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上海78家盲人店主集体维权

人气 1473

【大纪元2022年07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凤华、顾晓华采访报导)上海78家盲人按摩店的老板集体维权,遭当局镇压。有盲人按摩店老板7月27日向大纪元反映,自6月以来,他们多次集体去上海市残联上访,要求租房补贴等救助。他们不但被残联拒之门外,还被警方限制人身自由。

残联大门紧闭 盲人脚趾被夹出血

今年3月下旬至6月初,在上海疫情封控期间,很多盲人经营的按摩店被迫关闭。自六月以来,78家盲人按摩店的维权代表,多次集体到上海市残疾人联合会(残联)上访,要求租金补贴、疫情补贴和立即复工复产等,希望残联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一段视频显示,众多盲人聚集在上海残联门口,打出维权横幅,并高喊口号:“残疾人要补贴,残疾人要生活,我们要见残联领导!”

视频中,有盲人维权者被警察限制自由。“你看,我们这些盲人全被关在里面,不让我们出去。中午吃饭也不让出去。你看,这就是警察对付残疾人的手段。”

浦东一位盲人按摩店老板廖先生7月27日对大纪元表示,自6月以来,盲人按摩店经营者多次集体到上海残联维权,有一次,残联强行关闭大门,不让盲人进去,结果双方爆发冲突,一名盲人的脚趾被残联的大门夹伤,鲜血直流。

廖先生说:“6月29号,把我们圈到院子里面,公安局(的人)里面看着。(维权者)大概五十多人。因为他(残联)不让我们进去,有一个女的,在残联推门的时候,脚压骨裂了,也没有治疗。她现在一个多月也不能下地,都是在轮椅上。”

廖先生说,当天,公安人员把他们都骗到一个院子里,限制人身自由。

他说:“那边公安局的人说,‘残联领导在另外一个地方接待你们,给你们登记解决问题。’把大家骗到一个院子里面,在残联附近,然后铁门关起来,里面十几个警察,外面十几个警察,不让盲人出来,怕社会上人知道。也不能拍照,他怕社会影响不好。关了大概三四个小时吧。盲人要出去吃饭,也不让出去,就在喊。有的盲人说,警察打人了。

“残联来说,那个区、街道来解决我们的问题。把大家骗走了。然后,我们区和街道回去以后,一直到现在也没解决问题。”

当局欺负残疾人

廖先生对大纪元表示,盲人们持续去上海残联上访,但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廖先生说:“7月6号也来了十几二十个人(维权),然后,今天(27日)来了八九个人,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回复。”

廖先生说,他们要求见残联的领导,但被拒之门外。“在残联,要见领导,他们不让我们见。大家推门,就有点冲突了。他们态度很差。今天也是说,“你们不要无底线”,说我们撒谎(脚受伤的事),骂我们残疾人,我们本来就是个弱者,现在这么欺负我们。”

廖先生说,从三月底封城,就没生意了,没法活了。

他说:“三月底封城的时候,我们就没生意做了。城管让广告牌拿掉,借口两会,两会在北京,跟上海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大多数都是盲人,我们盲人,百分之九十九的,基本都是做盲人按摩,没有其它的行业可选择。我们自食其力,凭自己的双手来努力,平常也没找过残联帮忙。这次是疫情,实在是没办法了,没法生存,要倒闭,没法活了。

“找残联帮我们反映,残联是我们的组织机构,是我们的娘家,让他们来发声,到市政府,申请这个救助,因为全国很多地方都有。三四线城市都有,大上海是领头羊,这么大一个国际城市,不可能不管我们最底层的、最可怜的盲人,对吧,现在是不管不问。”

屡次上访未果 网上帖子被删

廖先生对大纪元表示,6月以来,上海78家盲人按摩店的代表集体上访至少6次,至今没有任何答复。

他说:“我们开盲人按摩店不能营业,就没有任何收入。现在,我们是向上海市残联诉求,是申请房租救助。现在任何反应都没有,我们已经来了六次反映(情况)了。上海信访我们也去了两次了,现在没有任何答复。

“我们第一次是5个代表。6月6号,来到市残联信访这边,刚开始说,是疫情不接待,在外面把我们78家盲人按摩店的诉求材料接了。6月14号,我们又来了,还有其他经营者一起来的,十几个人吧。6月21号,我们大概二十多个人又来了,打横幅,用喇叭喊‘残疾人要生活,残疾人要见残联领导’,也是没解决问题。”

