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伦镍事件续发酵 LME背后是中共

人气 9120

【大纪元2022年03月19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李思齐综合报导)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于3月16日恢复交易,但与先前不同的是,LME对镍的价格已于15日设了日价格浮动的上下限。“妖镍”事件主角青山集团也于15日发布关于已达成静默协议的重要声明。

静默协议指青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Tsingshan Holding Group,青山集团)已与期货银行债权人组成的银团谈妥:静默期内,青山集团无需追加保证金,也不必担心会被强行结束交易。因此青山集团面对的高额保证金和筹备货源两大难题,在LME恢复交易前已先“摆平”了一个。

“妖”在期货市场形容价格规律难掌控。“妖镍”事件源于3月8日LME的镍主力合约连破每吨6万、7万美元等大关,最后击破每吨10万美元。因持有大额的镍空单(最高估计为20万吨),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排名14的青山集团招致的损失可高达约80亿美元。

虽然LME于16日放宽镍价浮动范围(通告22/073),允许变动的幅度增加了三个百分点,但LME对镍价设置的每日变动幅度上下限无疑大大缓减青山集团压力——LME恢复交易后,镍价不会像3月8日一样,一日内从每吨4万多飙升到突破10万美元。

“券商中国”3月10日报导说,物产中大期货副总经理景川称,“此次LME的措施应是多次事件中最为积极的一次,也说明国内相关方面主动作为,对于快速化解事件危机很有效。”

即景川认为是中共政府在背后动作“有效”,因此促使LME推出“最为积极”的措施。

所谓的“积极”措施有哪些呢?据LME发布的通告,包括:暂停镍交易一直到3月15日——这是自1985年来LME首次暂停一种金属交易;同时LME取消了所有在英国时间2022年3月8日凌晨零点或之后在场外交易和LME select屏幕交易系统执行的镍交易;并推迟原定于2022年3月9日交割的所有现货镍合约的交割至3月23日;且在恢复镍交易前,LME设置了镍价格浮动的限制。交割是期货术语,指投资者与券商之间的资金结算,可理解为交货付钱结束交易。(通知22/067和通知22/073)。

2012年12月6日,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HKEX,港交所)购买LME全部已发行的普通股,收购当时已有135年历史的LME,收购价为13.88亿英镑(167亿港元、近20亿美元)。时任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Charles Li)称收购LME为“百年不遇机会”。LME是全球最大的基础金属交易所,当时LME除有两名董事留任外,其余10位董事辞任。

港交所(00388.HK)主要股东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摩根大通集团(JPMorgan Chase & Co)。截至2021年末,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持有的已发行普通股比例是摩根大通的两倍多。港交所的董事会成员由香港政府委任。简而言之,中共才是LME背后真正东家。

港交所收购LME的价格,当时被媒体比做“天价”,因收购价是LME历史市盈率的180倍,而港交所负债比例也因此从0%飙升至40%~50%。远远超出LME当时市值,是英国人无法拒绝的价格。

北美私人投资顾问Mike Sun对大纪元说:“当时港交所开出近20亿美元,是溢价。”

青山“妖镍”事件中多次显现中共身影。早在事件一开始的3月8日,青山集团的董事长项光达曾告知《第一财经》:“国家(中共政府)有关部门和领导对青山都很支持。”随后中国多家媒体报导,青山集团于3月9日对外回应,将用旗下的高冰镍置换国内金属镍板,已通过多种渠道调配到充足现货进行交割。

当时中国媒体欢呼雀跃,认为逼空方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逼空”是期货术语,指多头(买入期货者)不断把价格上推,一直到空头坚持不住,不得不“投降”。青山集团就是持空单的空头,而多头被公认为是瑞士嘉能可(Glencor),但嘉能可并没承认。

《中国证券报》3月13日报导,多方博弈仍继续,青山公司主要领导计划近期前往北京与相关方沟通,希望能尽快达成解决方案以期渡过此次危机。紧接着,青山集团于15日的“重要声明”确认达成静默协议,多头和空头的博弈继续中。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伦镍逼空大战 谁是操控黑手?
中国镍业巨头险亏80亿美元 剧情大翻转
竞价战结束了吗?卖家需要接受的5个现实
美国房价增涨继续减速 新上市房源出现跌势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没想到 基地组织吃了佩洛西的瓜捞
【思想领袖】卢比奥:抗中共威胁 三个关键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