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典集锦】“人而无仪 不死何为”

宴会上一首辛辣的诗 道出他的结局

文/杜若
“春秋时期邾大宰钟”,附清代乾隆时期紫檀木架。(故宫南院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9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齐国左相出访鲁国,他那豪华的车子引起了人们的注意。鲁国大夫叔孙豹善于预测,当即预料了左相的结局。宴会上,齐国左相举止失礼,叔孙豹辛辣地讽咏道:“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看那老鼠都还有张皮,这人却没有礼仪,不死还等什么?面对如此辛辣的讽谏,齐国左相又做出了怎样的回应?

襄公二十七年,齐国左相庆封来到鲁国访问。春秋时期,诸国之间国相访问时而有之,本也无可厚非,但是一辆华丽的车子引起了鲁国大夫的注意。

孟懿子(?-前481年,孟孙)对叔孙豹(?-前538年)说:“庆封的车子,不是很华丽吗?”叔孙豹说:“我听说:‘服美不称,必以恶终。’(华丽的服饰和人若不相称,最终必会招来恶果)。只是华丽的车子有什么用呢?”

宾客到访,自然少不了宴饮。叔孙豹设宴招待庆封,为他接风洗尘。然而宴会上,庆封的表现频频失礼,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为了提醒庆封要保持风度,叔孙豹为他赋了一首诗《相鼠》,非常辛辣的讽谏左相。《相鼠》是《诗经·鄘风》中的一章,全诗曰: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叔孙豹借着《相鼠》说,看那老鼠还有张皮,你庆封身为左相,居官高贵显要,却没有礼仪,那和爬上高处偷食苟得,不知廉耻的老鼠有什么区别?人们都以威仪为贵,如今左相身居尊位,却没有威仪,还要代表齐国出访鲁国,实在是伤化败俗。一个人“无仪、无止、无礼”,外表没有威仪,内心没有羞耻,不懂节制,连言谈举止也都不得体,一个身为贵族的人,起不到应有的表率作用,还不如一死了之,还少些祸害。

叔孙豹的话或许带有诅咒的意味。但回溯昔日,齐国崔杼弑杀齐后庄公,得到了庆氏的支持。崔氏弑君后,崔杼担任右相,庆封任左相,二人共同把持齐国大权。了解了庆封上位的历程,再来看叔孙豹的讽谏,或许也就不为过了。

春秋时期,在宴会上,如果东道主对宾客赋诗,宾客应当答赋,或者称谢,是为礼。叔孙豹讽诵《相鼠》,可谓辛辣露骨。一个人稍通辞令,估计也就明白了叔孙豹的用意。但是庆封辞令不精,诗赋不通,那么直截了当的诗文他也没有听懂,听罢诗文,仍旧坐在席位上,没有答赋,也没有回礼,再次表现得很失礼。

叔孙豹从评价左相的车子开始,就预知了庆封的结局。一个国相没有礼仪风度,即使穿再华丽的衣服,乘坐华丽的车子,又有什么用呢?他的贪妄之心没有止境,德不配位,只会招来灾祸罢了。

崔杼联合庆封弑君前,大臣卢蒲嫳的哥哥卢蒲癸原本是齐后庄公的属下。公元前548年,齐后庄公因与崔杼之妻东郭姜通奸,被崔杼联合庆氏所杀。卢蒲癸因此逃到了晋国,其弟卢蒲嫳假意投靠了庆封。

自崔杼拥立的齐景公即位后,庆封身居左相,和右相崔杼的摩擦越来越多。公元前546年,庆封唆使崔家兄弟们自相残杀,导致崔氏满门尽灭。此后庆封大权独揽。

庆封在其位,不谋其政,平日喜欢打猎,嗜好喝酒,将大权交给了儿子庆舍后,他就带着妻妾和财物迁到了大臣卢蒲嫳家里,两人每天跟妻妾喝酒取乐。

因卢蒲嫳和庆封的关系,他的哥哥卢蒲癸后来也得以回国,做了庆舍的家臣,受到宠信。庆舍还把女儿嫁给了卢蒲癸。卢蒲癸和王何两人虽然担任庆舍的侍卫,但一心想着为齐后庄公报仇。

庆舍在丧亡之前,卢、王二人曾经占卜,看看是否能打败庆氏。二人故意把卦象拿给庆舍看,并说:“有人为攻打仇人而占卜,谨敢奉献卦象。”庆舍看了看说:“结果显示攻下了,见到了血。”

庆氏专权,荒淫无度,不少人密谋着推翻庆氏。田氏家族的首领陈无宇(田桓子)随庆封在莱地打猎期间,他的父亲陈文子(田文子)知道内乱将要发生了,派人召唤他回去。陈无宇托言母亲生病,请求回家。庆封占卜了一卦,陈无宇捧着龟甲说看到死的卦象,于是庆封就让他回去了。

齐国大夫庆嗣听说这件事,预感不妙,知道有祸事将要发生了。他告诉庆封不要再打猎了,赶紧回去。秋祭之时一定会发生灾祸,现在回去还来得及阻止。但是庆封不听,也没有悔改的意思。庆嗣看到庆封的表现,知道一旦内乱发生,庆封只有逃亡一途。

