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拜登政府须坚定对华“战略决心”

人气 1393

【大纪元2022年07月17日讯】拜登政府对华政策一再摇摆,受到多方批评。例如,美方正筹划拜习会,也放风可能缩减对华加征关税;但国会这边则给中共一个冷脸。

7月14日,众议院通过年度《国防授权法案》(NDAA),授权2023财年近8,400亿美元的国防开支。这较拜登的要求高出370亿美元;而此前,参议院军事委员会较拜登的要求更高出450亿美元。共和党人和相当多的民主党人认为拜登的要求——已经比上一年度增加了300亿美元——不足以跟上失控的通货膨胀并应对中共和俄罗斯带来的挑战。

虽然现在到12月拜登正式签署2023年度《国防授权法案》,中间还有一个谈判过程,但国会的国防拨款高出政府预算草案则成定局。而且,这已不是第一次了。上个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就比拜登最初向国会提出的要求多出250亿美元。自1961年第一个《国防授权法案》获得国会通过以来,调高预算这样的事情并不多见。

“国防预算是战略决心,而非购物账单”,这是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名誉主席科德斯曼(Anthony H. Cordesman)的话,精准而生动地道出了国防预算的内涵。从这个角度讲,美国国会比行政当局对国际形势的判断更严峻,感受中共的威胁更深刻。而科德斯曼对拜登政府2023财年国防预算的评价则是“战略空虚不明的新财年”。

事实上,面对当今的高通货膨胀,美国国防预算将要支撑的究竟是“马力开动的民主兵工厂”还是“泥足徘徊的古老巨人”?这是颇有争议的。

今年3月28日,五角大楼公布2023财年国防预算,达到8,133亿美元的历史新高,其中能源部及其他国防相关预算403亿美元,国防部预算(军费)7,730亿美元。意味着美国国防预算从此进入8,000亿美元时代。

不过,如果使用通货膨胀折算后的国防预算真实绝对值,2023财年国防部预算(7,730亿美元,系指拜登政府预算草案,非《国防授权法案》所正式确定之数,下同)相较2022财年国防部预算批复,真实增长0%;相较2021财年国防部决算,真实增长2.8%;相较2020财年川普政府峰值国防部决算,缩减2.6%。

更重要的是,奥巴马政府于2014财年提出“第三次抵消战略”(即以新的军事技术革命击败对手,这主要针对中共)以来,历经8年,现在正处关键时期,其能否取得成功,预算支持是个基本因素。而当前国防预算中的研发和采购经费占比,能否打开新军事革命之门,仍有疑问。

还是拿数据说话。虽然自2013财年以来,美国国防部预算中采办经费的占比整体处于上升状态(研发预算占比由2013财年的10.99%已累计增长至2023财年的16.83%,采购预算占比由2013财年的17.69%累计增长至2023财年的18.88%,两者整体占比由2013财年的28.66%已累计增长至2023财年的35.70%)但历史考察,35.70%这个数值,只略高于70余年历史中位数的35.01%,其略低于历史均值的36.12%。而在“第一次抵消战略”(建立了核武器优势)与“第二次抵消战略”(建立了信息化与精确打击能力,1990海湾战争中首次得到大规模综合应用)的1950年代与1970年代,采办占比最高曾达到43%至46%的水平。

综上所述,无论是从国防部预算的真实增长率,还是从国防部预算中采办经费占比来看,拜登政府的“战略决心”都是“差强人意”的。

而这个“差强人意”,反映的是拜登政府国家安全战略的不够明确。例如,拜登政府执政一年有半,尚未出台《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为什么“不够明确”呢?笔者以为,核心在于如何应对中共没有定案。

从拜登执政伊始,2021年3月3日颁布《国家安全战略临时指南》;2022年2月11日,颁布《印太战略》;5月26日,国务卿布林肯发表本届政府对华政策演讲;中共一直是美国国际战略的中心所在。但是,无论是早期的“竞争、合作、对抗”(Compete, Collaborate, Confront)还是最近的“投资、协同、竞争”(Invest, Align, Compete),拜登政府对华政策都内涵不清,且由于逻辑缺乏一致性而左右摇摆。

虽然拜登政府认识到:第一,中共是世界上唯一有能力全面挑战美国霸权的政权,是美国最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第二,中共正在破坏和“修正”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必须调动全政府、全社会力量,运用所有的战略工具在全球范围内遏制中共;第三,中美战略博弈的胜败决定了国际秩序的未来,未来十年将是“决定性的十年”。

但在操作上却大异其趣:政治方面,主动降低对抗调门(中共方面所谓“四无一没有”),寻求“合作空间”;经济方面,不再寻求“脱钩”,改为“精准遏制”(“再挂钩”+“小院高墙”);军事方面,从上届政府的“以实力求和平”调整为“综合威慑”;科教文化方面,重持开放态度。

这些都鲜明揭示了拜登政府对华“战略决心”之严重不足。

笔者在《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教科书》一文中提出,现在是把中共送进垃圾堆的一个历史性时刻,美国“完全可以阔步前进”,争取类似里根政府促进苏联解体的功勋。

当今中共末路狂奔,危机重重;当然,美国自身也有严重问题。但美国对华政策的关键是,“极端的战略竞争”中,谁更能承受损失和代价?这不是说要美国来解体中共(这主要是中国人民自己的责任),而是说美国要在中共解体的历史过程中发挥促进作用,千万不要帮助中共苟延残喘。

拜登政府应该认识和抓住当今的历史性机会,坚定“战略决心”。否则,用中国古话讲,“天予不取,必受其咎;时至不迎,反受其殃”。其审思之!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拜登的对华“战略模糊”还能坚持多久?
美议员促拜登政府对中共采取更强硬政策
王赫:拜登政府消减对华加征关税之方案研判
美众院通过国防授权法案 增370亿美元预算
最热视频
【天亮时分】李克强班底70%被清洗
【新闻看点】侵台时间定?传习给王沪宁新任务
【全球新闻】一国两制破产 王沪宁要编对台新论
【中国禁闻】机密文件揭中共谎报染疫死亡数据
【环球直击】中国卫星公司暗助俄罗斯 被美制裁
抓捕传闻纷扰 江泽民嫡孙能躲过大劫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