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上海清零习受挫? 活人送火葬场太惊悚

人气 6140

【大纪元2022年05月03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5月2号星期一,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焦点:上海宣布社会面清零,官方数据说明什么?文字游戏藏玄机,习近平挫败?福利院老人被活送焚化,海内外震惊,背后两大可怕质疑。

在上海官方宣布要对疫情发起九大攻坚“战疫”之时,我们就和大家讨论过,这就是一出戏,这个剧本已经写好了,剩下的就是各级官员按照剧情卖力点演下去就可以宣布清零。

果然就在昨天,果然就在曾经传闻的4月底,上海正式实现了社会面清零

上海社会面清零 习近平受挫

4月30号,健康上海12320官微发布消息,说4月29号0—24时,上海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249例和无症状感染者8932例,其中985例确诊病例为既往无症状感染者转归,264例确诊病例和8932例无症状感染者都是在隔离管控中发现,这也意味着,上海市首日实现社会面清零。

按照上海官方的这个说法,4月29号新增的所有10181例阳性都是在隔离人群中发现的,不是在非隔离的社会流动人群中发现的,所以可以骄傲地宣布社会面清零了。

然后这个消息还引述上海中医药大学急危重症研究所所长方邦江教授大家说法称,上海的拐点已经到来,下一步疫情救治的重心是防治重症发生率和降低患者死亡率。

一天之后的5月1号上午,上海举行的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顾洪辉声称,结合超大城市实际,上海明确了社会面清零和基本清零的评价标准,即以行政区为单位,区内社会面(含管控区、防范区,以及非闭环管理的社会流动人员等)阳性感染者数量日趋减少、风险可控。

如果连续三天单日新增数占区内总人口数比例小于十万分之一,就可以认为社会面基本清零;如果连续三天单日新增数为零,就实现了社会面清零。本轮疫情社会面清零之后,上海全市将进入常态化防控阶段。

然后他接着宣布,对照上述标准,目前上海奉贤、金山和普陀等6个区,以及浦东新区的宣桥、大团等5个镇,符合社会面基本清零标准。其它的区呢,要继续从严从紧,实施“全域严格管理、全员核酸检测”等“五个全”模式,一句话:咬定清零不放松,不饿不是上海人。

实际上,4月30号这个“上海首日社会面清零”的所谓重磅消息一出来,大陆网络的评论区当场就翻车了。

而且大家都在热传一张图,就是中共前政治局常委贾庆林的大头像。为什么传他呢?因为贾庆林者,假清零也,大家都知道这不过是忽悠人的又一次把戏而已。

这些评论几乎没有一条不认为官方的说法太荒唐,而且很多人都看到了其中的奥妙,就在于“所有病例都是在隔离管控中发现”这个说法。

此前的节目我们就说过,中共很可能玩弄这个文字游戏,再次修改“社会面清零”这个创新词汇的定义。西安时期的“社会面清零”是把整楼整区的人拉到外地去掩耳到零;到了2个月后的上海,感染人数太多拉到外地也装不下了,这个定义就被修改为隔离管控之外清零。也就是说,封控区不算在内。

而且即便在隔离管控之外,当局也在社会面清零的基础上再次创新发展出了“社会面基本清零”这个分支学科,定义为“单日新增占人口总数比例小于十万分之一”。这显然又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中共抗疫革命实践相结合的又一开创性成果,因为从这里开始,习近平亲自部署的清零模式,已经衍生出动态清零、西安社会面清零、上海社会面清零以及上海社会面基本清零等4大分支理论体系,该体系不但具有科学性而且充满开放性和极大延展性。

比如说,结合超大城市实际,未来可以把单日新增占比人口总数小于十万分之五定义为“社会面基本清零初级阶段”,或者把这个标准小于十万分之十定义为“社会面基本清零准备阶段”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反正中华语言文字博大,内涵精深,习主席清零理论体系更是高屋建瓴、圣明烛照,早就为西安特色、上海特色或其他各种特色清零指明了方向,无论你们怎么玩,都只会是、也只能是清零的一份子。

所以,我们仅仅从上海官方对所谓社会面清零这个名词解释本身的变化,就已经可以看到上海疫情的真实现状,就是所谓的清零已经失败,上海是在严厉封城一个月仍然无法阻止庞大感染人群蔓延的情况下,不得不选择了实际上的共存。所谓的社会面基本清零不过只是当局保留一丝颜面的遮羞布而已。

从张文宏再次出现在央级党媒的版面上,到刚才提到的那位专家方邦江,大家注意他的说法,他说下一步防疫的重心是防治重症发生率和降低患者死亡率——这其实就是典型的共存模式,欧美的共存模式就是把资源重点投注在压低重症率和死亡率上面,而不是去劳民伤财封堵感染率。

