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亲历者揭秘“1952细菌战”真相

1952年,中共发动大规模信息战,恶意指控美国对中国东北和朝鲜平民大规模使用生化细菌武器。 (《百年真相》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362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2月15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

在上期节目中,我们说到1952年,中共发动大规模信息战,恶意指控美国对中国东北和朝鲜平民大规模使用生化细菌武器

2020年,新冠病毒从武汉扩散至全球,中共为了推卸疫情责任、阻挠国际社会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调查,又反咬美国制造病毒。一时间,中国的网络上出现不少毛左和御用学者的文章,重提1952细菌战谎言,想要混淆视听。

朝鲜战争期间,美国没有进行过“细菌战”,这一开始就是西方主流的观点。后来,更多支持这个观点的证据出现了,像是志愿军卫生部长吴之理的遗稿,匈牙利记者梅雷的报告,还有苏联解密文件。这些,可是来自共产党阵营的三方证词,而且互为印证。今天,我们就继续来看,这些证词都是怎么打脸中共的。

吴之理的可信遗稿

先来说说吴之理和他的遗稿。

1915年出生的吴之理,二十几岁就在共产思潮的迷惑下加入了中共军队做医生。1950年,他被选为中共入朝军队的卫生部部长,可见,他不但医术过硬,还有被中共中央信任的政治资本。朝鲜停战后,吴之理回国继续在军队和军医院校担任要职;他身前的最后身份是“军事医学科学院原副院长、顾问,副兵团职离休干部”。按照中共的标准,他可算得上是元老级的“老革命”了。

1997年,吴之理写下一部手稿,透露1952年的所谓细菌战根本不存在。稿子最后说:“这事是我几十年的心病,没有别的,只觉得对不起中外科学家,让他们都签了名。也许我还是太天真,因为他们可能知道真相,但服从政治斗争需要。如是这样倒罢了,如不是这样,他们是受我们骗了”, “现在由我这不在职的知情的83岁老人说出来比较合适”。

从全文可以看出啊,他在晚年的时候,对中共“政治扭曲人性”的认识应该比较清醒,不想把真相带进坟墓。

在中共元老中,吴之理也不是想要说出真相的独一人。吴回忆说,在他之前,中共上将黄克诚,曾向军事科学院编百科全书的人说,“美帝没有在朝鲜搞细菌战,现在两国关系也不坏,不宜再说这个问题。”

那时,黄克诚已经在后期病中了,编写人员又跑去问吴之理。但当时,吴之理还不敢直说,只是隐晦地说“证据不足”。1986年,黄克诚去世,随后出版的中共军事百科全书,仍然将谎言版细菌战编入了所谓的“历史”。

2008年9月,吴之理也在北京病逝,直到他去世5年后的2013年,《炎黄春秋》月刊才在第11期刊登了这份遗稿,取标题为“1952年的细菌战是一场虚惊”。

当时,习近平新上任不久,貌似继续推进改革,中美也正处在蜜月期。《炎黄春秋》可能是觉得时机成熟了,才让这份稿子见光吧。

匈牙利记者的惊人发现

接下来,我们再看匈牙利记者的惊人发现。

蒂博尔‧梅雷(Tibor Méray),是当时匈牙利共党政府派到朝鲜的第一名记者。他被告知“美国人袭击了北朝鲜”,于是带着一腔“正义”的狂热,接受任务,采写了“证实”生物战方面的大量报导。

梅雷曾天真地以为,批判“资产阶级”的共产党应该更有道德,但看到的实际情况,却颠覆了他的认知。战后,梅雷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成了煽动仇恨的“宫廷小丑”。他感到良心不安,于是拿着各种细菌战的见闻“证据”,请教多名权威专家。

最终,他认清这是一场骗局,并写下12页的报告,来帮助更多人破除迷惑。这份报告叫“细菌战真相”(The Truth about Germ Warfare),发表在1957年6月的《巴黎日报》上,里面包含大量惊人的细节。

时间关系,我们和大家分享报告中的几点关键内容。

第一点,朝鲜细菌战的发现者并不是朝鲜一方。朝鲜卫生部副部长对梅雷说:“我们首先通过中国志愿者的报告获悉细菌袭击。他们声称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昆虫。”1998年曝光的苏联解密档案也证实:1952年2月,朝鲜在接到北京通知后,才决定先发表一份声明,而且指控内容,要与中共的保持一致。

梅雷还指出,指控美军飞机在夜间撒下细菌昆虫,只是猜测而已,没有一个人亲眼见过。朝鲜一个村庄的农民,在早晨发现了“被包裹在小袋里的苍蝇”,他们马上就认为这是细菌战。但是从科学上说,这种“认为”“推测”,怎么能当成实锤证据呢?

