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总理访日寻求经济安全合作 摆脱对华依赖

人气 1111

【大纪元2023年03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言综合报导)周六(3月18日),德国和日本举行了首次高层政府磋商,双方同意在经济安全方面进行密切合作,以共同应对全球供应链紧张局势和乌克兰战争造成的经济混乱。

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周五在六位部长的陪同下前往日本访问,讨论如何减少德国对中国原材料的依赖。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以及COVID-19(中共病毒)大流行让我们痛苦地意识到,如果在关键领域有太多的经济依赖性,就会出现困难。”朔尔茨在会谈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我们必须对此作出反应。我们与日本和其他伙伴一起,正在努力从这些经验中得出正确的结论。”他补充说。

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中德关系受到密切关注。俄乌战暴露了德国经济在能源方面过分依赖俄罗斯,德国官员对与中国贸易方面类似问题保持警惕。

在一份联合声明中,两国“确认他们打算加强经济安全方面的合作”,并努力建立“双边防务和安全合作活动的法律框架,如提供后勤援助和支持”。

摆脱对中国依赖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说,德国和日本旨在促进“包括矿产资源、半导体和电池在内的战略领域的合作,并分享我们应对风险的最佳做法,以建立一个安全和可持续的弹性供应链”。

德国官员说,与日本举行首次此类磋商的决定具有相当大的政治和象征意义。

一位德国政府官员对这次访问说,鉴于日本通过了一项关于经济安全的法案,德国希望了解原材料战略,并在如何减少对进口依赖方面跟随日本步伐。

日本议会去年通过了一项《经济安全保障推进法》,旨在保护技术和加强关键供应链,提防关键技术流入中共手中。此外,与该法形成呼应的是,2022年版日本《外交蓝皮书》列举了日美、日澳、日欧等经济安保合作项目。

去年,德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增长到了创纪录水平,尽管德国对过度依赖中国发出了政治警告,但中国连续第七年成为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

俄乌战爆发后,德国与俄罗斯长达十年的能源关系被大大削弱。在西方制裁令下,许多驻俄公司弃当地业务而去。

根据德国统计局的数据,2022年中德之间的货物贸易价值约为2,980亿欧元,比前一年增长约21%。相比之下,日本对中国进口的依赖2021年仅增长了0.1%。

就日本而言,无论是中日之间2012年的“钓鱼岛纠纷”,还是中共极端的“动态清零”政策对全球供应链的冲击,日益彰显的中共“战狼外交”以及越发紧张的台海形势,都使日本认识到必须在中日之间设立“防火墙”。

日本是德国在亚洲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但2022年的贸易额还不到德中贸易额的五分之一。

德国现政府对北京采取了比前任更强硬的态度,正在探索摆脱对中国经济严重依赖的方法。

德国经济部国务秘书弗兰齐斯卡‧布兰特纳(Franziska Brantner)告诉路透社:“作为民主国家和高度工业化的出口导向型经济体,在塑造数字和生态转型,以及在地缘政治困难时期加强经济复原力方面,日本和德国面临类似挑战。”

密切关注金融发展

在朔尔茨与岸田文雄会谈的同时,德日两国的财政官员也在进行磋商。

一位日本财政部官员告诉路透社,日本和德国周六同意就西方银行问题引起的金融恐慌进行密切协调,同时密切监测全球市场和经济。

日本财政大臣铃木俊一(Shunichi Suzuki)和德国财政部长克里斯蒂安‧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在进行了45分钟的磋商后,达成了这一协议。

自从硅谷(硅谷)银行上周突然宣布倒闭和瑞士信贷被迫动用540亿美元的中央银行资金以来,全球银行业股票受到打击,金融系统的脆弱性受到质疑。

据日本官员称,铃木告诉林德纳,“金融市场上出现了避险情绪。我们将仔细观察事态发展,并与中央银行和海外当局协调。”“日本的金融体系整体上仍然稳定。”

这位官员说,双方都同意有必要密切关注金融发展,并在需要时进行协调。

日本今年接替德国成为七大工业国集团(G7)的主席轮值国。该集团还包括英国、加拿大、法国、意大利和美国。

该官员说,铃木和林德纳同意优先制裁入侵乌克兰的俄罗斯并支持基辅,同时努力就全球数字税收达成协议并加以实施,并按照20国集团(G20)的框架稳步解决发展中国家的债务。

他们同意需要加强供应链作为经济安全的一个要素。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系列片(3)
伊朗大选选情胶着 改革派佩泽什基扬领先
政商环境恶化 美德杰律所拟关闭在华业务
德副外长:欧洲改变对华政策是北京行为所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