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错过节日的绚烂

作者:青松
热闹时,我们上前看看;冷清时,我们心如平常。(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155
【字号】    
   标签: tags: , ,

下班回家路上,看到一条熟悉的街道有些不同往常的变化。街口多了禁止机动车通行的标志,路边搭建了舞台,摆放着音响设备。我猜应是要举行什么活动,不过匆匆忙忙,没有细看便往前去了。

晚上,吃完饭拿出手机看新闻,发现有对本市文化节的报导。我平时对这些活动关注不多,也不爱到人多的地方凑热闹。不过,对这次文化节的新闻报导很多,我便浏览一下。原来,文化节就在我下午经过的那条街上举行,持续了两个小时,吸引来许多外地游客。

新闻里的图片与现实中的街景相比,似乎更加美轮美奂。夜幕下的彩灯,映照着代表不同国家与地区文化的摊位。远道而来的游客身着各自的民族服饰,聚在一起欢声笑语。这条街俨然已成多元文化的缩影,只步行几百米,就可以尝遍各地美食,买到各色饰品,还能欣赏舞台上的歌舞表演。

有朋友发消息问,我离文化节现场那么近,有没有亲自去看看。我回答说,从那里经过的时候,文化节还没开幕,等我得知有文化节的时候,已经结束了。所以,我的确到了现场,但真真切切没看到文化节。朋友听了笑,说早上应该还能看到文化节的影子。

今天早起上班,又经过那条街道。果然如朋友预测的,昨晚文化节结束后,工作人员还没顾上彻底清场,许多摊位还在。这时没什么人,我上前观摩,看到残留的海报和舞台装饰,多少还可以体味到异域风情。回想昨晚在新闻上看到的图片,对比眼前的冷清,突然意识到错过节日的绚烂也好。

无论多么辉煌的盛事,开头只是普普通通,到结尾也一定会回复平静。中间的绚烂,既带给人欣喜,也注定会给人留下反差。就像新闻中报导的文化节,所有精彩纷呈就像夜空中绽放的烟花,只是一时的绚烂。当曲终人散去,大概从文化节走出的人都会感到一些不舍,卸下盛装,回归日常。

而我这旁观者,只是经过,没有参与其中,似乎多了几分理性。没有永恒的绚烂,也没有长久的冷清。大街上的摊位撤掉后,很快还会繁华起来,而头一夜的文化节只是街上已经翻过去的一幕。未来的日子里,这里还会有类似的盛事,也会有盛事之后的落差。热闹时,我们上前看看;冷清时,我们心如平常。一场文化节,似乎是生命中的一课,提醒我们聚散随缘……@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shown)生命各安其位,各属其类,随天意而动,才能永存永恒、永不止息。
  • 等待的心情可以是煎熬,也可以是坦然;等待的时间可以是虚度,也可以是灿烂,端看我们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
  • 廖婉如和观众分享“最难的修行,在亲密关系里!”她说,最难的修行,不是在深山独处,与人世隔绝;不是在禅坐中,掉入某个境界。最难的修行,是在夫妻亲密关系里。
  • 宝钗,《十二金钗图册》,清 费丹旭绘,绢本设色,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命运浮沉,世事纷乱,她不慌不忙解开尘世的纠缠,无所沾滞,或被扬上高枝,或被抛入泥淖,她相信“东风卷得均匀”, 所以风雨阴晴,“任他随聚随分”。
  • 中国文化有儒释道三家,薛宝钗对这三方面都很精通,佛家的超脱、道家的自然,儒家的中庸,在她身上都有很好地体现。
  • 话说宋朝汴梁有个王从事,同了夫人到临安调官,赁一民房。居住数日,嫌他窄小不便。王公自到大街坊上寻得一所宅子,宽敞洁净,甚是像意。当把房钱赁下了。归来与夫人说:“房子甚是好住,我明日先搬了东西去,临完,我雇轿来接你。”
  • 九九归真──上善若水
    自体免疫疾病,和个性有很大的关系。我说:“你才是自己的特效药,你才是自己最好的医生。”课员听了,满头雾水。
  • 文化大革命初期, 人们的道德水平还是比较高的,人与人友善。我们邻居不出远门一般都不锁门,没听说过谁家丢东西。一栋栋整齐的平房,家家也没有院子;栋与栋之间有铁丝拉的晒衣绳,谁家早晨出门晒了棉被、衣服,不用担心,下雨时,一定会有在家的邻居帮忙收起来。
  • 寒山寺位于苏州市姑苏区枫桥镇,坐东朝西,面对古运河,在晨曦一抹或暮色苍莽之时,于湖水岸边听得入耳的木鼓钟声不觉令人感叹天地悠悠的怀古幽思,人人不由自主的吟唱唐代诗人张继的千古大作《枫桥夜泊》
  • 冬,没有春日的蓬勃与明媚,夏日的热烈与绚烂,而它的清冷和萧瑟却予人沉静、深思的况味。历尽四季轮回的风霜雨雪,更显凝重、深沉之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