同时,也有一些农民,私底下跟驻扎在当地乡村医院的匈牙利医生说,“这些小袋不是从飞机上掉下来的,它们是中国士兵带过来的。”但是,这名医生是个细菌战的坚信者,所以他还和梅雷抱怨这些农民乱说话。

当时啊,梅雷也对细菌战信以为真,所以没把这些农民的话放在心上。后来,他回过头来想想自己以前忽略的这些细节,才觉得不对啊,朝鲜人和中共士兵关系很好,他们不可能造谣污蔑中共士兵放苍蝇。

最后,梅雷还惊讶地发现,包括他接种疫苗,都是一场假表演。他在平壤按要求接种了霍乱疫苗,穿着防护服,戴着过滤面具,然后被带去现场采访霍乱受害者。

几年后,他与多位杰出的微生物科学家交谈,才知道霍乱病菌非常怕冷,而且苍蝇能杀菌。那些落在冰上的苍蝇,不可能培养出活的霍乱病菌。他无法证明在朝鲜实验室看到的霍乱病菌就来自苍蝇,也不能验证死亡者感染的霍乱,来自苍蝇。

法国霍乱专家加卢特博士告诉他:“对付霍乱,必须在七天的间隔内注射两次疫苗。先注射40亿单位,然后是80亿单位,几天后才会获得免疫力。”梅雷说,“那么,我在去那个地区前半小时注射的疫苗没有任何价值。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危险不存在,那为什么还要为我注射疫苗?这同样只是一场假的表演。”

ISC的调查报告无科学性

再来说说我们上期提到的国际科学调查委员会(ISC)签署的报告。

这份报告在1952年出炉后,立即遭到业界质疑和权威否定。东欧最受重视的顶尖科学家之一、国际流行病预防研究所所长莱平(Lepine)教授,拒绝那是一个科学报告工作。认为它里面有太多的漏洞,其中的因果联系非常脆弱。

ISC主席尼达姆,在报告发布后的新闻采访中明确承认,他们自己没有进行任何实地调查,是“中国人和朝鲜人向他们提供了‘证据’,他们凭信心接受了”。

解密的苏联文件

1998年,日本《产经新闻》还刊载了12份1952年至1953年期间,苏联秘密档案的抄本,其中包括斯大林与中共、朝共中央的电文,还有苏共中央内部备忘录。据报导,这些文件的原始来源是俄罗斯总统档案馆。韦瑟斯比(Kathryn Weathersby)等多名美国冷战史专家研究后认为,资料是可信的。

在披露的文件中,苏联在朝鲜的医疗、公安以及军事部门的顾问,叙述了如何协助朝鲜人两次伪造爆炸现场、假细菌感染区等所谓“证据”。

日期为1953年5月2日的“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团致毛泽东的决议信”,更是直接指出:“……对美国人的指控是虚构的”,并建议“停止刊登指责美国人使用细菌武器的材料”,“将中国(韩国)的细菌战问题从国际组织和联合国机构的讨论中删除”。

很多研究者认为:这些苏联文件提供了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对美国使用生物战的指控,是人为的欺诈,是中、朝、苏合作的一场骗局。

一转眼,距这场骗局的诞生,已经过去了70年。但是,只要中共还存在,就会继续抱着墨写的谎言搅浑水。不过,有人就问了,如果真有铁证,他们为什么不敢向美国追索受害赔偿呢?

参考资料:
1. 《国际冷战史》网站(Wilson senter)的解密档案
2. 米尔顿‧莱滕伯格《中国对美国在朝鲜战争期间使用生物武器的虚假指控》
3. 苏共解密档案
4. 蒂博尔‧梅雷(Tibor Méray)《细菌战真相》(The Truth about Germ Warfare)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据《刘文彩真相》一书介绍,刘文彩一生乐善好施,热心于公益事业,不仅给家乡修水利、修路还兴建学校。刘文彩的孙子刘小飞说,1942年,刘文彩几乎耗尽全部家产,出资3.2亿法币,修建了当时全四川,乃至全国师资设备最好的文彩中学,并捐出一千亩田作为学校公产。
  • 古人云:“色”字头上一把刀。这句话用在第三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向忠发头上,再合适不过了。当年在上海滩,向忠发为了跟他包养的一名妓女偷欢,结果真的丢了性命。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百年真相”节目。今天,我跟大家谈一谈第三任中共党魁向忠发因好色而死的故事。
  • 华夏大地本是礼义之邦,在中国农村,大多数人本着传统的天理人情,过着安分守己的日子,上下不相慕,贫富两相安。但是上世纪二十年代,中共在湖南掀起残暴的“农民运动”,打破了原本平静安详的局面。
  • 中共独裁者毛泽东选定的两个接班人刘少奇、林彪,一个被活活整死,一个坠机身亡。1973年,毛选了他的第三个接班人王洪文。王洪文的最终结局是:被判无期徒刑。
  • 1970年12月17日凌晨,当时的云南省革委会主任、昆明军区政委谭甫仁,和他的妻子王里岩,在昆明军区大院内的家中,双双被枪杀。谭甫仁是中共建政后被暗杀的级别最高的高官和将领。
  •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节目。今天,我跟大家谈一谈百年中共是如何在江泽民的领导下变成全世界最腐败的党的。1989年至2012年,是江泽民当政或当“太上皇”时期。这23年,是中共的贪官污吏“闷声发大财”的“黄金时期”。
  • 习近平上台九年来,一直笼罩在“政变”阴云中,一直在“防政变”、“反政变”,除现实原因外,从历史上看,中共高层发生过多次“政变”。其中,前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亲历过两场。
  • 在中共评选的所谓“100位英雄模范人物”中,有两位民国时期的学者——李公朴和闻一多,引起外界的注意。这两位,虽然说受马列主义影响,思想倾向中共,但是究竟做了什么,会被中共评为“英雄”呢?有一种说法是:因为他们的死,让中共“受益良多”。
  • 江泽民当中央军委主席时,好色淫乱丑闻不断。在他影响下,军中将领纷纷效仿。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