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会议上华女痛苦讲述:父亲疑被活摘器官

人气 3857

【大纪元2022年07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美国华盛顿DC报导)“当看到父亲遗体时, 我仍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让我最为震惊的是——他喉咙上那道粗粗的黑色缝线,切口一直延伸到他的衣服里。”

“他们(叔叔和婶婶)趁警察不注意的时候,撕开了我父亲的衣服,发现那道切口从喉咙一直延伸到腹部。他们用手按压父亲的腹部,发现里面塞满了坚硬的冰块。”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这是现居美国的韩雨6月30日在华府举行的国际宗教自由峰会法轮功专场会议上的痛苦陈述。她表示,父亲遗体内塞满冰块,疑被中共活摘器官

韩雨的父亲韩俊清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窦店村人,1997年修炼法轮功前,患有心脏病、高血压,双腿常年起泡流脓;修炼法轮功后,不仅身体痊愈,而且改掉了抽烟、喝酒和暴躁脾气等坏毛病。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是以“真、善、忍”为原则的佛家上乘修炼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动作,祛病健身效果神奇;1992年在中国传出,广受欢迎。中共公安部内部统计显示,1999年前,法轮功学员人数达7,000万~1亿人。1999年7月,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下令对法轮功血腥镇压。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监禁,遭受酷刑,被致残、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

2004年2月,韩俊清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中共抓捕,5月4日,即被迫害致死。当局出动上百名警察,强行火化遗体,疑掩盖活摘器官罪行。

就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的问题,2022年度国际宗教自由峰会共同主席卡特里娜‧兰托斯‧斯威特(Katrina Lantos Swett)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说,“我们知道,法轮功学员是(中共)这一反人类罪的主要受害者。中共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是压倒性的;详细的证据证明,这一行径还在继续。”

6月28日~30日连续三天参加了国际宗教自由会议的莎朗‧莫尔丁(Sharon Maulding)女士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活摘人体器官,“这让我哭泣。我非常伤心……这是邪恶、邪恶、邪恶(所为)。这是魔鬼的行为。”

韩雨发现父亲疑被活摘器官的经历和中共活摘器官的问题,也被制作成两分多钟的短片,在6月29日下午国际宗教自由会议的主会场播放。图为短片播放现场。(李辰/大纪元)
韩雨6月30日所讲述的发现父亲疑被活摘器官的经历和中共活摘器官的问题,也被制作成两分多钟的短片,在6月29日下午国际宗教自由会议的主会场播放。图为短片播放现场。(李辰/大纪元)

韩雨发现父亲疑被活摘器官的经历和中共活摘器官的问题,也被制作成两分多钟的短片,在6月29日下午国际宗教自由会议的主会场播放。

短片也回顾了加拿大知名律师大卫‧麦塔斯在发布中共活摘器官的首份报告时所说,“这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见的邪恶。”

短片还收录了英国独立人民法庭——“中国法庭”所作出的结论:“活摘良心犯器官在中国大规模进行多年,并且,在今天还在继续。”“法轮功学员是其中一个——而且可能是主要的——人体器官来源。”

2022国际宗教自由会议主办方也在其官方推特和脸书上发布了这个短片,以下是推特链接:

以下是韩雨6月30日发言稿的全文翻译:

我的名字叫韩雨。我相信我的父亲韩俊清是中共活摘器官的受害者。

我14岁、弟弟9岁时,我的父母因为修炼法轮功被警察抓捕。这对我们来说,是段非常艰难的经历。在学校,其他同学的父母告诉他们的孩子要离我们远一点,因为害怕受到牵连。我的弟弟因此变得非常内向。

父亲被抓了几次然后被送进劳教所,他在那里受到酷刑折磨。他最后一次被抓是在2004年2月,当时我19岁。他被关押在北京的房山区看守所。 5月4日,父亲被迫害致死。

警察说,父亲死于心脏病。我觉得这一定是个错误,因为他(修炼法轮功后)一直那么健康。

2004年6月18日,在我父亲去世一个多月后,警察允许我们家人去看遗体。

那一天,很多警车和警察严密监视我们。我们不被允许给父亲换衣服, 他们也禁止我们带相机。只有近亲才被允许看到遗体。在警察的严密监视下,我们只被允许一次两人轮流去看。

当看到父亲遗体时, 我仍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父亲躺在那里,身上淤青遍布。他的脸很憔悴,有几处伤口。

虽然他的脸化了妆,但我仍能看出来他的左眼处缺了一些皮肤,脸颊也有瘀伤。

让我最为震惊的是他喉咙上那道粗粗的黑色缝线,切口一直延伸到他的衣服里。 我走过去,解开衣服的扣子检查伤口。但就在我解开两颗扣子的数秒后,警察立即阻止了我,将我的家人赶了出去。

接着,我的叔叔和婶婶走了进去,他们趁警察不注意的时候,撕开了我父亲的衣服,发现那道切口从喉咙一直延伸到腹部。他们用手按压父亲的腹部,发现里面塞满了坚硬的冰块。

叔叔很生气,质问警察对我父亲做了什么。警察说,这是因为做了尸检。但是,我的家人没有同意尸检,警察也拒绝出具尸检报告。

在我们看了之后,父亲的遗体在警察的监视下被转移到火葬场。他们把父亲的遗体搬上车时,我的继母发现父亲的手臂,折断了。

很多问题萦绕在我的心头:如果尸检的目的,是为了确定死因,那么,如果父亲被折磨致死,警察就确切知道他是怎么死的。那他们为什么要做尸检呢?

那时候,中共秘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还没有曝光。直到三年之后,我才了解。

2007年夏天,我在上网的时候,一条中共活摘器官等罪行的消息突然出现在腾讯QQ平台。我看完那个报告,全身都在发抖。我无法相信发生了这样邪恶的事情。

我想到了父亲的死和遗体上那道切口和缝线,那清楚地显示,父亲的器官被摘取了,并且,可能是在他活着的时候。

当我意识到的时候,(巨大的痛苦)向我袭来。我无法想像他在临死前遭受了什么。那个晚上,我一直在哭,直到晕过去。

每次我在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都会很痛苦。但我希望父亲的死没有白费。

我们能够制止中共活摘器官。在更多无辜的人因信仰被杀害前,我们必须这么做。

韩雨参加2022年度国际宗教自由峰会。(李辰/大纪元)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遭绑架第二天 法轮功学员李国勋被迫害致死
EndCCP队员江晓文谈认清中共的心路历程
中共酷刑专家再出毒招 用“工具箱”实施性迫害
【独家】调查铁链女遭打压 前媒体人逃美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卢比奥:抗中共威胁 三个关键点
【未解之谜】摸骨高人:是人的不多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