不久之后,果如庆嗣所言,在祭祀时贵族发动政变,卢蒲癸和王何袭击了庆氏。庆舍死亡,庆封闻讯后仓皇逃亡到了鲁国。

这回叔孙豹又再次设宴款待他。作为被款待的宾客,庆封却先行祭祀,没有让主人率先,这个违背礼仪的行为使叔孙豹很不高兴。于是叔孙豹请乐工歌咏《茅鸱》诗,以讽谏无礼之人。这次庆封仍然没有听懂,也就没有回礼答赋。

后来齐国派人到鲁国责问收留庆封一事。庆封转而逃到了吴国。

吴越二国相邻。《韩非子》记载庆封曾打算逃到越国。当时的越国算不上大国,庆封却打算逃到如此偏远的地方。当时族人问庆封:“晋国比较近,为什么不去晋国呢?”庆封说:“越国遥远,有利于避难。”族人说:“如果你能改变作乱的心,居住在晋国就足以安定了;不改变贪妄作乱的心,即使逃到遥远的越国,难道就可以安然吗?”族人点到了庆封的根本问题——想要避难不在于远近,而在于你是否能够真正地弃恶从善,那才是保护身家性命的泰然之道。

从《左传》记载看,庆封最终逃到了吴国。后人难以揣测,吴王余祭究竟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措,不仅把朱方封给了庆封,还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这个出逃的左相就带着庆氏家族人居住在朱方。随着不断地经营,后来庆封拥有的财富比他在齐国时还要巨大。

一个曾逃亡的齐国政要,在吴国混得风生水起。齐国众人于是围绕财富话题,展开了一场风评。大夫子服惠伯对叔孙豹说:“天殆富淫人,庆封又富矣。”意思是大概上天要让坏人富有的,你看庆封又富起来了。

叔孙豹评价说:“善人富谓之赏,淫人富谓之殃。天其殃之也,其将聚而歼旃?”好人富有那叫奖赏,坏人富有叫做灾殃。恐怕上天是要降灾于他了,打算让他们宗族聚在一起被灭尽吧!虽然庆封在吴国变得更加富有了,但是叔孙豹认为,坏人的富有是上天将要降灾的方式。

人间世事无常,难以预料。在先贤眼中,总有规律可循,从点滴迹象就可预知最终的结局。

到了楚灵王三年(前538年),楚灵王会盟诸侯,攻打到朱方,不仅诛戮了庆封,还屠灭了他的全族。叔孙豹先前预测的话,八年后最终成了现实。

一个人享有福分本就无可厚非,拥有财富也不是罪过,有罪的是淫邪无止,不肯弃恶从善的贪妄之心吧。

参考资料:
《韩非子·说林上》
《毛诗正义》卷三
左传正义》卷三十八
《左传》襄公二十七年至二十八年@*

点阅【汉典集锦】相关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水浒故事中,每当豪杰出场,必有诗文介绍其名号与绰号。唯独武松出场时,绰号一直空悬未着。
  • 古代的史家并不避讳将神奇的预言采撷入史,三国相关的史料中,关于预言的记载很多,其中不乏采自谶纬之言。
  • 《三国演义》开篇第一回,以“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观点,概说东汉末年由一统江山分裂为三国鼎立的局势。然而,历史大局的演变,真的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结果吗?
  • 汉灵帝熹平五年(公元176年),一日,沛国谯县的天空中,一只散发着金黄光芒的黄龙,轻盈矫捷地遨翔天际。百姓们纷纷举头注目,大感惊奇,消息也不迳而走,传到了京城。
  • 西汉末期开始,民间就流传着一则语意不明,扑朔迷离的预言:“代汉者,当涂高也。”
  • 西游记
    八戒相貌欠俊,怕吓着众人,于是嘴拄着墙根,死也不动。悟空见朱紫国挂了皇榜,于是念声咒语,揭了皇榜,悄悄塞到八戒身上。国王久病不愈,难道需要“八戒”?悟空进宫给国王治病,他的孤拐脸把国王吓得战战兢兢,为何悟空说他一千年也好不了?悬丝诊脉、三折肱又有怎样的含义?重温西游故事,试探其中寓意。
  • 西游记
    经过繁华的闹市,向来嘴馋的八戒却与美食失之交臂,这其中有哪些寓意?悟空与八戒携手买调和,看似日常生活化的描写,是否有什么隐喻?换个角度看西游,会发现不一样的义趣。
  • 金庸著名小说《射雕英雄传》曾有这样一段描述:成吉思汗在完成霸业后,听郭靖提起岳飞抗金事迹的往事,慨然叹道:恨不得早生百年与这位英雄交手!虽然是小说情节,但也说明了这支中国最强军队的超强战力。在史实中让西方文明闻声色变的蒙古铁骑,面对已衰亡的金兵仍打得相当吃力,而岳飞的岳家军面对全盛时期的金兵则每次以少胜多,让金兵首领金兀术留下“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千古名言。
  • 三国故事中,神卜管辂,神医华佗,隐士娄圭,每一个名字都很灿烂。光辉的名望下,交织着精彩的传奇,神奇的故事。吾辈津津乐道,谈论不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