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第四次通报 八孩母性奴案“越描越黑”

人气 21875

【大纪元2022年02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报导)正值北京举办冬奥会之际,江苏省爆出“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引发海内外舆论关注。日前,当局第四次通报,内容与之前的说法大相径庭。此前当事人董某民被官方视为“良民”,如今他被当局以“非法拘禁罪”拘捕。

2月10日,徐州市官方发布通报称,经对杨某侠(此姓名为董某民所取)、光某英(小花梅同母异父妹妹)与普某玛(小花梅母亲,已去世)生前遗物进行DNA检验比对,结果为普某玛与杨某侠、光某英符合母女关系,并认定杨某侠即是小花梅。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官方在此前通报中指杨某侠原名为“小花梅”。

另外,通报还提到,董某民涉嫌非法拘禁罪,桑某妞、时某忠涉嫌拐卖妇女罪,此三人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上述通报为徐州当局对于“丰县生育八孩女子”案的第四次通报。

在最早揭露“丰县生育八孩女子”案的视频中,杨某侠衣着单薄,住在简陋、寒冷的破屋里。据拍摄者称,杨某侠是8个孩子的妈妈,地点位于江苏省徐州市丰县欢口镇。

更让网友气愤的是,杨某侠的脖子被锁链锁住,实际上被囚禁在这间破屋。随后,杨某侠的惨况引发舆论愤怒。随着事件持续发酵,并成为舆论焦点,不少网友陆续爆料当地拐卖妇女的黑幕,直指基层政府充当这种犯罪行为的保护伞。

当局四次通报被指“前后矛盾”

由于正值北京冬奥会前夕,此案的相关话题遭到当局封杀。江苏省徐州市对于“丰县生育八孩女子”案先后发布四次通报,但官方的几个“调查版本”被指“前后矛盾”,“越描越黑”。

1月28日,徐州市丰县官方首次发布通报,回应网民反映的“被拐卖女子生8孩被锁破屋”情况。通报称杨某侠“1998年8月与丰县欢口镇董某民领证结婚,不存在拐卖行为”,并指杨某侠“患有精神疾病”,经常“无故殴打孩子和老人”。官方的首次通报令舆论愤怒。

1月30日,江苏徐州丰县第二次发布“生育八孩女子”情况调查通报。对于杨某侠的来历,通报称“杨某侠1998年6月在欢口镇与山东鱼台县交界处流浪乞讨时,被董某民的父亲董某更(已故)收留”。对于杨某侠是否被拐卖,通报称“未发现有拐卖行为”。

讽刺的是,通报还特别强调当局为董某民家庭提供多项低保补助,包括每年节日为其发放“慰问金”;其中5个孩子每学期享受750元/人、500元/人的生活补助金和政府资助金;村委会多年来经常为其提供生活物资资助;镇政府发放3.7万元为其建设新房4间。

在当局“护佑”下,八孩父亲还高调做起了生意,做直播带货、接婚庆广告。网易报导说,本来以为舆论起来之后,八孩母亲会被解救,孩子会被妥善安顿,禽兽被惩治的大团圆结局,但这发展走向,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2月7日,徐州市官方第三次发布通报,称杨某侠原名为“小花梅”(父母已故),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人。“小花梅”1994年嫁至云南省保山市,1996年离婚后回到亚谷村,当时已表现出言语行为异常,同村的桑某某将“小花梅”带至江苏治病。两人到达江苏省东海县后“小花梅”走失,当时桑某某未报警,也未告知“小花梅”家人。

对于这次官方通报,北京律师郝亚超发文质疑徐州报告张冠李戴,移花接木,漏洞百出,严重违背常识。

在舆论压力之下,徐州当局发布上述第四次通报。

民众爆料:当地拐卖妇女很普遍

上述“丰县生育八孩女子”案,在当地并非首例。

大陆前资深调查记者邓飞近日在微博爆料说,八孩妈妈所在的村子,还有一名女子,也就是视频里躺地上发抖的母亲。他说,“神经已经也不是很正常啦,已经不能走了,不能正常行走了,每天就是被拴着。”

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在中国有相当一部分拐卖妇女是由于计划生育造成的,男女不平衡,现在中国至少有几千万光棍。中共计划生育一胎化不至于直接导致大量的人口贩卖,但是它构成了一个必要的条件。

他说,非法贩卖人口,属于比较严重的罪行,在历代判刑都很重的。中共对贩卖人口的量刑非常轻,这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在世界各国也没有过。这是中共的罪恶的一个部分。

截至目前,自称旨在“捍卫妇女儿童权益”的中共全国妇联并未对此案表态。

2月7日晚,数十名民众驾车前往徐州丰县看望八孩母亲时,遭遇大批警察拦截。有警察威胁说,“你们这个力量算啥?闹不起来,掀不起风浪,特别是你们几个挑头的,你一旦挑头,你就被抓,你就要坐牢,我明确跟你说,你以为你是什么?我们现在上百号警力在戒备。”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江苏女子连生8孩 被拴铁链囚禁 引全网关注
徐州八孩母亲案未明 传八孩父亲拍婚庆广告 
徐州8孩母的长子“举报”被质疑官方幕后策划
网络大V揭“铁链女”事件背后八大诡异
最热视频
【林澜对话】栗战书奉命“演戏” 习为何隐身?
【思想领袖】加拿大“自由车队”的真实故事
【未解之谜】拥挤的身体 人能拥有多个灵魂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