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大陸網約車司機揭行業現狀

人氣 6400

【大紀元2023年05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採訪報導)大陸疫情封控三年,大量失業人員湧入低門檻的網約車行業,導致運力過剩,各地發布飽和預警。在僧多粥少、平台降價競爭的情況下,有網約車司機每天工作時間超過12個小時但收入還是銳減,有司機稱入行為「入坑」。

據全國網約車監管信息交互平台統計,截至今年4月30日,機構數量增至309家,發放的網約車駕駛員證540.6萬本、車輛運輸證230.0萬本,分別較兩年半以前增長49.3%、112.4%和117.2%。

然而,對應的網約車用戶規模卻在下降。2022年,大陸網約車用戶規模為4.37億人,比2021年的4.53億少了近1600萬人。而在此期間,根據中共交通部的數據,大陸新增的網約車司機差不多有114萬人。

三亞網約車司機:平台降價搶客源 入行如入坑

李軍(化名)是三亞本地人,原本經營快餐店,但因疫情封控店鋪破產了。受生活所迫,他在兩年前轉行成了網約車司機。當初他在轉行外賣員與網約車司機之間做過選擇,考量到開出租車不會風吹雨淋,沒有跑外賣那麼辛苦,所以就轉行網約車司機了,不過入行以後發現完全是靠時間來掙錢。

他每天工作時間長達12小時,還有的同行每天工作16小時,沒有一天休息時間。「休息不下來,只要一休息,一天就要賠一百多塊錢。」

在三亞,入行網約車需要租金3500至3800元,押金5000元,很多司機中途不做了但押金並沒有退還。李軍表示,旺季一天工作12個小時,每天收入能有400至600元,淡季每天收入只有300元左右,吃飯、油錢、充電費等等成本每天要控制在200元之內都很難,「收入與付出是完全不成正比」。

李軍透露,在三亞最大的網約車平台有三家:滴滴、T3出行、高德,平台之間互相競爭,為搶客源推出各種降價優惠方案。「這三個平台相互競爭,為了提升單量、提高用戶量都會出一口價訂單。」

「平台用的折扣全部都由司機承擔。」李軍說,一口價訂單是給乘客6折至9折不等的優惠,提供乘客優惠券,司機對此政策都非常反感,因為很多乘客並不按照約定的地點下車,會讓司機多開一段距離,卻不用多付款。

李軍表示,正常單價一公里是1.8元,但是平台推出優惠方案後,單價降至一公里1.6元,甚至1.4元左右,司機的利潤隨之也減少。

李軍感嘆,網約車這一行最大的受益者是平台,而且平台靠租車與押金就可以掙一大筆錢。「司機大部分利潤都是被平台掙去了。」

此前,三亞市交通運輸局發布通告,網約車平台及網約車數量快速增長,運力趨於飽和,為維護市場秩序和保證各方權益,決定自5月5日起暫停受理網約車經營許可及運輸證核發業務。

李軍表示,此政策已無多大意義,現在已經是飽和狀態,據他了解現在三亞每天至少有6萬台網約車在大街上運營。「每天都還有人在入坑這個網約車。(這個行業)不去玩命幹,你根本就不掙錢。」

北京司機:網約車行業內捲至極

據大陸媒體消息,繼三亞、長沙暫停受理網約車經營許可及運輸證核發業務之後,近期濟南、遂寧、東莞等多個城市相繼發布了網約車行業風險預警的通告,提醒從業者謹慎「入場」。

在北京兼職做網約車司機七八年的方明(化名)5月24日對大紀元記者說:「現在工作不好找,說白了,掙不到錢就捲,越捲不就越沒單,到處都是車。」

他認為此現象最值得深思的問題是,為什麼這麼多人都去做網約車司機?這才是真正的社會問題,現在失業的人太多,為生活所迫,肯定要找一個門檻低的工作來維持生計。

「只能說好多人找不到事做,這才是最值得深思的一個地方。找不到事做的時候,做網約車司機就成了備胎,這個行業又不要求學歷,這不就是最後的退路嗎?也沒有辦法,導致這個行業很亂。」

方明一邊開網約車,一邊做自媒體,對網約車行業有一些見解。他認為,深圳、東莞、三亞、長沙等城市的網約車行業已經內捲至極點,「已經沒法玩了,爛到家了」,許多司機有的時候一天收入都不到200元。◇

責任編輯:林琮文#

相關新聞
千百度:三胎宣傳廣告輿論翻車 網友斥「噁心」
【財商天下】捲菸廠內卷 大陸名校生搶當捲菸工
【財商天下】中共熱捧靈活就業 另有隱情
【財商天下】聯合國:停止加息 否則衰退將甚於08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