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师

作者:太行山
教室里溢着油烟味儿,小朋友们专注的执著毛笔写字。灯光柔和,融融温温,稚童专注,牧野怀情,是一个温馨的场景。(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13
【字号】    
   标签: tags: ,

在故乡时做过几年教师。高中毕业后,参加了一年多生产队的劳动。公社招考民办教师,我考上了。很是意外,因为我家地主成分,一上班分派我代四年级语文,兼班主任。

学校有夜自习,主要是写大楷,每个学生写一篇。晚上,教室里每个学生点一盏煤油灯,学生写我挨个儿辅导,挺热闹的,也很有趣。

教室里溢着油烟味儿,小朋友们专注的执著毛笔写字,我穿梭其间。灯光柔和,融融温温,稚童专注,牧野怀情,是一个温馨的场景。

其实我的毛笔字也写得不好,于是特别请来村里的一位老先生周三友作指导,他曾经在县检察院做过秘书。

学生写好的大楷老师都要一一批改,用毛笔蘸红墨水批改。写得好的画个圆圈圈;写得不周正的,在缺陷部位画一杠;写得错的就在字的一侧打个叉叉,然后写上批改日期,发给学生,学生拿回家让家长看。这在当时是一项比较重要的功课,学校家庭都比较重视。

我们的校长是我的启蒙老师王兴智,他是学校唯一的公办老师,是外调来的,吃住在学校。他的卧室兼我们的集体办公室。

有一段时间,在我批改过的大楷上的“虎”字上,他总是在我不知情的时候给打个红叉。我感觉不解,左看右看字没有错呀。但也没有问为什么,如是数日。

一天我们闲聊,校长拿起一张大楷对我说,这个“虎”字是错的。他没等我回答接着说,这虎字头你没有勾。我恍然大悟,忽又大大的羞愧。那个字是学生依着我写的仿引写的,是我写错了,学生跟着错了。

这件事让我羞愧了好一阵子,不仅仅是因为丢了面子,而是我如何面对那一群崇拜老师,纯真向上的小顽童?如何对得起怀揣着无限期待的,养我敬我的父老乡亲?这件事我没有忘记,一直记着。@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数千年的青史长卷中,公子扶苏之名就像一曲隽永的乐音,萦绕在人们心头挥之不去。扶苏既有文王长子伯邑考的刚烈仁孝,又有亦如兰陵王一样悲怆的结局。
  • 后来,人们就把智永所创造的这种练习毛笔字基本功的方法,叫做“永字八法”。
  • 为什么将毛笔说成是秦笔,古筝说成是秦筝呢?提起这两件与传统文化息息相关的物品,我们必须说一下“蒙恬”,这位名传千古的秦朝大将军。蒙恬统兵三十万,北击匈奴;奉命修筑万里长城,为秦始皇统一中国立下了汗马功劳。
  •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一幅挂在展厅的《三国演义》卷头词,描写的是淡泊名利的一种生活意境。品味词的同时,仿佛感到那奔腾而去的不是滚滚长江之水,而是无情的历史。
  • 上次我们分享了一些玉山,就是用玉石雕刻出山水的意境。此外还有其它玉摆件,如动物花卉类玉雕,它们不仅有很好的观赏性,也蕴含着美好寓意。中国文化里常见“蝙蝠”的玉雕,因为蝙蝠的“蝠”和福气的“福”谐音……
  • 明年是壬寅虎年,12月27日,日本的“横滨八景岛海岛乐园”举行新闻发布会,海狮“利奥”(Leo)咬笔写下日文汉字“寅”字,意为虎,与游客迎接明年虎年的到来。
  • 人类最致命的威胁,远超战争与饥荒。大瘟疫中,有人远逃它乡还是被瘟疫找上门,有人直接接触染疫者却安然无恙。来无影去无踪,定点定人攻击,瘟疫有智能?Omicron来势汹汹,如何躲过瘟疫劫?
  • 作为《真善忍国际美展》的协调人和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评委会主席,也作为在艺术实践中追求了六十多年的一个普通艺术家,特别是按照“真、善、忍”修炼了二十多年的一个法轮大法弟子,本人对油画艺术家和人类艺术的状态十分忧惧。
  • 在中华民俗中,虎的纹饰和形象成为纳福驱邪、镇宅禳灾、祈愿吉祥的象征。比如过年时,长辈会让孩子穿上虎头鞋,戴虎头帽,睡虎头枕,希望孩子不受邪祟侵扰,平安健康地长大。或在大门贴上虎图,用以驱邪,镇守家宅。除此之外,我们来看看,威猛的老虎还有哪些意象吧。
  • 我一直以为我对善良是理解的,然而亚马逊CEO贝索斯和同事分享的一件童年轶事,引起我对“善良”涵义的重新思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