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荣休主教陈日君站在被告席:黑暗中等待黎明

人气 2116

【大纪元2022年09月30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理尔、张瑛瑜综合报导)年届90、遭港府拘捕的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9月26日站在被告席上。罗马天主教廷对此的默不作声,遭到天主教内外的批评,同时亦引发了对中梵关系的热议。

有评论认为,陈日君“被教宗抛弃”;有意见认为中共是看准梵蒂冈现时的软弱,所以毫不避讳高调拘捕陈日君。事实上,无论天主教香港教区以至教宗,就该事件均在中共面前显得迟疑。

陈日君因作为香港“612人道支援基金”信托人被指涉嫌勾结外国势力,早前被警方国安处以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拘捕,这是港府在中共治下首次拘捕现任枢机

陈日君28日主持弥撒,被拘捕对他来说只是再次历练。他今年5月被警方拘捕之后曾说教会“要殉道是很正常的事”。

曾任教于国家神学院 深刻感受大陆教会苦况

陈日君成为“敏感”人物,源于他长期以来对抗中共。陈日君1948年来港入读修院,1961年在意大利晋铎,正式成为神父。直到1973年,陈都在香港圣神修院神哲学院执教。

1989年至1996年,陈日君每年回大陆教书半年,总共到过七个不同的教区:上海、西安、武汉、河北石家庄、沈阳、浙江省以至北京的国家教区神学院。

“在中国教学的七年间,我尽量规行矩步,从来没有公开指责当时那些不理想的情况。我需要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想牺牲这个可以教育年轻中国神学院修生的机会。这时期,我最重要的责任是去了解、观察,和明白这个时代的真实情况。”

中国共产党严格管制宗教信仰,根据人权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在2020年的报告指中国所有宗教领袖都必须接受政治可靠性审查,例如遵守中共政策。中共藉由控制一切宗教活动和信仰,来确保国家认可的思想。因此很多不承认官方宗教的人士转而成立地下教会。

七年的生涯中,陈日君深刻感受到大陆教会的苦况,也自此开始积极反对中共极权,并为1200万的大陆天主教徒争取宗教自由。

陈日君坚拒中共剥夺港人自由

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中国,陈日君择善固执,率直敢言,更坚守港人自由,多年来多次公开高调声援社会事件并批评港府某些决策。

在2001年居港权争议中,大陆父母在港诞下子女被界定为没有居港权,当时正以法律途径争取居留权,而港府则指在判决前儿童不得上学,当时陈日君作为香港教区助理主教,公开呼吁天主教学校收留无证儿童读书,被政府警告“可能犯法”。

2002年陈日君任香港教区主教。

2011年他反对政府强推“校本条例”,认为会削弱办学团体自主权,并为此与政府打官司,败诉后又禁食三日表示哀痛。

2006年,陈日君强烈批评北京政府将民间修炼团体法轮功,以企图颠覆中共政权为名定为非法组织。他说:“如果你要帮那些弱势的人讲话,那些没有机会出声的人讲话,你要讲得大声一点才行,否则人家听不到。”

2014年他支持“占领中环”争取香港特首由市民普选,他又说:“无民主等如无自由,无自由就好像奴隶。”

到2019年反送中运动后,中共图穷匕见打压港人。陈日君2020年1月在英文《大纪元时报》的访问中,形容情况是一场战争:“因为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个极权国家——中共。所以不是仅仅面对香港政府,香港政府可能只是一个傀儡。”

陈日君当时直言,如果香港人被剥夺了所有的自由,将会变得和中国的其它城市一样:“我们都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也许他们现在已经达到了某种程度的繁荣。也许现在许多人已经脱离了贫困,但是整个国家的精神层面都沉沦了,绝对是‘奴隶制’了。我们都知道(在那里)天主教教会所受到的迫害是如何愈演愈烈的。”

2020年中共绕过香港立法机构,强推《国家安全法》,其中被指定义含糊不清的危害国家安全罪,陈更公开反对其立法。

陈日君被捕 天主教香港教区隔一天才回应

二次大战后,枢机被捕的事件寥寥可数,但在中共极权面前,天主教官方对陈被捕事件的反应显得迟疑。事隔一日,天主教香港教区才发长约120字的新闻稿回应,指极度关注陈的情况及安全,促警方和司法机关,以合乎情理及公义原则来处理事件,并指天主教香港教区“热切地为枢机祈祷”。

天主教香港教区当时引来信徒和网民批评,指“多谢教区过去到现在持续地令人失望,我才学习到原来信仰同教区两者其实可以分得很开,到今日才可以免于因教区所为而影响信德”、“这份声明比祈祷更无用”等。

教宗拒就事件表态 不愿评论中国是否民主

梵蒂冈以至教宗方面的反应,亦引来批评。梵蒂冈官方至今未表态支持陈日君,教宗方济各早前被问到事件时,指陈日君在表达他自己的想法时,明显有一些局限;不过他不能判断,说此问题有很多看法,自己一向主张沟通。

