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航坠机肇因被指严控维修费 陆媒报导遭封杀

人气 12969

【大纪元2022年03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综合报导)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一架搭载132人的客机近日在广西境内坠毁。官方通报称事故现场未发现幸存人员。对于这起空难的肇因,有陆媒指东航在巨亏压力下,曾通过严控维修费用等手段压降成本。该报导随后遭到当局封杀,同时中共网军将这起空难的肇因甩锅给美国。

3月22日晚间,中共民航局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了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东航”)客机坠毁事件的相关调查进展情况。

民航局通报称,东航MU5735航班于3月21日13时16分从昆明起飞,14时17分保持巡航高度8,900米进入广州管制区。14:20管制员发现飞机高度急剧下降,随即多次呼叫机组,但未收到任何回复,14:23飞机雷达信号消失,后经核实,飞机在广西梧州市藤县境内坠毁。

通报提到,机上共有旅客123名(无外籍旅客),机组人员9名。截至目前,未发现机上幸存人员。事发飞机为2015年6月22日引进,截至事故发生时共飞行8,986架次,总计18,239小时。

事发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和李克强做出指示和批示,中共副总理刘鹤赴广西梧州指导事故调查工作。

官网显示,中国东方航空集团有限公司总部位于上海,是中国三大国有骨干航空运输集团之一。作为集团核心主业的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是首家在纽约、香港、上海三地上市的中国航企,截至2020年底,东航的机队规模达七百三十余架。

据陆媒《一点财闻》3月21日报导,受疫情影响,中国东航近年业绩波动较大。2021年,预计归属于中国东航股东的净利润约人民币-110亿元至-135亿元。为减轻经营压力,东航一度通过多种手段压降成本。

东航在2021财报中称,聚焦生产运行精细化,公司通过飞机减重、单发滑行率提升、航路优化、飞机辅助动力装置(APU)替代等举措,有效节省燃油,降低燃油成本。

此外,公司将生产经营与财务管理深度融合,多措并举增收节支:通过盘活资产等方式增加收入;通过节约航油等大项成本、严控单位餐食机供品费用、维修费用、日常支出等方式压降成本;通过降低航材库存、压缩投资等方式节约现金流。

《一点财闻》的上述报导被海外媒体转载后,中共官媒立即辟谣,并引述东航人士称“网传消息失实”,东航“年维修成本2021年较2019年增加12%”。而中共网军对《一点财闻》的社交媒体账号口诛笔伐,指该媒体“误导舆论”。

截至目前,有关《一点财闻》的上述报导陆续遭到中共当局的封杀。

(网页截图)

不过,大纪元记者经过查证,东航在2021年半年度报告中,确有提到东航为减轻经营压力,通过严控“维修费用”等多种手段压降成本。

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2021年半年度报告。(东航官网网页截图)

在中共官方封锁上述消息的同时,中共网军开始将这起空难的肇因甩锅给美国。

(网页截图)

东航空难前 梧州出现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

对东航“3.21”空难事故发生的原因,业内普遍存有疑虑。

东航空难发生四小时前,“梧州气象”曾发布降温降雨消息:受较强冷空气和切变线共同影响,21日夜间至22日,全市有中雨,局部大雨到暴雨,并伴有短时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各地气温降幅达6~8℃,局部10℃以上。23日,全市阴天有小到中雨,局部大雨并伴短时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请注意防范强降雨及强对流天气带来的影响。

根据网络资讯,有接近东航战略部的消息人士透露,目前初步调查情况是强对流导致客机空中失速。

东航空难 业内分析三大原因

此外,中国民航业内人士李瀚明对《财经》杂志汽车频道“出行一客”介绍,“客机巡航高度在几分钟内急剧下降,这种情形的事故一般有几个原因。其一是飞行员有意自杀,其二是被导弹等外物打了下来,其三是飞机设计或者维修保养的问题。”

该业内人士认为前两种情形不太可能,而第三个原因是飞机设计或者维修保养的问题。“这种机型在1998年开始投入美国航空公司,至今24年发生的空难不到15起,不太可能是设计问题。在这些空难中,大多数是在起飞和降落阶段因为恶劣天气坠毁,而在巡航高度如此坠落的飞机,尚未有类似的记录。”李瀚明表示。

波音中国有关负责人22日表示,波音方面正与东航开展合作,以向他们提供支持。同时,波音正与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保持联系,技术专家也为协助中国民航局展开调查做好了准备。

公开信息显示,该坠毁航班是一架B737-800NG客机(并非这几年被停飞的737 Max飞机),注册号为B1791,机龄6.8年,于2015年交付东航云南。采用162座两级客舱布局(12座商务舱、150座经济舱)。

截至2022年2月末,中国内地客运航司飞机机队B737-800机型在册数1,189架,其中南航有163架,居于中国内地客运航司首位。民航局官网显示,截至2022年3月21日,中国民航保持了4,227天的安全纪录。

东航事故频发

除“3.21”空难外,东航此前也曾出现不同程度的事故。

1998年9月11日,东航一架MD-11(B-2173)客机执行由上海飞往北京的MU586航班任务,于上海虹桥国际机场起飞后,因起落架失效被迫折返上海虹桥机场,事件中无人受伤。

2016年1月27日,东航MU2153航班(西安-虹桥)抵达虹桥机场后,在滑行停靠廊桥时,与一架准备离港的东航飞机发生翼尖轻微擦碰,未造成人员伤亡。

2016年9月20日下午,东方航空云南公司一架昆明飞大理的MU5935航班,在正常着陆后,发生前轮滑出跑道的情况,人机安全。

2016年10月11日,上海虹桥机场一架载有147名乘客的东方航空A320客机,准备飞往天津时,一架东航A330客机载着266名乘客正在横过。最终,A320从A330上空飞越,两架客机的旅客和机组人员共计439人脱离险境。

2017年6月11日晚,东航一架A330客机原计划从悉尼飞往上海,起飞后约40分钟,机组人员发现左侧发动机整流罩破损,随后返回悉尼。机上221名乘客均安全着地。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3天2次出危险事故 坐东航飞机捏把汗
东航客机飞北京出险 迫降马来西亚
东航两客机在上海虹桥机场发生碰撞
中国东航空客A330事故 故障原因出在哪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