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链女案 前媒体人谈赴云南寻小花梅的经历

人气 9110

【大纪元2022年02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宁海钟采访报导)涉人口拐卖徐州铁链女案出现重大转折。中国民间追查发现,已获得的小花梅与董志民结婚证相片,以及从小花梅老家获得的大头照,显示官方声称的云南小花梅与受虐的铁链女是不同的人。一位曾自费前往小花梅老家云南福贡县亚谷村的大陆前媒体人,向大纪元讲述了寻访小花梅的经历和了解的情况。

2月16日,推特名为“幸福个鸟”的账号,发出小花梅的大头照。“幸福个鸟”是大陆前媒体人赵先生的推特号,他告诉大纪元记者,自己2月11日从北京飞昆明,与两名网友驾车到过亚谷村四天。

上周末,也有两位公民记者(《云南信息报》的前记者)自费前往亚谷村采访了小花梅的亲友和当地村民,并发表《寻找小花梅》一文,指出徐州官方对小花梅身份的认定,存在重大疑问。

赵先生说,那两位记者比他早到了四天,“他们做了一些基础采访,对外公布的材料可以明显地证明了云南小花梅并不是铁链女。我在这个村寨里就没有再去做重复性的报导。我走访了一些普通的村民,想要寻求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人口拐卖)这个问题的现状。”

此前,1月28日,网络曝光了江苏省徐州市丰县欢口镇董集村,一个生育了至少八个孩子的女人,被铁链锁定,网民认为她是人口拐卖的受害者,被迫沦为性奴和生育机器。该女后在官方通报中名为杨某侠,网民称为“八孩母”或“铁链女”。

近期曝出的徐州“锁链女”事件揭开了中共治下拐卖人口的黑幕,引发海内外舆论的持续关注。(视频截图)

徐州当局在强大舆论压力下,曾对铁链女案先后发布四次通报,从最初不承认涉拐卖,直到2月10日的第四次通报,才终于改变了先前的部分说法,承认铁链女杨某侠案涉及非法拘禁罪和拐卖妇女罪,涉案三人已被刑拘。官方并宣称经过公安部、江苏省公安厅和徐州公安局等DNA鉴定,确定铁链女“杨某侠”是从云南福贡县被拐卖的小花梅。

但网友指出,铁链女(杨某侠)说话是四川口音,并且五官、走失时间与1996年走失的四川人李莹非常相似。警方则称杨某侠与李莹DNA不匹配。

杨某侠与失踪女孩李莹面貌高度相似。(网路图片)

在徐州官方发布第四份通报后,部分前媒体人即走访小花梅老家云南试图找出真相;也有热心女性前往事发的江苏丰县试图探访并帮助受虐的铁链女,却有2人遭警方拘留。

赵先生对记者表示,这个新年期间感到惨痛,像2020年新年(武汉疫情)一样,都是很悲苦的事件。“等我发现两个女孩在徐州被失踪的时候,我就觉得我自己要体验一下云南的这个小花梅家里的现场。”

赵先生说,他和两位网友走访了小花梅的整个村寨,在村里停留了四天的时间,拜访了一些包括小花梅家人在内的一些乡村的原住民。

他说亚谷村大概是有五百个居民,主要是傈僳族,也有少部分怒族和汉族。这个村寨的大部分村民是基督教徒,他们都很善良。

他说到村里一个妇女家去做客,那妇女流泪说她的三妹妹就是被拐卖了,一直都没有回来。父母在死去的时候就想见到她这个失踪的妹妹,但是找不到。

不过赵先生说,外传小花梅是傈僳族,但“小花梅她是怒族,并不是傈僳族,她的妈妈是八十年代的时候领着她,从旁边的保山嫁到这个村寨来的。她十六岁的时候,嫁到了其它的地方,等她回来的时候,就有一点精神失常了。之后她就被同村的人给拐卖到江苏一带了,之后就杳无音讯。”

赵先生说,他也拿到了小花梅的照片,“是她的舅舅给的,她有两个舅舅,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在河南的周口。”

因为徐州铁链女受关注,使小花梅偶然地走进了公众的视线。现在她的舅舅也希望能知道小花梅的下落。

赵先生说,亚谷村这地方交通太不方便,要跋山涉水来到。“我跟很多村民接触了,也出示了铁链女的照片,每一个见到的人都说这个人不是小花梅。我作为一个外人,来到这个村寨的时候,凭直觉就能判断铁链女完全不是当地的人,因为那种五官的结构,还有举止都和当地人相距甚远。”

赵先生说,当地人的个子普遍都会比较矮,无论男的、女的,脸孔是比较瘦的,皮肤都是很黑的。

“(官方指称的杨某侠)结婚证上的照片跟我们拿到的小花梅亲人手里拿到的照片基本是一样的。这个小花梅的照片已经被他的舅舅所认同了。我就有理由相信这个结婚证是真的。”

赵先生说,这个拐卖人口问题,背后是一个一个的离散的家庭。他希望表达自己的心迹:“我本人多年参与中国环境和社会服务,深切了解知名大V、大咖的幕后故事。故此独行,只希望在普通生活里,践行一份良知的社会服务。”

大纪元记者目前无法核实赵先生所说的情况。

另一位调查记者邓飞15日曾在微博公布了网友提供的杨庆侠(官方通报中的杨某侠)与董志民结婚证相片,证件除有两人的大头照外,并显示登记结婚时间为1998年8月,并由丰县欢口镇登记盖章。而杨庆侠则生于1969年6月6日。

在小花梅的大头照传出后,众多网友认为杨庆侠与小花梅应属同一人。但不论小花梅还是杨庆侠,与媒体曝光的受虐铁链女在相貌上截然不同。

但铁链女既然不是小花梅和“杨某侠”。那么,小花梅如今何在?而铁链女又是何人?是否就是四川失踪女李莹?

16日邓飞也发帖称,察看云南最新指证小花梅视频,还是不能证明结婚证上的杨某侠就是云南小花梅。期待徐州尽快查明结婚证上女性、云南小花梅和铁链女的关系。

徐州丰县被拐卖妇女铁链女案继续引起社会的关注。本周二(15日)晚间,北京大学的100位校友向中共最高当局发出公开信,要求立即对丰县的铁链女事件展开调查,给人民一个真相。北京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及浙江大学的在校生也发出相同的呼吁。但公开信发出不久就被当局删除。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铁链女”所在村被封 专家析拐卖妇女根源
网络大V揭“铁链女”事件背后八大诡异
徐州四次通报未解疑 探铁链女二志愿者被拘
【新闻看点】八孩铁链女事件发酵 涉中共内斗?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财政山穷水尽 中国经济大盘已动摇
【秦鹏直播】香港回归25周年 习访港如临大敌
【新闻看点】风暴来袭疫情升温 习访港遭警示?
【横河观点】美最高法院再裁决 重击气候议题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无预警泄洪”藏秘密
【神韵早期节目】白云仙子(2010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