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疫情封控 新疆女述治病艰辛

人气 1280

【大纪元2022年1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夏松、顾晓华采访报导)一位新疆女大学生眼患重疾,因处于发病期,医生要求她8月复查。但新疆封控,她一直不能离疆。10月中旬起,她已睁不开眼。绝望之下,她发视频上网求助,当地政府才让她一家三口离开新疆。她们还要在济南隔离7天,才能前往北京。

重病患者历经波折离开新疆

小莉(化名)身患重病,急需复诊,却因疫情封控一直不能离开新疆。绝望之下,她11月22日在网上发了求助视频,得到很多关注。终于,政府让这一家三口离开新疆。

24日,她们坐上了给农民工安排的专列——乌鲁木齐到山东济南的火车,并于27日到达济南。火车上人满为患,在一个容纳6个人的车厢里有8个人,大家轮流睡觉。因为疫情管控,还不能通风。

因经济原因,她们在火车上用家里带的肉、泡面和面包充饥。她说,“我父亲是出租车司机,疫情这四个月没有收入。妈妈有工资,但这些年都是照顾我,在ICU就花了40多万。”

她26日告诉大纪元记者,“我们打算从济南中转到北京,如果不进济南,直接在济南站中转去省外不需要隔离。我们在网上没有(买到)28号从济南去北京的票。”

不过,截止大纪元记者发稿,小莉一家需要在济南酒店隔离7天。

小莉全身70%的皮肤不正常,与烧伤没有区别,表皮没有汗毛,很难散热,也很痒。眼睛的泪腺出了问题,哭得时候流不出多少眼泪,睫毛被很多分泌液粘住,睁不开眼。角膜上也有炎症,怕光,怕风。

10月份之前,她还能偶尔睁眼眨一下,有时候能看到手机上的字,但也只有几分钟。10月中旬开始,她的眼睛突然刺痛,就没再睁开过。

患重病 核酸阴性 却因发烧被延误治疗险丧命

去年11月,小莉在武汉上大学时,患上抑郁症。11月底出院后,她休学回新疆调养。12月5日,她出现严重皮疹,高烧39~40度,去当地医院就诊,却被安置在发热门诊观察了一晚。

第二天,医生说她有生命危险,但因为她发烧,院方要求他们自己联系市里的医院。

当晚半夜,她住进了伊犁州友谊医院,并被关到发热门诊。她说,“当时我已经走不动路了,身上开始轻微地出现水泡,之前是红点,然后就有点睁不开眼睛。”

7日凌晨,她去了中医院,又接受了6个小时的观察,才被送到急诊科。在急诊科待了半天,一直打吊针,但没退烧,也没有医生来询问她的病情。当晚,她被住院部接受。

她说,“我咳嗽、呕吐,上吐下泻。我在发烧,就被安排到住院部走廊最里面的一个房间。我没有确诊,核酸是阴性,因为发热就被那么对待,7号晚上被锁在那个房间里,虽然给我打吊针,但没有人关注我的病情。经过一个晚上,我身上开始起水泡。”

8日早上,医生询问病情后说,她有生命危险,外面的水泡可能也长在内脏上。

由于医院一直没进行治疗,小莉妈妈要求转院。8日,他们通过亲友联系上了救护车,转往乌鲁木齐。9日晚上抵达乌鲁木齐的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到了之后,还得接受6个小时观察。

她说,“在那6个小时期间,我终于休克了。”但是,医院依然等过了6小时观察期后,才开始抢救。她昏迷了七天七夜,全身70%皮肤溃烂,几乎丧命。

她说,“因为这些政策,我的病情都延误了,如果没有耽误的话,可能现在我后遗症不会这么严重。”

再患眼疾 疫情封控离疆难上加难

今年2月9日,小莉出院。4月,她回到伊犁小镇的家里。5月,她发现眼睛不太对劲,就去了广州中山大学眼科中心。医生说,眼睛在发病期,会主动恶化,并要求三个月定期复查一次。

8月就应该复查了,但新疆出现疫情。她说,“我们想着疫情应该很快就会结束,就想着再等一个月。我们9月开始报备去北京(复查),他们(社区)回复说,新疆的交通已经封了,出不去了。还说,10月二十大召开,不能直接去北京。”

她们就继续等,中转站选了南京,也报备了,然后还是等通知。

11月,社区说可以自驾出行。但开车太遥远了,她们不打算开车去。她说,“我们又等了10天,还是没有解封,没有交通恢复的消息。我们就准备自驾去天津。”

11月14日,她们开始自我隔离,19日早上8点准备出发。当她们开车前往星星峡时,“他们(社区)说,我们家车是营运车辆。我爸是出租车司机,出租车属于营运车,不让出疆,我们就取消了行程。”她说。

当时,社区承诺会尽快帮她们联系最近的包机或者专列,让她们继续等两天消息。

19日晚上,社区说,有一趟去安徽合肥的专机,她们就报备了。报备之后,社区又说,考虑到她们家的经济状况,先不报了,让她们继续等。

20日晚上,社区说,有去石家庄的,她们就报备了。报备之后,还是继续等通知。

21日,小莉妈妈在平台上搜索出疆专列、包机消息,还真搜到了。当天有3架飞机从伊梨起飞,飞往石家庄。

但是,20日报备的石家庄,社区没有给她联系上。她说,“我就很气、很激动,从19日开始,我的双向情感障碍复发了。本来之前还好,到好不容易能自驾出疆,他们告诉我不能出疆,我就特别难过,一直在哭。”

“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打电话问他们,结果他们一直没有消息。之前几个月,我们也一直给12345热线打电话,但一直都没有回应,我就很绝望。”

22日,小莉在绝望之中,发视频在网上求救,得到很多关注后,中共新疆自治区才打电话联系她们。最后,她们一家三口才搭乘上农民工离疆专列,到达济南,并期待能买到去北京的车票,做已经拖延了3~4个月的眼睛复查。◇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北京群众上街悼念新疆火灾死者 车辆鸣笛支持
新疆大火点燃抗议潮 上海人:火灾死了40几人
抗议中共封控 温哥华千人集会悼新疆逝者
暴风雪中下车徒步返回 新疆7名工人遇难
最热视频
【中国禁闻】习最新讲话泄密:中共科技陷绝境
【新闻看点】胡鑫宇案疑点重重 官方强压舆论
【晚间新闻】中国多少胡鑫宇?十余青少年近日失踪
【全球新闻】美上空惊现疑似中共侦查气球
【十字路口】摆平大案 中共精致维稳反露马脚
【菁英论坛】瘟神有眼塑造历史 翻天覆地冲击社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