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苑名人传》:伟大的画家、建筑师拉斐尔的一生(二)

文:乔治‧瓦萨里(GIORGIO VASARI) 翻译:文青衿
拉斐尔的作品《前往各各他的游行》(Procession to Calvary)局部。(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650
【字号】    

上文:《艺苑名人传》:伟大的画家、建筑师拉斐尔的一生(一)

(前文回顾:拉斐尔出生在一个画师家庭,自小受到艺术熏陶,后被父亲送往佩鲁贾拜师学艺。在那里,拉斐尔的艺术修为迅速提升,很快与老师的画作难分伯仲。随后,拉斐尔去佛罗伦萨学习达芬奇等更多大师的绘画风格,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新画风,并结识了当地很多艺术名流,也以画作表达谢意、祝福。)

返家乡乌尔比诺

完成这些作品后不久,拉斐尔被迫离开佛罗伦萨,返回家乡乌尔比诺(处理家中事务)。由于父母早年双双离世(译注:拉斐尔8岁时母亲过世,11岁时父亲去世),所有事务乱成一团。在乌尔比诺停留期间,拉斐尔为时任佛罗伦萨驻军卫队长圭多巴尔多‧达‧蒙特菲尔特罗(Guidobaldo da Montefeltro)画了两幅圣母图。拉斐尔采用了新画风(他的第二种风格),画作不大,但非常精美。后由乌尔比诺公爵圭多巴尔多(Guidobaldo, Duke of Urbino)所收藏。

他还为这位乌尔比诺公爵画了一幅基督在公园祈祷的小型画,三位使徒在离他稍远处熟睡。这幅画异常精美,在微型画中无可超越。乌尔比诺公爵法兰西斯科‧玛瑞亚(Francesco Maria)将画作保存了多年,之后由他的妻子莱昂诺拉公爵夫人(Signora Leonora)赠送给威尼斯人唐‧保罗‧朱丝蒂尼雅诺(Don Paolo Giustiniano)和唐‧皮特罗‧基里尼罗(Don Pietro Quirini),他们是卡尔马多利圣地(Hermitage of Camaldoli)的隐修士。因是拉斐尔的作品,他们把画作奉为文物与珍宝,同时也为了纪念这位杰出的公爵夫人,就把画作收藏于该修道院院长的房间,这便是当时这幅画能享有的最高礼遇了。

回到佩鲁贾

完成这些作品,又处理完家中事务,拉斐尔回到了佩鲁贾,在那里他为侍主修道士教堂( Church of the Servite Friars)的阿赛迪小礼拜堂(Chapel of the Ansidei)绘制了面板画,其中画有圣母、施洗者圣约翰(S. John the Baptist)和圣尼古拉斯(S. Nicholas)。

在佩鲁贾卡玛耳多利的小修道会(Order of Camaldoli),他创作了湿壁画《光辉荣耀中的基督》(Christ in Glory),描绘了升入天国、神显的基督,天父和环绕的天使,以及六位落座的圣贤——圣本尼迪克(S. Benedict)、圣罗慕道(S. Romualdo)、圣劳伦斯(S. Laurence)、圣杰罗姆(S. Jerome)、圣毛罗(S. Mauro)和圣普拉西多(S. Placido) 。拉斐尔在这幅当时被公认最美的湿壁画作品上,用大而清晰的字母署了名。

在佩鲁贾,他接受了帕多瓦圣安东尼修女会(S. Anthony of Padua)的委任,画了一幅圣母的面板画,年幼的耶稣基督穿戴整齐地坐在母亲腿上(正如纯朴可敬的修女之所愿);他还给画中的两位圣女绘以最甜美可爱的表情,以最美丽的头饰装扮,这在当时极为少见。在面板画上方的半月面板上,他画了一个庄严慈爱的圣父,祭坛的前部下方绘有三个场景,分别是基督在花园祈祷、背负十字架(一些士兵用力拖动十字架的画面最为生动),以及耶稣的圣体躺在圣母膝上。作品精妙、虔诚,让修女肃然起敬,令画家赞不绝口。

在佩鲁贾,拉斐尔接受帕多瓦圣安东尼修女会的委任,大约于1504年创作的面板画:《圣母、基督及圣徒》(Madonna and Child Enthroned with Saints),科隆纳祭坛画。(公有领域)
《花园中的痛苦》(Agony in the Garden)。拉斐尔接受帕多瓦圣安东尼修女会的委托创作的作品,是祭坛前部的三幅场景画之一。(公有领域)
《前往各各他的游行》(Procession to Calvary),拉斐尔接受帕多瓦圣安东尼修女会的委托创作的作品,是祭坛前部的三幅场景画之一。(公有领域)
《圣殇》(Pietà),拉斐尔接受帕多瓦圣安东尼修女会的委托创作的作品,是祭坛前部的三幅场景画之一。(公有领域)

