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非洲UFO事件 数十小学生的奇遇

最惊人的UFO目击事件!数十名小学生声称看到UFO,并与外星人沟通,他们甚至画出惊人现场。(《未解之谜》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7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家好,我是扶摇,欢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谜

1994年在津巴布韦发布了一桩小学生与外星人接触的事件,由于当事人年纪很小,且当地传媒不发达,这桩罕见的大规模第三类接触事件并不为公众所了解,即便是对UFO或超自然领域有所涉猎的学者,也认为这很可能是一次儿童集体幻觉。

幸运的是美国著名心理学家、普利策奖获得者约翰‧爱德华‧麦克(John E.Mack)在第一时间对这些孩子进行了采访,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视频记录,让我们这些后来人有机会可以重新还原此次事件的真相。

事件发生

阿里尔小学(Ariel School)位于辛巴威农业小镇鲁瓦(Ruwa),这是一座私立小学,1994年有大约110名学生和教职工。这所学校的学费高昂,里边的学生基本来自富裕阶层,但是文化背景十分复杂,有当地家庭的黑人儿童,有父母来自南非的白人儿童,也有来自印度商人家庭的印度儿童。

事发当日学校正好在召开教职工大会,孩子们得到了宝贵的玩耍时间。他们玩耍的地点位于学校主教学楼后方的一大片空地,空地外则是一片灌木丛,里边据说漫布着巨型的蜘蛛和毒蛇,很少有孩子敢靠近那里。而这里也正是UFO降落的地方。

9月16日这天,正当孩子们沉浸在户外娱乐活动时,一些眼尖的孩子发现空中突然出现了三个“银色的椭球”。这些椭球看起来像是漂浮在空中,还不断闪烁着红光,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球体会突然发出一阵强光,然后消失不见,过一会儿又重新出现在附近的空中,像是瞬间移动一般。

这几个球体沿着学校附近的输电线飞行,眼看着它们越飞越近,孩子们才开始意识到不对劲,几个胆小的孩子甚至吓得哭了出来。很快球体就来到那片人迹罕至的灌木丛林,并开始慢慢下降,其中有一个球体降落的高度尤其低,看起来几乎像是着陆(悬停)在了几颗桉树丛中,距离孩子们玩耍的空地大约只有100米不到的距离。另两个球体则依旧停留在半空中。

几个胆大的孩子好奇地朝飞船走去,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一个人形生物突然出现在了球体的上方,根据孩子们的描述,这个人形生物个头矮小,大约只有1米不到,身上穿的是一件黑色的紧身服装。它有着一个细长的脖子,一张窄小的脸庞,纤细的胳膊和腿脚,长长的黑发,以及“和橄榄球一样大”的眼睛,嘴巴只有一条缝隙,没有耳朵。

这个“人”似乎没有注意到不断靠近的儿童们,它从飞船上跳了下来,在地上来回走动,像是在探索地形。

孩子们被他怪异的举动吓得不敢靠近,没过多久,第二个人形生物从飞船上方钻了出来,它看起来和第一个生物几乎一模一样。这个时候第一个“人”像是如梦初醒一样发现了眼前的孩子们,他突然消失,随即又立刻出现在孩子们的面前。

当地的黑人儿童是最先做出反应的──因为他们认为眼前的这些不明生物就是辛巴威古老传说中被称作Tokoloshi的恶魔,这个恶魔常常被当地人用于恐吓孩子,比如“要是不听话Tokoloshi就会飞过来把你抓去吃掉”。

深受传统熏陶的黑人孩子们此时已经吓得四处逃窜,一边高呼救命一边朝教学楼的方向逃去。与之相对的,白人儿童的反应就淡定许多。他们描述说:“一开始我还以为这个黑衣服小个子是史蒂文斯夫人的园丁。”另一个白人儿童后来提到,“但当我发现他有一头又长又直的黑发时,才觉得不太像是黑人的头发,但我并没有觉得这不是一个人。”

此时原本玩耍的儿童已经跑掉了一大半,只有小部分还留在原处与怪人对峙。那个“人”并没有吞食这些孩子,而是站在原地注视着他们的眼睛。

“我的感觉很奇怪。”一个孩子提到,“时间好像变得时快时慢,一瞬间很多东西涌入我的脑中,但我说不出到底是什么。”

