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跨境电商扩张海外 因与中共关系受质疑

人气 2178

【大纪元2023年06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岑心采访报导)正值快时尚品牌Shein和拼多多海外版Temu大举进入美国消费者手机之际,两家跨境电商涉及强迫劳动数据安全的争议不断。分析认为,尽管两家公司已把总部迁往海外,但由于中共在数据监控问题上的劣迹斑斑,相关疑虑恐难消除。

两家知名跨境电商涉避税与强迫劳动

《21世纪经济报道》报导,中国跨境电商业务量增长,2022年跨境电商年进出口规模达2.11万亿元人民币,占中国外贸比重由5年前的不足1%上升到目前的5%左右。

随着这些跨境电商推动海外业务,中国电商也卷入了中共在新疆强迫劳动的风波,在海外面临的阻力和质疑也越来越大。

6月22日,美国联邦众议院美国与中国共产党战略竞争特设委员会发布一份报告,对Shein和Temu提出严厉批评,指Temu的供应链受到强迫劳动污染的风险极高。

Temu去年秋天进入美国市场,以低价提供各种产品,今年2月成为美国下载次数最多的免费应用程序;Shein是一家快速扩张、面向年轻人的低价服装品牌,在新加坡设有运营公司。

报告称,这些中国公司逃避税收和海关检查,因此无法确定他们的产品是否使用新疆维吾尔族强迫劳动进行生产。

5月1日,美国两党立法者团体致函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敦促其阻止Shein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直到该公司能够证明它没有在中国新疆地区使用强迫劳动。

这两家电商还涉嫌不公平竞争。

美中战略竞争特设委员会表示,根据1930年《关税法案》规定,如果货物的公平零售价值不超过800美元,就可以免除进口关税。调查结果显示,截至去年,中国每天的进口量接近60万次,现在可能更高。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告诉大纪元,这两家中企都钻了美国贸易的空子,“800美元之下的商品不需要付关税,所以这些产品都长驱直入地进入美国市场。以后这个关税的漏洞,很可能会通过立法来补上”。

因与中共关系 引发数据安全质疑

近期,世界各国以国家安全为由,正在收紧对中国应用程序的限制。

拼多多应用程序日前被曝夹藏恶意软件,可监控其它程式、可阅读私讯、更改设定,3月已被谷歌从Google Play商店中暂停使用。拼多多被下架后,Temu也被美国政府指责存在数据安全的风险。

4月,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发布的一份报告称,Shein存在数据泄露和知识产权侵权风险。

USCC特别分析,Shein利用人工智能算法分析客户数据和搜索历史,以识别新兴的时尚偏好和模式。为了收集数据,Shein还要求用户分享来自App数据和活动,包括社交媒体,以换取Shein的产品折扣及特别优惠。

Shein在东京原宿开设首家实体店,消费者可以确认商品尺寸与质感,但是一切订购,仍回到网路上进行。 (RICHARD A. BROOKS/AFP via Getty Images)

《日经亚洲》报导,中国(中共)政府有权命令境内企业披露其持有的个人数据。中曾根和平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大泽淳(Jun OSAWA)表示:“我们不能排除从世界各地收集的数据,最终落入中国(中共)政府手中的可能性。”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军与作战概念研究所助研究员王绣雯告诉大纪元,像TikTok(抖音国际版)、Shein都是年轻人爱用的APP,装在手机上可以定位,获知用户所在位置、搜集个资,透过大数据演算分析,描绘出人与人的关系,“这些APP一再入侵到个人智慧型手机里,会引起很大的反感,美国之所以反对,除了有安全上的顾虑,还有涉及隐私的问题。”

旅美经济学家李恒青告诉大纪元,习近平上台后,非常明确要党领导一切,这些大企业都被要求设立党支部,企业要是反抗,当局就会想尽办法折腾你,如蚂蚁集团上市被叫停、对滴滴出行加强监管都是典型的例子,对于Shein、Temu等公司的控制也不会例外,“一旦这样的公司把客户信息传递给了中国(中共)政府,这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安全隐患”。