我可以毫不避讳地说,拉斐尔到了佛罗伦萨,见识了颇多出于大家之手的绘画作品后,很大程度地改变了他的风格、提升了他的艺术修为。相比起来,他以前的画风有如出自他人之手,远不如新风格纯熟。

拉斐尔离开佩鲁贾之前,阿塔兰塔‧巴廖尼夫人(Madonna Atalanta Baglioni)恳请他为圣方济(the Church of S. Francesco)的小礼拜堂画一幅面板画;但因时间关系,拉斐尔无法如其所愿,所以他向巴廖尼夫人承诺,等他从佛罗伦萨回来,无论多忙,都不再辜负她。

再入佛罗伦萨

就这样,拉斐尔再次来到了佛罗伦萨,在那里他以惊人的毅力,刻苦钻研艺术。百忙之中他仍不忘为圣方济教堂小礼拜堂的面板画制作草图,打算一有机会就如约付诸实施。

那段时日,商人阿诺罗‧多尼(Agnolo Doni)也住在佛罗伦萨,他请拉斐尔为自己和妻子画像。阿诺罗在其它事情上精打细算,却乐意在绘画和雕塑作品上破费(当然他也是尽量节省),因为艺术带给他巨大的快乐。

图为拉斐尔的作品《阿诺罗‧多尼》。此画及《玛德莱娜‧多尼》(Porträt der Maddalena Doni)是拉斐尔约于1506年为一对新婚夫妇绘制的肖像画。这一时期,拉斐尔正深入研究达芬奇的绘画艺术,特别是多尼夫人这幅,非常接近《蒙娜丽莎》。拉斐尔在研究中形成了自己的新画风:较达芬奇的画作而言,他的画整体更为宁静、平衡,背景不会喧宾夺主。这幅作品标志着拉斐尔在艺术上走向成熟。(公有领域)
图为拉斐尔的作品《玛德莱娜‧多尼》(Porträt der Maddalena Doni)。(公有领域)

拉斐尔绘制的这两幅肖像作品保存于阿诺罗之子乔凡‧巴蒂斯塔(Giovan Battista)美丽舒适的宅邸,房子是阿格诺罗亲建的,位于佛罗伦萨阿贝尔蒂广场附近的丁托里大街(Corso de’ Tintori)。【译注:画作现收藏于佛罗伦萨的乌菲兹博物馆(Uffizi Museum)】

《卡尼贾尼圣母》

拉斐尔还为多梅尼可‧卡尼贾尼(Domenico Canigiani)绘制了一幅圣母图,描绘了圣婴耶稣欢迎圣女伊丽莎白带来小约翰时的场景。画面定格在伊丽莎白抱着小约翰(见耶稣)的霎那,她单手将小约翰揽住,(脸却向上)以最生动的表情注视着圣约瑟夫,后者双手拄着法杖站着,扭头俯看她,似乎在赞美上帝的伟大,惊叹她如此年长,竟有如此年幼的孩子。

《卡尼贾尼神圣家族》(Canigiani Holy Family )也叫《卡尼贾尼圣母》(Canigiani Madonna)是拉斐尔于1507─1508年创作的木版油画。眼神、表情、动作等生动细腻地勾画了人物的特点和心理活动。现由德国慕尼克古画陈列馆(The Alte Pinakothek)永久收藏。(公有领域)

看到画面中这对年幼的堂兄弟亲密接触,所有人都会赞叹他们的情谊和对彼此的敬重;而人物头部、手、脚更是勾画得栩栩如生,每一抹色彩都如鲜活逼真的血肉之躯,不像出自艺术大师的色彩画就。这幅杰作后由多梅尼可‧卡尼贾尼的继承人收藏。【译注:现由德国慕尼克古画陈列馆(The Alte Pinakothek)永久收藏。】

拉斐尔——这位不同凡响的画家,在佛罗伦萨还学习了马萨乔(Masaccio)的旧作。当拉斐尔看到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的艺术造就,便更为刻苦地钻研绘画艺术,因而实现了在艺术和技法上的惊人突破。

拉菲尔在佛罗伦萨时,还与圣马可修道院(S.Marco)的修士画家巴托洛米奥(Fra Bartolommeo di San Marco)关系亲密。拉斐尔很欣赏他的绘画用色,便不遗余力地模仿。作为回报,拉斐尔教给巴托洛米奥透视的原则,直到那时,修士对此从未注意过。

《卸下圣体》

但就在他们二人的友谊渐入佳境之时,拉斐尔被召回了佩鲁贾。在那里他首先履行了他对阿塔兰塔‧巴廖尼夫人尼夫人的承诺——为圣法兰西斯科教堂作画。

我们前面讲到,拉斐尔在佛罗伦萨期间已绘制了草图。这幅画的画面极为神圣,描绘了基督的圣体从十字架上卸下后被带到墓地,圣体看上去鲜活又充满慈爱,让这幅画看起来就如刚刚发生一般。

