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大陆网约车司机揭行业现状

人气 6376

【大纪元2023年05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大陆疫情封控三年,大量失业人员涌入低门槛的网约车行业,导致运力过剩,各地发布饱和预警。在僧多粥少、平台降价竞争的情况下,有网约车司机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2个小时但收入还是锐减,有司机称入行为“入坑”。

据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统计,截至今年4月30日,机构数量增至309家,发放的网约车驾驶员证540.6万本、车辆运输证230.0万本,分别较两年半以前增长49.3%、112.4%和117.2%。

然而,对应的网约车用户规模却在下降。2022年,大陆网约车用户规模为4.37亿人,比2021年的4.53亿少了近1600万人。而在此期间,根据中共交通部的数据,大陆新增的网约车司机差不多有114万人。

三亚网约车司机:平台降价抢客源 入行如入坑

李军(化名)是三亚本地人,原本经营快餐店,但因疫情封控店铺破产了。受生活所迫,他在两年前转行成了网约车司机。当初他在转行外卖员与网约车司机之间做过选择,考量到开出租车不会风吹雨淋,没有跑外卖那么辛苦,所以就转行网约车司机了,不过入行以后发现完全是靠时间来挣钱。

他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2小时,还有的同行每天工作16小时,没有一天休息时间。“休息不下来,只要一休息,一天就要赔一百多块钱。”

在三亚,入行网约车需要租金3500至3800元,押金5000元,很多司机中途不做了但押金并没有退还。李军表示,旺季一天工作12个小时,每天收入能有400至600元,淡季每天收入只有300元左右,吃饭、油钱、充电费等等成本每天要控制在200元之内都很难,“收入与付出是完全不成正比”。

李军透露,在三亚最大的网约车平台有三家:滴滴、T3出行、高德,平台之间互相竞争,为抢客源推出各种降价优惠方案。“这三个平台相互竞争,为了提升单量、提高用户量都会出一口价订单。”

“平台用的折扣全部都由司机承担。”李军说,一口价订单是给乘客6折至9折不等的优惠,提供乘客优惠券,司机对此政策都非常反感,因为很多乘客并不按照约定的地点下车,会让司机多开一段距离,却不用多付款。

李军表示,正常单价一公里是1.8元,但是平台推出优惠方案后,单价降至一公里1.6元,甚至1.4元左右,司机的利润随之也减少。

李军感叹,网约车这一行最大的受益者是平台,而且平台靠租车与押金就可以挣一大笔钱。“司机大部分利润都是被平台挣去了。”

此前,三亚市交通运输局发布通告,网约车平台及网约车数量快速增长,运力趋于饱和,为维护市场秩序和保证各方权益,决定自5月5日起暂停受理网约车经营许可及运输证核发业务。

李军表示,此政策已无多大意义,现在已经是饱和状态,据他了解现在三亚每天至少有6万台网约车在大街上运营。“每天都还有人在入坑这个网约车。(这个行业)不去玩命干,你根本就不挣钱。”

北京司机:网约车行业内卷至极

据大陆媒体消息,继三亚、长沙暂停受理网约车经营许可及运输证核发业务之后,近期济南、遂宁、东莞等多个城市相继发布了网约车行业风险预警的通告,提醒从业者谨慎“入场”。

在北京兼职做网约车司机七八年的方明(化名)5月24日对大纪元记者说:“现在工作不好找,说白了,挣不到钱就卷,越卷不就越没单,到处都是车。”

他认为此现象最值得深思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去做网约车司机?这才是真正的社会问题,现在失业的人太多,为生活所迫,肯定要找一个门槛低的工作来维持生计。

“只能说好多人找不到事做,这才是最值得深思的一个地方。找不到事做的时候,做网约车司机就成了备胎,这个行业又不要求学历,这不就是最后的退路吗?也没有办法,导致这个行业很乱。”

方明一边开网约车,一边做自媒体,对网约车行业有一些见解。他认为,深圳、东莞、三亚、长沙等城市的网约车行业已经内卷至极点,“已经没法玩了,烂到家了”,许多司机有的时候一天收入都不到200元。◇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千百度:三胎宣传广告舆论翻车 网友斥“恶心”
【财商天下】卷烟厂内卷 大陆名校生抢当卷烟工
【财商天下】中共热捧灵活就业 另有隐情
【财商天下】联合国:停止加息 否则衰退将甚于08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