上海的失败已经证明封城并不能控制感染率,而根据上海官方发布的数据,上海这一波疫情的病死率大概在0.045%左右,仍然处于流感0.01-0.05%的病死率区间之内。

也就是说,上海全民大干快上地封城清零,什么军队支援大国战役,要死要活地折腾了一个月,最终得到的病死率结果和欧美共存模式在一个水平上,甚至比欧洲的0.035%还略高一点点,而且还压根没有把严重的次生灾害导致的死亡计算在内,那你说所谓清零模式的优越性到底在哪里呢?

所以,上海封城走到今天的最大意义在于,它不但没有证明清零攻坚如何的有效,反而证明了所谓的清零封城完全就是一场毫无意义的表演,用庞大的人力物力和高昂的次生灾害为代价,最终获得一个与共存几乎没有差别的数据结果,以及最终默认了隔离管控区内共存的现实。至于说现在上海的隔离管控区究竟有多大,大家自己看看疫情地图就知道了。

现在全世界都看清了,这场表演实际上成为了当前大陆每个城市的政治站队的红线,谁不按照这个剧本演完全套戏码,谁就可能被视为破坏二十大顺利召开的罪人。所以我们就看到非常生动的一幕: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毫无必要的演戏,但所有人都不得不配合着演下去,有的人还演的特别卖力,希图借此上位,用代价们的鲜血染红自己官帽的顶子。

这个场景,和过去历次政治运动其实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我们才说,所谓的清零防疫,实际上就是一场政治运动,当年文革的“造反有理革命无罪”演变成了今天的“封城有理清零无罪”。只要打着清零的旗号,一切破坏法治、践踏人权甚至草菅人命的行为都可以堂而皇之的大行其道。

福利院惊曝活人被送殡仪馆

说到草菅人命,我们就不得不说说上海刚发生的一个非常可怕的事件,就是新长征福利院活人差点被直接火化的事件。

就在昨天5月1号的下午,一段视频在网络疯传,画面显示当上海新长征福利院在转运一位“死亡”老人时,被殡仪馆工作人员发现老人仍有生命体征,当即叫来了福利院的员工揭开了蒙面的布让她看。

令人震惊的是,这位福利院的员工查看确认老人还活着后,尽管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大声呵斥“不要再盖住她了”,福利院员工居然不紧不慢照样用布把老人面部盖上,然后若无其事与同事讨论,之后才不得不把老人从殡仪馆的车上取下来送回福利院。整个过程你看不到一丁点人命关天,赶快采取抢救措施的紧迫感。

这段视频刚刚曝光的时候,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因此而怀疑视频造假。但在今天凌晨,上海本地媒体从事发的新长征福利院及所属的普陀区民政局了解到,确有此事。目前这位75岁的老年女性病人已被转运到医院救治,生命体征平稳。

就在美东时间今天早上,央视报导了这个事件,并声称上海普陀区5名官员因本次事件被问责,包括普陀区民政局党组书记兼局长张建东被立案调查,其余4名相关官员被免职并立案调查;涉事医生田某某也被吊销执业证并立案调查。

报导还说,当局对新长征福利院启动了行政处罚程序,并派驻工作组进驻福利院开展后续工作。

刚才我们说了,这个事件非常可怕。为什么可怕,因为这个事件暴露出来的问题,绝不是简单的不负责任不道德的问题,而是涉嫌严重渎职甚至过失杀人的违法犯罪问题。更可怕的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里面的黑洞究竟有多深,有多少类似的老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活着送进了焚化炉。

我这样质疑并不是在这里为了黑而黑。

细思极恐:活人送焚背后2大质疑

首先,我们都知道一个常识,当一件极其恶劣的责任事故因为某种偶然因素被人发现并曝光的时候,我们都知道,有极大可能类似的问题不会是第一次出现。因为从概率学角度看,唯一的一次出问题那么凑巧就被发现并被及时制止,除此之外所有的案例都是一切正常的,这种概率不能说没有,但一定是非常低的。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质疑类似性质的事件已经发生不止一次了。

其次,在医学上判定一个人是否死亡是有严格的标准和程序的。尽管全世界目前已有近90个国家承认脑死亡为死亡鉴定标准,中国大陆也在2003年发表了中国脑死亡判断标准和建议判定死亡的程序(征求意见稿),但至今尚未形成法律,所以大陆现行法律框架下的死亡标准仍然是以心脏死亡来判定。

