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荷:“宁死也不愿为共产党做事”——来自学校的声音

人气 430

【大纪元2023年05月17日讯】不久前,重庆的张志伟在退党网站发表声明说,“小时候被爸妈和老师灌输了一种想法,参加共产党对以后工作有好处,于是就加入了团组织,但是现在上了大学,每日逛推特及youtube,了解了很多中共的邪恶和现在每时每刻发生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不能在墙内宣传的悲剧后,我宁死也不愿意为共产党做事,不会去申请参加党员,在这里宣告我退出共青团,与过去做个告别。”

无独有偶,生活在大陆的赵荣奇也在声明中说,“我是一名教师,教书几十年,深受中共的洗脑宣传毒害,我经历了中共的多次整人运动(比如文化大革命),对中共有内心深处的恐惧,所以数十年不敢否认中共。在教学中必须有爱国教育(其实就是爱党教育),老师必须贯彻这种精神,并把这种精神灌输给学生,每个学生的思想都被毒害。”

他说,“现在看来这是一种罪过。本人已认清了中共的魔鬼面目,现宣布退出中国共青团和中国少先队员,和中共流氓政权划清界线。”

中共国的学校实为各级党校

很多人都知道,共产党对学校控制很严,主要由官方办学,民办学校也是会受到限制、排斥、打压的。中共篡政后马上取消教会大学、拆分综合大学、大增理科院校,以削弱人文学科培养学生自由思想和独立人格。学校教材内容也要把关审核;实行政治辅导员制度;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司法独立、共党历史和权贵阶级都是禁区。

不但从中小学懵懂时期就诱骗孩子们入队入团,还用名利诱惑家长、绑架教师及所有学校都参与其中。一代被骗,再骗下一代,其歹毒在于利用人民,自毁道德、自灭人性,培养党性。同时,把精英拉进共党队伍,为其贴金,声称是“党培养的”。办学的目的是为共产党培养“接班人”。由此可见,中共国的学校实为各级党校。

但是,共产党这些阴招已越来越被人看清,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受骗上当。

署名陆珈的大陆民众在声明中说,“其实自己学生时代就开始对中共治下社会的各种妖魔横行产生过质疑。49年后的学校早已被污染成了党校,入少先队入共青团是体制所迫…..希望来日能为驱除邪党振兴中华贡献微薄之力。”

化名叫“山石”的学生说,“我翻墙后,才知道中共活摘国人器官,太恐怖了,想起来都害怕,只有魔鬼才做得出来。中共必须灭亡,大陆人才会过上安宁日子。我声明退出少先队、共青团,让自己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是个学生,诚心求神佛保佑我平安!

陈意利是一名初中学生,他说,“现在共产党有点要洗不动大人了,对我们是疯狂洗脑。校长到每班播放一个影片,说新中国之前的小孩和我们的区别。影片上的小孩没爹没妈,流落街头,被面包店老板打,住在黑黑的地方。哼哼哼反正我看不懂了,好像意思是以前的小孩都没爹没妈。”

“还有放的是一个恶党党员走山路服务人民。看他走的多难,有一段是从山上掉了下来,恶党难道全天围着他拍吗,能恰好拍到他掉下来?那个人为了钱也不怕被摔死。小时候加了中共的少先队,为避免恶心死我,我要退出它!

良心老师不再是被中共利用的工具

署名祝庆的大陆民众说,“我是一名中学历史教师,是8964的见证人和同龄人,深知中共的邪恶,早就在思想中退出了中共的一切邪恶组织,也在力所能及的揭露它,今天听说了白纸革命,我再次郑重声明退出中共的团队组织,庆祝新中国的早日到来!”

担任大学辅导员以及心理健康教师的叶蕾发“三退”声明说:“小时听信了中共恶党的甜言蜜语,崇拜共产邪灵,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工作期间,一位学生来找我谈话,说他家经济困­难,希望退学。我追问之下,他才说自己­的父亲因为批评中共被捕,为贿赂当局,家里花光了钱,而且‘政审’不过,没有助学金,交不起学费、住宿费。听完此事,我不由得为自己的党员身份羞愧难当。在此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及其附属组织,洗清罪恶。”

