈的,他一无所知。

翦伯赞1937年秘密加入中共,直到1961年被任命为北京大学副校长之日,才对外公开身份。

中共当政后,对地下党员的政策是:“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中共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几乎所有地下党员都挨整,许多人被整得死去活来。

或许,这才是翦伯赞难逃厄运的深层原因。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谢谢大家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999年4月25日,中国上万民众为了同一件事,来到了中南海旁的国家信访局。西方媒体报导说,这是“六四”事件后中国人民最大的上访活动,国际社会也称赞,中共政府首次和民众和平对话、解决分歧。但不久,中共启动喉舌宣传,把这件事构陷成“万人围攻中南海”。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件好事要被无端抹黑?又是谁下令撒下弥天大谎?欢迎收看《百年真相》节目。
  • 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郭伯雄是中共百年史上被查处的最高级别的将领之一,他到底贪了多少钱?中共没对外公布,只说“数额特别巨大”。但我们从媒体掌握的一些信息可以看出,中共应该是不敢公布,因为已经公开报导的贪官最高贪腐金额是30多亿元人民币,郭伯雄很可能大幅度破了这个纪录。
  • 欢迎来到《百年真相》。中共最高法院至今已有三名副院长因贪腐被查。其中,两名“二级大法官”被判处无期徒刑,一名“一级大法官”正在被“隔离审查”。大法官们是如何执法犯法、玩弄法律,最后沦为阶下囚的?
  • 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要打倒的最重要政敌,是时任国家主席刘少奇。毛打倒刘出了很多狠招,其中之一,就是让刘的亲生儿女贴大字报,批判自己的父亲。欢迎收看《百年真相》。今天,我就跟大家聊一聊这张颠覆人性的大字报,以及由此带来的恶果。
  • 欢迎收看《百年真相》。高岗曾经是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府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家计委主席,但他也是中共建政后自杀的第一个副国级高官,到底是什么逼他走上了绝路?
  • 欢迎收看《百年真相》。云南省委第一书记阎红彦1962年,先告发、后揭批、再诬陷,三管齐下,成为毛泽东打倒习仲勋的“炮筒子”,然后文革中,他也成为被整对象,最后自杀身亡。
  • 欢迎收看《百年真相》。2022年9月16日午夜,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亚出席峰会回国后,隐身10天。于是关于他遭遇政变的消息,在国内外传得沸沸扬扬。在他主政的10年里,为什么“政变”阴云一直伴随着他呢?
  • 欢迎收看《百年真相》。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的长子、中国第一代核材料专家、42岁的刘允斌因不堪忍受文革中的羞辱和折磨,于1967年11月21日,卧轨自杀。2年后,刘少奇也因受尽折磨,病逝。今天,我跟大家谈一谈刘少奇长子刘允斌被逼自杀的悲剧。
  • 欢迎收看《百年真相》。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加上中共创始人之一毛泽东,他们把共产邪说传遍全球,冲击了人类原有的社会和道德秩序,置许多地方的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他们的子女命途也多为凄惨。
  • 欢迎收看《百年真相》。在170多年的国际共运史上,中共打掉的“反党集团”是最多的。但十年文革结束后,中共自己又承认,那些“反党集团”绝大多数都打错了。今天,我就跟大家谈一谈中共打“反党集团”透出的历史真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