在这部作品的创作中,拉斐尔想像了耶稣最亲近的和爱之至深的亲属在安葬最心爱的人之时所感受到的悲恸。而整个家庭的幸福、荣誉和福祉都取决于将要长眠的基督。画面中,圣母已经晕厥,所有人物都在暗自哭泣,特别是圣约翰,他双手合十,低垂着头,即使最坚强的心(看到此景)都会为此动容。

这幅画所表现出的认真、仁爱、艺术性与优雅,无论谁看到都会赞叹不已:为人物的气质风采、衣饰的美丽逼真……简而言之,为画面每一细节所展现的至高无上的卓越而惊叹。(待续)

《卸下圣体》(The Deposition,也译作《耶稣下葬》)。拉斐尔于1507年创作。(公有领域)

原文Life of Raffaello Da Urbino, Painter and Architec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点阅【《艺苑名人传》:伟大的画家、建筑师拉斐尔的一生】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构成一幅画面就像自己去组织一部交响乐队,演奏出谐和又带有变化的曲目。 如何把画面构成的基本原则——秩序、平衡、完整——带进画里,勾勒一座大山, 那就要有大师带路了。
  • 位处西欧的阿尔罕布拉宫,有着各式拱门、柱子、壁画、几何图形、迷人的花园、彩绘磁砖、拱形天花板、水景和装饰精美的墙壁。这座宫殿优雅而有活力,有着美丽的色调、装饰复杂的墙面以及不同的装饰元素层层交叠。
  • 音乐没有文字,却能传达情感与真理。乐曲《喜剧演员之舞》(Dance of the Comedians)正好是个绝佳例子。它是捷克作曲家贝德里赫‧史麦塔纳(Bedrich Smetana)在1870年创作的歌剧《交易新娘》(或译《被出卖的新嫁娘》,The Bartered Bride)第三幕中的演出曲目。
  • 《园中苦祷》是普桑刚到罗马时所绘,那是在他作为古典主义画家声名鹊起之前。他受到了最出色的前辈艺术家──意大利文艺复兴巨匠拉斐尔、米开朗基罗和提香等的影响,也从古希腊和罗马艺术中汲取了营养。普桑在画中创造的场景是如此宏伟高眇,观看这幅画时,我首先想到的不是“痛苦”,而是信仰、希望,还有谦卑。
  • 西蒙‧彼得扎诺不但是艺术史学家,更是著名的巴洛克绘画大师卡拉瓦乔(Caravaggio)的老师。然而,他却只被认定是一位有能力但不出色的艺术家。仔细检视可知,历史上有许多艺术家的贡献着重在奠定基础,而让杰出的后辈得以在日后崭露头角成为大师。彼得扎诺可说是个绝佳例子,他迈出的第一步成就卡拉瓦乔日后的完美。
  • 圣但尼修道院位于巴黎近郊,是法国最早、最古老、也最重要的修道院。圣但尼(St. Denis)是位早期的基督教殉道者,他在修道院附近遇害,于是成为法国的守护圣徒(patron saint of France)。圣但尼修道院与法国王室之间关系紧密。殉道者圣但尼和历届法国国王都安葬于此。
  • 先看伦勃朗的画,从他成名作《解剖课》到最后的《自画像》,从辉煌到没落,四十年来,尽显他一生起伏开阁的苍凉。作为一个生命的记录和观察者,伦勃朗最终了解,艺术家最大的幸福是“体验人生”。再看维米尔,从《代尔夫特小镇》平静的水天之光到《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唇、眸、耳环上的高度亮点,擅于捕捉光的颜色的光学大师维米尔创造了和伦勃朗迥然不同的光世界,两人相映成趣,留给世人无限美好的忆想。
  • 我们都听过这样一句话:“美与不美,全在观者。”(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不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否有道理?千百年来,关于美是什么、为何重要,以及美的起源,先人圣哲们一直争论不休。
  • 1820年,意大利杰出的新古典主义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Antonio Canova)完成了一座大理石雕塑作品《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但观者评价两极。雕像采坐姿,尺寸比真人高大,打扮像罗马君主,年约中年;华盛顿态度轻松、充满自信地看着手握牌匾上亲笔写的内容。
  • 瓦津基宫位在占地约180英亩的庄园里,庄园内还有几座新古典主义建筑和广阔的英式花园。来自意大利科莫湖(Lake Como, Italy)的宫廷建筑师多米尼克‧梅里尼(Domenico Merlini)和德国萨克森州德累斯顿(Dresden, Saxony)的约翰‧克里斯蒂安‧卡姆赛泽(Johann Christian Kammsetzer)在兴建宫殿时,参考意大利各时代建筑,灵感包括美第奇别墅(the Villa Medici)的风格主义(或称矫饰主义,Mannerist style) 、卢多维西别墅(the Villa Ludovisi)的巴洛克风格(Baroque style),以及阿尔巴尼别墅(the Villa Albani)的新古典主义风格(Neoclassical sty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