谢田表示,美国政府完全可以要求Shein和Temu等公司,将涉及美国商业运作的交易信息和服务器留在美国,“但是,如果这些公司的总部在中国,就像抖音一样,如果总公司仍然拥有权限获取信息的话,仍然是个问题”。

“即使现在中共没有要求,一旦它发现这些公司累积了足够的外国消费者信息后,中共肯定有兴趣,它的特务、情报机构就会提出要求,从这些现成的西方民众信息中,发掘出对它有价值的情报。”谢田说。

针对相关指责,Temu没有做出回应,Shein公司一位发言人稍早表明,他们十多年来为客户合法提供价格实惠的时尚、美容和生活产品,充分尊重所服务的社区。中共商务部则表示严重关切。

越来越多企业希望淡化中国背景

据美国科技新闻网站Techcrunch报导,Shein成为USCC审查目标,这一事实表明,试图淡化与中国(中共)的联系是相当困难的。许多中国初创公司感受到,当他们试图打造真正有竞争力的全球产品时,很容易陷入地缘政治的焦虑,因此越来越多人将主要实体转移到国外。

李恒青认为,这些企业之所以纷纷把公司迁往海外,除了想符合美国监管机构的上市要求,同时还想避开中共对其公司营运的干涉及干扰,“凡涉及到电商、从事平台经济、客户服务生意的,都有可能碰到类似的问题”。

拼多多和Temu的母公司PDD Holdings,最近提交给美国证交会的20-F文件显示,该公司已将总部从中国迁到爱尔兰,“主要行政办公室”位于都柏林。

中国电商拼多多推出海外版应用程式Temu。(Stefani Reynolds/AFP via Getty Images)

最早于南京发迹的Shein,搬迁到广州番禺。2021年,公司创办人许仰天注销了南京领添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改以一家新加坡公司作为实控公司。

《华尔街日报》报导,Shein试图摆脱中国血统,并且努力重塑公众形象,包括解决美国议员对Shein产品原料棉花来源地的关切。

但学者对此表示怀疑。谢田认为,Shein和Temu等企业将总部迁往海外,“但只要企业仍然从中国发货,与中共当局分享信息的可能性依然存在,这个问题永远存在,搬迁总部,改变不了企业真实拥有者和中共的关系,那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王绣雯分析,值得关注的或许不是总部迁往哪里,中共规划了多个国家数据中心以及“东数西算”工程,“其所涵盖的数据范围不只是中国,早已经瞄准国外,所以企业的资料中心、数据中心即使设在海外,只要能够接上网络,一样会被掌控”。

美中地缘政治紧张 中企在海外难开展

近期,中共当局接连以国安为由,向美企尽职调查公司开刀,包括美思明智集团(Mintz Group)、贝恩咨询公司(Bain & Co)、凯盛融英(Capvision Partners)接连遭到搜索,调查人员纷纷撤离了香港与大陆。

李恒青说,由这些尽职调查公司提供数据具有一定的公信力,“你让中国(中共)政府自己说,没有使用强制劳动的产品,谁信呢?中国(中共)政府早就失信于世界了,缺少了尽职调查,包含投资人与消费者心里头都在打鼓,这对于企业在美国开展业务产生负面影响。”

王绣雯则认为,以滴滴出行为例,中共当时不希望它赴美上市,就以《网络安全法》《数据安全法》等罪名开罚。“这些平台业者其实是两边不讨好,尤其关系到数位经济、数位发展等敏感部分,美中之间其实是严重对立的,绝对不会妥协。”

(记者萧律生亦对此文有贡献)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许家印香港豪宅遭接管出售 市值约5亿港元
中国产调味料和苦瓜干 台湾验出食品违规
进京受阻 访民谈北京政府默许的职业“截访”
2023年沪深A股筹资年减逾4375亿元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亚马逊5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