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清华学子的跌宕人生(下)

从红朝谎言中觉醒——谨以此文献给所有的中国同胞

人气 20
标签:

【大纪元11月12日讯】编者按:赵明,共产党体制内标准的好学生、学生干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88级高材生,清华大学紫光集团计算机网络中心项目经理,爱尔兰历史最悠久的三圣大学的留学生;在他风华正茂的时候,却因他的信仰,在北京的劳教所遭受到他从未想像到的肉体摧残和精神强暴。

赵明因国际社会的努力重获自由。今天他以泣血的文字,再现了当代中国的《古拉格群岛》:劳教所的内幕,特工和男女警察的种种手段与伎俩,迫害的惨烈,自上而下的重重欺诈。。。

赵明的认识过程对我们有难得的参考价值。没有华丽的辞藻,但您会感到他真诚的心。此文的思想性与深度可以与《古拉格群岛》比美。叙述平实,但耐心读下来,您会隐约看到中国的未来。

*突然惊觉我没有在当中国人

我从小就好学,而且兴趣广泛,对各种学科都感兴趣。但我上初中以后却非常厌倦历史课,我记得当时历史考试经常刚能及格。因为我觉得历史课本确实太没意思了,里面只不过是一些事件的时间表,这有什么好学的。而其中的事件千篇一律的全是农民起义、朝代更替。所有的历代皇帝无论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全都被称作统治阶级,都是阶级斗争理论批判的对象。再早的时期,我被告知是原始社会,人们生活在蛮荒状态,而当今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才是人类社会最先进社会形态。

我在大学毕业以后,读了一些课本以外的史书后才发现其实并没有那种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的社会形态进化过程,这种理论是一种假说,是基于共产党阶级斗争理论的一种杜撰。其实真正蛮荒状态的原始社会在中国历史上很短,中国社会很早就进入了不同形式的文明。被尊为中华民族的始祖的三皇五帝时期的社会状态是非常文明。他们的寿命都很长,道德水准非常高,文化水准也很高,三皇五帝和他们的一些大臣的发明奠定了中华文化各方面的基础,包括文字、音乐、丝绸纺织、医学、农业等。中国古代的文明与现代科技的文明有很大不同,那时人在对人体修炼、人体和宇宙的关系的认识上非常高超,同时又有发达的人文艺术的东西来繁荣人的生活。

后来我才发现中国拥有世界最丰富、久远的历史,可是我们在课本中学不到,我们学的是一部完全篡改了的加入了阶级斗争批判的历史。在这部篡改了的历史里,人物没有性格,只有阶级成分划分。其实人物才是历史的主体,人们在不同时期的行为品格是我们后人参照借鉴的镜子。而且历史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的历史和中文语言也有着密切的关系,一方面悠远丰富的中华历史诠释着中文的语言,加深了语言的内涵;另一方面,中国的历史典故不断地在被归纳成成语,直接丰富着中文语言,这是世界其他语种所不具有的特点。

其他国家、民族的文化只是一种文化,而中国古代历代却是不同特点的文化,每个朝代在建筑、服饰、文学、艺术等文化的各个方面都很不同。日本现在的文化就是学习和沿袭了中国唐代的文化,他们的建筑、服饰、文字、宗教等各个方面都受到了中国唐代文化的影响,仅学习了中国一个朝代的文化,日本文化也已经相当繁荣了,而中华文化是积累了历史上所有历朝历代不同特点的文化,所以不仅源远流长,而且是世界任何其他文化所无法比拟的丰富。

在国外的一些博物馆我看到一些中国古代的文物,那是我在中国时都看不到的,因为在中国“文化大革命”把这一切都毁了。当我真的看到我祖先的文化遗产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祖先生活在多么高超、繁荣的文明中,跟那时相比我们文革以后的人,简直是进入了蛮荒状态。这哪里是进步啊,是大倒退!我越发惊诧了,我被告知我是炎黄子孙,可是我被断绝了与我祖先文化的联系,我不知道我的祖先是怎么生活的,我对历代为中华文化做出卓越贡献的先皇都持抨击态度,我祖先生活中的音乐、戏剧等艺术的各方面全被“破四旧”铲除了,给我们只留下了几部“革命样板戏”供我娱乐。可我的祖先不是这么生活的!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的人可不只在中国有啊,我没有了自己民族的文化还算中国人吗?我发现我没有在当中国人!爱国?我在爱谁?



