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倫鎳事件續發酵 LME背後是中共

人氣 9137

【大紀元2022年03月19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李思齊綜合報導)倫敦金屬交易所(LME)於3月16日恢復交易,但與先前不同的是,LME對鎳的價格已於15日設了日價格浮動的上下限。「妖鎳」事件主角青山集團也於15日發布關於已達成靜默協議的重要聲明。

靜默協議指青山控股集團有限公司(Tsingshan Holding Group,青山集團)已與期貨銀行債權人組成的銀團談妥:靜默期內,青山集團無需追加保證金,也不必擔心會被強行結束交易。因此青山集團面對的高額保證金和籌備貨源兩大難題,在LME恢復交易前已先「擺平」了一個。

「妖」在期貨市場形容價格規律難掌控。「妖鎳」事件源於3月8日LME的鎳主力合約連破每噸6萬、7萬美元等大關,最後擊破每噸10萬美元。因持有大額的鎳空單(最高估計為20萬噸),中國民營企業500強中排名14的青山集團招致的損失可高達約80億美元。

雖然LME於16日放寬鎳價浮動範圍(通告22/073),允許變動的幅度增加了三個百分點,但LME對鎳價設置的每日變動幅度上下限無疑大大緩減青山集團壓力——LME恢復交易後,鎳價不會像3月8日一樣,一日內從每噸4萬多飆升到突破10萬美元。

「券商中國」3月10日報導說,物產中大期貨副總經理景川稱,「此次LME的措施應是多次事件中最為積極的一次,也說明國內相關方面主動作為,對於快速化解事件危機很有效。」

即景川認為是中共政府在背後動作「有效」,因此促使LME推出「最為積極」的措施。

所謂的「積極」措施有哪些呢?據LME發布的通告,包括:暫停鎳交易一直到3月15日——這是自1985年來LME首次暫停一種金屬交易;同時LME取消了所有在英國時間2022年3月8日凌晨零點或之後在場外交易和LME select屏幕交易系統執行的鎳交易;並推遲原定於2022年3月9日交割的所有現貨鎳合約的交割至3月23日;且在恢復鎳交易前,LME設置了鎳價格浮動的限制。交割是期貨術語,指投資者與券商之間的資金結算,可理解為交貨付錢結束交易。(通知22/067和通知22/073)。

2012年12月6日,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HKEX,港交所)購買LME全部已發行的普通股,收購當時已有135年歷史的LME,收購價為13.88億英鎊(167億港元、近20億美元)。時任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Charles Li)稱收購LME為「百年不遇機會」。LME是全球最大的基礎金屬交易所,當時LME除有兩名董事留任外,其餘10位董事辭任。

港交所(00388.HK)主要股東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和摩根大通集團(JPMorgan Chase & Co)。截至2021年末,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持有的已發行普通股比例是摩根大通的兩倍多。港交所的董事會成員由香港政府委任。簡而言之,中共才是LME背後真正東家。

港交所收購LME的價格,當時被媒體比做「天價」,因收購價是LME歷史市盈率的180倍,而港交所負債比例也因此從0%飆升至40%~50%。遠遠超出LME當時市值,是英國人無法拒絕的價格。

北美私人投資顧問Mike Sun對大紀元說:「當時港交所開出近20億美元,是溢價。」

青山「妖鎳」事件中多次顯現中共身影。早在事件一開始的3月8日,青山集團的董事長項光達曾告知《第一財經》:「國家(中共政府)有關部門和領導對青山都很支持。」隨後中國多家媒體報導,青山集團於3月9日對外回應,將用旗下的高冰鎳置換國內金屬鎳板,已通過多種渠道調配到充足現貨進行交割。

當時中國媒體歡呼雀躍,認為逼空方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逼空」是期貨術語,指多頭(買入期貨者)不斷把價格上推,一直到空頭堅持不住,不得不「投降」。青山集團就是持空單的空頭,而多頭被公認為是瑞士嘉能可(Glencor),但嘉能可並沒承認。

《中國證券報》3月13日報導,多方博弈仍繼續,青山公司主要領導計劃近期前往北京與相關方溝通,希望能儘快達成解決方案以期渡過此次危機。緊接著,青山集團於15日的「重要聲明」確認達成靜默協議,多頭和空頭的博弈繼續中。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倫鎳逼空大戰 誰是操控黑手?
中國鎳業巨頭險虧80億美元 劇情大翻轉
分析:中共政策性打壓加劇房地產危機
台海局勢緊張 華爾街銀行重估中國業務風險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加拿大「自由車隊」的真實故事
【微視頻】王毅聯合國行 討好「絕大多數國家」
【未解之謎】擁擠的身體 人能擁有多個靈魂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