王发东老师说,“在我29年的人生岁月中,曾多次感受到中共这个邪灵恶党对温良人性、对数以亿计普通人民的残酷迫害。自从接触法轮功以来,我就对中共的宣传暗暗抱有怀疑,但总是没有脱离出那一套传统叙事体系的桎梏。在中共病毒大流行的这几年时间里,我终于逐渐认清了共产党的真面目,因此宣布退党退团退队,也算是与过去的自己做一个了断。”

“从小时候起我就经常听自己的姥姥讲述大饥荒时发生在老家的种种惨像。在中学就读期间,我的语文老师也常常向我们揭露隐藏在中共冠冕堂皇史书下的种种黑暗,可惜当时的我年纪尚浅,只是当作听故事,并没有放在心上。

“真正接触法轮功和对共产党抱有怀疑,是在4年前,我于澳大利亚留学期间,那时我孤身一人漂泊异国他乡,无依无靠,但十分有幸,遇到了生命中的一位贵人和挚友。我的这位朋友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曾不求回报地给予了我许多帮助,在这里我要对他说一声感谢。

“也正是通过这位朋友,我逐渐了解了在国内被严重污名化的法轮功。我逐渐了解了法轮功的思想,拜读了一些李大师的著作,明白了‘真善忍’的真谛。也是通过法轮功,我结识了一些真诚、善良的人们。这些种种不禁使我怀疑,大肆污蔑和取缔法轮功的邪党中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如今我回国在一所高校担任辅导员,每天都被官僚主义和中共的洗脑宣传折磨得疲惫不堪。尤其是几年前造成全球大流行的中共病毒和中共采取的只顾面子、不顾民生的清零政策,更是让我认清了这个政党反人类、反文明、反道德的本质。目睹曾经璀璨的中华文明在共产党的统治下奄奄一息,千夫所指。这一切都使我感到绝望和痛心。我真诚地希望,这个邪灵恶党能够早日垮台,让善良、文明和正义重回人间。”

民办学校厄运多

湖北胡春森校长怀着对教育事业的热爱之情,投资了一所民办学校,想解决当地留守儿童的读书难问题。

但他在退党声明中说,“本人从事教育行业已有很多年了,但从未像今天这样对中国共产党如此厌恶!”

“当年,校在建设初期,我和我的合伙人,就经常被当地的一些贪官骚扰。我们不仅要请他们吃饭,还要去他们家送礼、拉关系。不然的话,这些贪官就会动用一切资源来阻碍我们学校的建设。当然,凡是在中国投资做项目的人,大概都懂这些潜规则,说白了也就是:你必须跟共产党的贪官们有勾结,否则你的项目根本无法进行下去!

“学校建成并招生后,起初一段时间,运营得还算不错。随后,就是当地教育部门、建设部门以及其它各个部门的官员,经常来我的学校‘访问’,他们总是打着访问的幌子,来我们这里吃拿卡要!

“虽然我的民办学校并不是以营利为目的,但长期被他们这样折腾,我们也挣不了多少钱!后来,我的学校还必须要设立党支部、校团委、党员活动中心等部门。这两年,学校还必须要搞党建,在各个角落贴满宣传共产党的洗脑标语、口号等,而且上级部门还经常要来检查。干这些事,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是我们为了让学校运营下去,也必须勉强这么做。

“前不久,中共突然对教培行业进行疯狂打压,我的民办学校也受到不小的影响!我们学校很多教师,也受到有关部门的不断骚扰,这个暑假,他们不敢再给学生补课。

“教书育人,自古都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但在今天,被中共祸害下的社会,教育培训行业变成了‘黑恶势力’,要跟黄赌毒划上等号了,这不得不说是人间的悲剧!

“最近,共产党又提出了‘共同富裕’的口号,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历史上中共的‘打土豪分田地’运动!看来中共是打算再一次开始抢钱了,抢劫国内这些有钱人的资产,来给共产党高层的这些利益集团瓜分!

可以说,共产党现在已经是人类最大的毒瘤了,如果这个毒瘤继续生长,将会对人类造成巨大的灾难!…

我当初年轻无知,被人骗了,加入了中共,现在感到十分后悔。本人决定从此退出中共邪党,并希望中国共产党这个史上最大的邪教组织早日灭亡!”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供稿)

责任编辑:任慧夫

相关新闻
岳山:中央党校走向大外宣前台 自曝其丑
王友群:大瘟疫紧盯中共 中共正自食恶果
陆客:中共不是中国政府
【新唐人大视野】6大危机交织 中共调查摸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