也就是说,判定一个人是否死亡,最主要的指标是看其心脏是否停止搏动和自主呼吸是否停止来作为判定标准。由于人工检查呼吸脉搏是否停止可能存在误差,就是很多病人已经摸不到脉搏或观察不到明显的自主呼吸,但实际上仍然存在微弱的心跳和呼吸。

为了防止医生发生人为的误判,所以对任何医生开具死亡证明之前,这个医生必须要对患者进行心电检测,确认检测图像呈现直线之后,医生还必须进行最后的人工呼吸抢救措施,这个过程规定至少要持续20分钟以上,然后再次进行心电监测。确认抢救无效的同时,还要测试确认患者重要的神经反射消失,比如确认瞳孔放大,用手电照射瞳孔对光反射消失等等,才能最终确定患者死亡并开具死亡证明书。

所有这些程序和抢救步骤,包括心电监护呈现直线的图纸,都必须记录或附录在死亡证明书中,患者才可以被正式视为符合死亡标准,才可以送入医院太平间或殡仪馆火化。

刚才我们不厌其烦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说明一点,按照中共官方规定的标准程序,新长征福利院这位老人是病毒阳性患者,她在被认定“死亡”后必须经历全面消杀、密封并包扎好之后,才通知了殡仪馆的。殡仪馆工作人员不可能检测其心跳与呼吸,而只可能是在搬动过程中察觉到密封尸体袋中的老人还在动或发出了声响,才打开密封袋进行检查的。

可见老人的生命力是很顽强的,此前被判定死亡很可能只是暂时昏厥而已,但其生命体征不太可能弱到连心电监测都查不出来。所以,老人之所以会如此轻率的就被判定死亡并装进尸体袋,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医生田某某根本就没有认真履行上面我们所说的一系列最基本的检查和抢救措施。

也就是说,如果老人的死亡证明上记录了所有这些必经程序,那就说明这个医生涉嫌伪造重要医疗记录草菅人命,甚至不能排除故意谋杀的嫌疑,因为我们不知道在此之前这位田某某开具的所有死亡证明书上的记录是否都是真实的。

如果死亡证明书上连这些必经程序都没有,那就更可怕。因为这意味着整个新长征福利院,甚至上海的整个福利院系统中,可能存在制度性的重大工作渎职。我们就必须要追问,为什么有权开具死亡证明的机构内没有心电监护仪?或者有心电监护仪却没有使用?这个系统的所有医生是否经过了最起码的抢救及死亡认定程序的培训?为什么上海的制度可以允许仅凭当值医生简单一句话就轻易将一个人送入火葬场?

不管怎么说,新长征福利院这个活人差点就被送火化事件暴露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在清零模式下,由于官方对病毒呈现阳性的死亡者采取了从快处置的原则,直接导致了极其重要的死亡认定程序被简化、压缩甚至被事实上取消了。

我个人甚至都怀疑在众多患者死亡出现的时候,有的医生可能简单拿着听诊器听一听就直接宣布病人死亡可以送焚化炉。在上海整个一片白色恐怖的气氛下,这样的医生有多少?其出错失误的概率有多高?

如果我们简单设想一下两年前的武汉可能更恐怖,因为武汉当初要求迅速消灭传染源的压力要大很多,那种多地殡仪馆火速支援、24小时不停烧尸的空前状态,可以确保每具尸体都经过了严格的死亡认证程序吗?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敢相信。这么多年过来,中共在不惜一切代价办大事的口号下制造的各种人间惨剧实在数不胜数。这次侥幸获救的老人如果不是刚好在殡仪馆工人搬动的时候动了一下,她被活着送进焚化炉的惨剧将永远不会被人知道。

我们看到官方说派遣了工作组进驻新长征福利院调查,我想朋友们可能不会有人认为这个工作组真的是去调查的吧。因为这注定就像铁链女事件的工作组一样,无论令人细思极恐的惊悚黑幕究竟有多深,这个事件最终都一定会被定性为只是一个医生偶然的工作失误而已,只此一例,绝无其他。

好的,今天我们就暂时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莫斯科”舰沉没 战争拐点到来?
【远见快评】传即将宣布清零 上海谁是赢家?
【远见快评】乌东开战3走向 马里乌波尔危急
【远见快评】上海封控权斗激烈 知乎热文藏陷阱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百度现“京台高铁”图?网民哄笑
【新闻大家谈】威慑中共 台湾需要全系列武器
【马克时空】中共大阵仗围台军演 台湾冷静以对
【远见快评】中共白皮书骇人 美军兵棋推演曝光
【财商天下】滥用生长激素 年赚家长过百亿
【神韵早期节目】唐宫侍女(2014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