方济各又指,没资格评论中国大陆(中共)是民主还是反民主,“因为这是一个复杂的国家”,不过“有些事情我们看来是不民主的”。

德国枢机批:“我们遗弃了他”

梵蒂冈未支持陈日君,引来德国天主教的穆勒枢机(Cardinal Gerhard Muller)批评,形容“我们遗弃了他”。

穆勒枢机续指,教廷由于中国主教任命问题上与中共达成协议的关系,因此放弃协助陈日君,直言此举不符合教廷的教义。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前助理教授黄伟国,今年5月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曾指,教廷一直对中共软弱,部分教廷领袖更妄想在中国大力发展天主教,作为解决全球教徒数目不断下降的唯一方法。中共看准梵蒂冈软弱这一点,所以毫不避讳高调拘捕陈日君,这一定程度上是梵蒂冈的无能及无知所导致的。

陈日君批教廷签主教任命协议:如同“附和魔鬼”

虽然梵蒂冈国务卿帕罗林(Pietro Parolin)曾经在今年5月表示,对陈被捕感到非常难过;但他正是被陈日君指控制着教宗,推进主教任命临时协议这个“妥协的政策”的人。

2018年9月22日,中共和梵蒂冈秘密签订为期2年的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并建立双方正式对话,协议细节一直保密,不过外界大致得知,是就任命中国大陆主教而与中共合作。协议在2018年10月22日起生效,有效期两年。

梵蒂冈代表团与中国当局的秘密会谈在天津举行。意大利《亚洲新闻》报导说,梵蒂冈代表团拜访了92岁高龄的天津主教石鸿祯,石鸿祯因拒绝加入中共承认的官方教会,而长期被当局软禁。

陈日君当时亦指出,在达成协议后的2年间,中共对教徒的迫害加剧,包括让地下教会消失、禁止18岁以下未成年人进入教堂及参加宗教活动等。所谓的“天主教中国化”,让天主教变成共产党的宗教,以国家和党为领袖。

2020年10月22日,中国和梵蒂冈续签临时协议,决定把有效期延长两年。该协议允许教宗对中国任命的主教拥有最终决定权,中国政府允许所有主教,包括官方教会的主教承认梵蒂冈和教宗的权威。

陈日君在该次续签前夕,于2020年9月23日在中共病毒疫情下,只身赶赴梵蒂冈求见教宗,但苦等4日无果。陈日君批评教廷欲与中共续签主教任命协议的想法很“疯狂”,如同“附和魔鬼”。多家意大利媒体也替他发声。

陈日君指责帕罗林是“无耻大胆的骗子” 勉励信众黑暗中等候黎明

2020年双方续签协议时,帕罗林扬言协议“有助中国教徒获得正常信仰生活”,又澄清拒绝以政治目光来解读协议,并表示对大陆的人权和宗教自由问题,不能操之过急。

陈日君当时公开指责帕罗林“根本就不是为了信仰,可能是为了虚荣,我不知道有没有其它的与中共的交易,这个东西我不知道,我不敢讲。”并形容帕罗林为协议护航,虚假陈述协议草案,早在前教宗本笃十六世任内已经批准,是“令人恶心”,直斥他是“无耻大胆”的骗子。(a liar, not just shameless but also daring)

现在时值中梵主教协议再续签前夕。教宗今年7月接受路透社专访时说,希望能在10月续签临时协议,认为协议执行得很好,更形容是外交成果。

帕罗林更在9月16日受访中表示,教廷准备将驻香港办公室迁至北京。中国问题专家、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艾尔肯商学院终身讲习教授谢田认为教廷是在进一步讨好中共,“是把(天主教徒)港人仅有的自由信仰和对神的信心彻底葬送”。

陈日君今年5月被捕获保释后,主持为中国教会祈祷的弥撒时说,教廷与中共签署了主教任命协定之后,可能表面上看中国教会有了进步,全中国的主教都获教宗承认,中国主教也承认教宗。但他形容,协定“可能是教廷出于好心,但是做了不明智的事”。

他认为地上、地下教会合一的条件还未成熟,并未见到中国教会与教宗“在真理里合一”。

他又勉励信众要在磨练下继续忠于信仰,在黑暗中等候黎明。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陈日君枢机被捕 学者:中共看准梵蒂冈软弱
陈日君等6人被控未为“612基金”注册不认罪
梵谛冈欲将驻港办迁北京 学者:葬送信仰自由
前教廷部长费洛尼枢机指 陈日君不应被港区国安法定罪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习近平许家印 公开回应传言
【晚间新闻】武汉爆大规模抗议 马斯克公布推特黑幕
【方菲时间】蔡霞:20大后中国往何处去?(下)
【财商天下】核酸检测真相 越挖越惊人
【全球新闻】白纸革命勇士被抓 最大黑客组织声援
【环球直击】骇客组织展开白纸行动 声援中国民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