廖先生表示,6月29号,大概有五十多名盲人再次去上海残联上访,因残联强行紧闭大门,不让他们进去,双方爆发冲突,一位盲人的脚趾被大门夹至骨裂,血流不止,残联工作人员不予救治,也不闻不问,态度极为冷漠。他们的诉求亦未得到解决。

“后来,7月6号,大家又去,还是没有解决。然后,大家就写信给‘中残联’领导,然后,很多地方转帖子。”

廖先生说,当局删帖封锁消息。“现在很多公众号啊,微博上都在转载,但是被他们删除,政府不让发,把有的公众号上的文章都给屏蔽掉了。我们转视频,转发消息,很多都发不掉,有的发了被删除,有的视频也转不出去。现在我们转发的东西基本都被删除掉了。”

(网络截图)

据网上流传的署名上海残疾人协会的“情况说明”中称,对于“网上出现盲人推拿店求救无门,面临倒闭的传闻,上海市残联已于6月24日给予答复”。对此,廖先生表示,这是假新闻。

他说:“7月15号出了个假新闻,说对这些盲人做了好事了,弄了房租啊,做了好事。其实,什么都没有啊!”

大纪元记者7月27日致电上海市残联,求证廖先生反映的情况,一名接听电话的女工作人员要求记者留下联系方式,但未回答记者提出的任何问题。

求助残联屡遭拒 盲人看不到希望

廖先生表示,有人对参与维权的盲人说,“要体谅政府,体谅国家”。对此,他表示,“我们也在拚命地工作创造价值,不给社会增加负担。但是,当你们沐浴在阳光下,穿行在城市中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想过,有一群人,他们从来不知道这个城市的霓虹是有多美,天空有多蔚蓝?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长得什么样子,也不知道自己长得什么样子,更不知道自己的爱人长得像什么样子,甚至连自己的孩子长得什么样子,也都不知道。

“如果没有人帮助他们,就连自己的家门都走不出去。他们无数次想睁大眼睛,想看看这个世界的美,想知道,清晨和黄昏有什么区别,想知道白天黑夜到底有什么不同?

“每次我爱人跟我说,我就想看看你长什么样子的时候,我的心就像被一只手狠狠地捏住了一样。我真的好想好想把我的眼睛掏出来,把仅存的微弱视力给她。当他们遇到自己无法抗拒的困难的时候,摸着黑磕磕绊绊去找残联求助,却遭到残联的拒绝和不作为,不是我们没用,也不是我们不想努力,实在是失去了光明。

“以后的生活实在是太艰难了,你们也可以试一下,把你双眼蒙起来,你试着去生活10天半个月感受一下,也许你们就知道,这种在黑暗中挣扎度日的感受了!”他说。

廖先生表示,7月10日,他们又向中国残联申诉,至今没有收到回复。他感到真的很无奈。

盲人诉求合法 被逼上梁山

上海长宁区一家盲人按摩店的老板李先生7月27日对大纪元表示,盲人维权是合法诉求。

他说:“维权过程就是按照《残疾人保护法》,这个是合法的诉求。维权时横幅当场就收掉了,包括我们现在的微信群都是被监控的。只要我们在群里说什么,比如说约好了,然后再去市政府那边去,马上就被阻止了。有些民警,也不知道是哪个部门,在店门口拦着。我有的时候就被他们拦掉了,有的人是在地铁拦住,不让去上访。”

“一共合起来至少上访了六次。前两次接待我们说,帮忙处理,然后问题一直不处理。然后,我们人越聚越多,政府说,没有对口的政策,驳回上访。

“最大的诉求是,参照国营房子六个月补助,我们也要享受相同的待遇。第二就是,在这个疫情期间,我们亏损了很多,需要一些救济补助。我这家店亏损十一万元左右。所以要求政府救济。

“还有一个就是,据我知道,不算是我们这个群体,比如像一些忧郁症之类的,就光我知道的自杀的,附近就有四起。这个政府也不给报导。甚至有些正常人也自杀了,哎!”

李先生表示,如果得不到政府救助,他的店面临倒闭,不知该怎么办。

他说:“我们店真的要倒闭,大概影响的就是十几个人,面临着重新找工作的问题。如果一直不管我们这群体,我们肯定一直会跟政府反馈下去。这些人失业的话,对社会来讲,其实是不稳定的,我们肯定要没饭吃了,你说我们怎么办?”◇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投书】烟台胜利片拆迁异地安置户维权上访
长沙村民被一骗再骗  维权上访遭警殴
十余省市教师新一轮维权上访 内蒙古2人被拘
黑龙江万名教师维权上访 无官员接待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美军看穿歼-20 台海空优有说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