另一个化名艾尔莎(Elsa)的学生提到,“我能感到他在和我沟通,那是一种警告,我们正在伤害这颗星球。”

10岁的孩子伊莎贝尔(Isabel)则说道,“他看上去非常吓人,但并没有做什么动作,只是盯着我们。当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们的(科学)技术正在对地球造成伤害,我们必须约束这种行为。”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个“人”的身影再次消失不见,随后那个银色的椭球以难以置信的速度从桉树顶上升起,短短数秒不到就再也找不到踪迹。

正当这几个小朋友在与外星人进行类型心电感应的沟通时,那些跑去求救的孩子也找到了当时仍在室外的唯一一个成年人:小卖铺的老板娘。当时她正百无聊赖地坐在店铺里发呆,期盼能有玩累的孩子来这儿买点汽水或者零食──没想到冲进来的一大堆孩子什么也不买,而是一个劲地冲着她叫嚷,七嘴八舌的嘈杂让她压根没听明白这群小家伙到底在说些什么。

费了好大功夫,孩子们才让老板娘理解了他们刚刚看到的奇异场景,但她压根不相信──即便是孩子们脸上的焦虑和激动也没能打消老板娘的疑心,在她看来这群小鬼头只不过是想找个理由把她骗出去,然后趁机偷零食吃。

眼见这个顽固的中年妇女无法说服,孩子们只好在教学楼里的走廊上四处哭喊。然而这些尖叫声却被专注于会议的老师忽略了,他们误以为这只不过是孩子们玩得兴起的表现,压根没往其它方面去想。

当教职工会议结束后,老师们才得知刚刚发生在校园里的事情。毫无疑问,这些成年人完全不相信孩子们的说辞,有几个老师特地来到事发处的桉树查看,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值得注意的痕迹。于是他们要求孩子们停止胡言乱语,乖乖回家过周末,更不能假借UFO之名钻到危险的灌木丛里玩耍。

画笔重现

但阿里尔小学的老师很明显低估了孩子们的执拗,回家以后部分孩子仍不依不饶地向自己的父母描述在学校里经历的一切,还有些孩子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什么都说不出来。虽然大部分父母也和老师一样完全不相信这么离奇的事件,但还是有很多人给校方打了电话,要求学校给出一个说法,搞清楚孩子们到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这么多家长的投诉,校长科琳‧麦凯也是相当的焦头烂额,最后迫于压力,他邀请了专家和媒体来记录调查这件事。辛西娅(Cynthia Hind)就是其中一员。辛西娅是南非著名的不明飞行物专家,在接受邀请之前,她正好也在附近观察天文现象,是这个事件的第一个调查人。

9月20日,辛西娅和一名BBC记者,以及一个名为冈特‧霍弗(Gunter Hofer)的年轻人一同来到了阿里尔小学。冈特是一个UFO爱好者,具备一定程度的电气工程专业知识,此行他特意携带了盖革计数器、金属探测器以及磁力仪,希望能找到UFO留下的蛛丝马迹。

根据校方的安排,辛西娅在BBC的镜头下采访了12个年纪较大的孩子。由于年龄和文化背景有差别,许多细节上的描述并不完全相同,但是关于银色椭球降落在桉树附近这件事情,所有的孩子都作出了相同的回答。

在与科琳校长联系之初,辛西娅就提到过一个想法:她建议校长让孩子们将自己看到的场景用画笔描绘出来。校长非常配合地照做了,所以当天有四十多幅画摆在了辛西娅的面前。

辛西娅从中挑选了22幅比较符合言语描述的绘画并进行了复印,可以看出,这些绘画里出现的椭球飞行器与大众传媒中常常见到的飞碟十分相似,绘画水平较高的孩子甚至给这些碟状飞行器加上窗户。

辛西娅随机采访了几幅绘画的作者,根据年龄和文化背景的不同,他们对这个飞行器的感官也大相径庭。一个白人小女孩对飞碟充满了好奇,一个劲地向辛西娅询问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并信誓旦旦地保证“我以我头上的每一根头发以及整本《圣经》发誓,我说的全都是实话。”而一个7岁的黑人男孩却感到非常害怕,“他当时要来吃掉我。”很明显这是一个受到本地传说影响的孩子。

冈特拿着各式各样的测量仪器在事发处检查了很久,但他什么都没发现,随后他又沿着电线杆一路走出了很远,一路上穿过荆棘和灌木丛,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也就是说,这里并没有传闻中UFO出现时会产生的磁场紊乱现象以及过高的辐射量这样所谓的证据。因此所有人再一次开始怀疑,是不是这真的是一场孩子们搞的恶作剧。

因为之前的遭遇太过离奇,很多孩子不被理解,甚至遭到了嘲笑和谩骂。一些媒体更是用“大规模癔症”来描述他们的遭遇,这让他们情绪很低落。直到一个人的到来,让孩子们找到了倾诉对象。

重要的调查人──约翰.麦克教授

当辛巴威的BBC电视台即时播出这条劲爆新闻时,远在美国的约翰‧麦克教授(John E.Mack)也看到了这条新闻。他立即让他的助理研究员多米尼克‧卡利马诺普洛斯(Dominique Callimanopulos)取消之后的一切安排,并开始着手前往鲁瓦进行现场调查事宜。

麦克是美国精神病学家,也是哈佛医学院精神病系的主任,他的专长是儿童心理学,并且从90年代就开始研究外星人绑架者的心理创伤,可以说他是这个事件最好的调查者。

11月,也就是在鲁瓦事件发生两个月后,约翰‧麦克教授和他的助理一同来到了辛巴威。

在数天的调查中,麦克教授和五十多名目击儿童进行了深入交谈,在开导他们的同时,也让他们说出了更多的内容。一些孩子甚至采用了一边画一边说的形式交流,这让当天发生的事情,在麦克教授脑海中逐渐变得立体。

值得注意的是谈话中孩子们对那两个“人”的用词大多模糊不清,小东西(little object)、某物(something)、人(man、person)、它(it),并没有人使用UFO/外星人(alien)这样的词汇去形容那个人形生物。

也就是说孩子们没有不明飞行物的概念,这和辛西娅的调查是一致的。她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过,许多孩子住在乡下,没看过好莱坞的外星电影或电视节目。因此,她认为孩子们的证词是可靠的,因为他们的想像力没有受到不明飞行物流行文化的污染。

除了孩子,麦克教授还和教职工进行了深入交流。最开始,大部分教职工都不相信孩子们的遭遇,但当他们看到麦克教授和孩子沟通时的专业性,以及孩子们说出的经历高度一致后,很多人都动摇了。

几天后,调查结束了,麦克教授给出了自己的结论:“他们讲述这些经历时的表现,与我见过的亲历者说话的方式如出一辙。作为一个心理学家,一个人试图让别人相信自己,抑或是欺骗别人,我具备分辨的能力。通过这些孩子说的话,我甚至可以看得出他们内心的疑虑,因为这段时间并没有多少成年人愿意相信他们,甚至没人愿意听他们说话,以至于他们开始质疑自己的记忆。”

麦克教授的结论,可以说是极为保守,他只分析了孩子们有没有撒谎,而没有对事情本身的真实性进行评价。但即便是这样,还是引来了一些人的抨击,正因为有了这种抨击,所以到现在,仍然有很多人将其看作是一种集体幻觉。遗憾的是,约翰.麦克教授在2004年因为一场车祸而意外身亡,而关于事件的调查成果也随着他的离去画上了一个无言的句号。

也许是因为麦克教授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直接怀疑和嘲笑这些孩子,这可能无形中鼓励了他们,使得他们长大成人之后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自己的选择,而不是轻易地自我怀疑、羞愧、放弃或者是妥协。那些当年亲历鲁瓦事件的孩子们,还曾在2013年的时候在洛杉矶再次分享了自己的故事,他们之中有人成为了成功人士,也有人是普普通通,虽然境遇不同,但他们都怀有相同的信念,那就是坚持自己所相信的。

不过在整个鲁瓦事件中,我相信很多人看到的并不仅仅是一场孩子们的集体恶作剧,或者是一个诡异外星人的故事,而是在面对未知、猜疑、不理解和不信任的背后,那些坚持不懈地探索。也正因如此,我们才得以在几十年后还能听到这个完整的故事。

未解之谜,我是扶摇,我们下期再见!

欢迎订阅Youmaker频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订阅频道Ganjingworld频道: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eiqjdnq7go2dgb6zFtQ9TYK11080c
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订阅未解之谜Telegram群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谜》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