赵明在所在学校(三圣大学)图书馆中的旧图书馆参观。旧图书馆专门陈列The Book of Kells藏书。这些享誉世界的爱尔兰经书写于9世纪前后﹐因其历史和文化价值成为爱尔兰的国宝。

到了国外以后,我发现西方人也爱国,但我发现他们的爱国和我们中国人完全不同。我们中国人往往在反对什么人的时候才谈论爱国。按说如果是一种民族情感,中国在二战中被日本人侵略过,应该对日本人有这种反对和敌视,但我们在谈论爱国的时候,敌视的都是中国人。当年打倒刘少奇的时候就称之为“卖国贼”;“镇反”时,说必须抓出几百万或多少比例的反革命来,为了凑够数,哪还管是不是真的反革命,不整他,就可能得整我,就揭发别人凑数吧,就把自己同胞中纠出几百万来,将他们杀死。历次政治运动被整的人哪次不是树成国家的敌人?中国人就这样一代接一代地被利用着、耍弄着,带着“爱国”豪情互相整,让仇视谁就仇视谁。这国得这么爱吗?

我觉得一个没离开过中国的人很难知道怎么真正的爱国,因为你没有一个角度去审视自己所属的这个民族,到底中华民族意味着什么,无法理智的看中国所发生的事情,到底怎么才是爱国,怎么才是害国。当我真正开始了解自己的民族、爱自己的民族的时候,占据了我民族的那个流氓集团却开始整我了,拒绝给我换发中国护照。他们是真的想让人爱国吗?

谈到“护照”,说一个人是某国公民的含义是他受该国政府保护,所以在旅行时持该国护照。可海外中国人是什么感觉?我们为我们所从属的种族和文化而自豪,我可不是为迫害了几代中国人的这个流氓政治集团所自豪。谈“护照”,它们不迫害我,我就谢天谢地了,我那敢奢望什么保护啊?我在我的祖国时胆战心惊地生活,我离开我的祖国了,我的母亲、我的亲人、朋友才松了口气!

*共产党的本质使得中国政治运动不断

我以前通过一些反思文革的文学作品虽然对文革的历史有点了解,但在中国大陆能发表的东西谈到的还是很浅。我是个理工科学生,我对政治历史事件不感兴趣,连思考都没思考过,我也从没想到这个党会成心整人。但这次亲身被迫害的经历使我看得清清楚楚的一点,就是这场迫害完全是邪恶的、非法的,是蓄意的从上至下贯穿下来的。回到自由社会后,人们也总是不停地问我“到底中国政府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我不得不去思考。当我越来越多的了解教科书以外的真实的中国的历史后,越看越震惊。

这个共产党有一点和所有党都不一样。其他的政党只是一个参与竞选,组织政府,有一定执政纲领,在治理国家上有一定倾向的团体。可共产党不仅是一个政党,它还做了所有政党都没有作的事情,就是它涉入了精神领域。中国人不信神,可不是不信教。中国人觉得外国人信宗教不可思议,觉得自己信唯物主义无神论才是最冷静、客观、科学的。

共产党也讲怎么做人,它也讲人类社会是怎么发展的,它也讲宇宙是怎么构成的,也讲物质和精神的关系,这是任何别的政党都不做的事情。可是人类社会中传统的正教,基督教、佛教、道教、天主教等都是教人向善的,讲仁爱讲忍让。而这个共产党却是专门地教唆暴力。在各种社会形态下,在各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类型里人们之间基本都是一个稳定正常的状态,比如雇主与被雇佣者、主人和仆人、领导者和被领导者、丈夫和妻子,每一种人与人的关系都有和谐的也有矛盾尖锐的。

可共产党把所有各种社会形态、所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类型都突出其矛盾和对立,并绝对化、普遍化,进而归结为所谓“阶级斗争”,还把这种斗争正当化,说成是社会发展的动力,从而系统地、堂而皇之地鼓吹暴力。另一方面,作为宗教,它又做了所有传统宗教都没有做的事情。传统的正教是纯粹精神领域的,是不参与政治的。可是这个共产党却是政、教、军合一的,深谙“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中国人自己意识不到,共产党其实是中国最大的宗教。

作为宗教,衡量其正邪那就看它教人向善还是教人做恶。从这一点上来讲我们不得不说共产党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邪教,因为它自始至终都在抛弃和摧毁一切道德标准。

中国在不同的朝代曾被不同的民族统治过,可无论哪个民族统治,都在继承着、丰富着中华民族的文化,可是这个共产党完全不同,十年“文化大革命”摧毁了所有的中国传统文化。如果说它出于宗教意识形态的差异铲除其他的宗教也算可以理解,可是它连孔子也要批判。我出国以后才知道,在香港、台湾和美国华人中,孔子做为教师行业的鼻祖是最受尊重的,他的生日被定为教师节。如果一个民族没有了尊师的概念,怎么学习?怎么继承文化?怎么生存发展?

它进入了精神领域,要想让人们信它。可是它事实上一再给人带来苦难,证明不了自己正确。一个错误的不能说服人的假理要想存在太难了,为什么文革有句话说“知识越多越反动”呢?如果它让人自由地去思维,去选择,很快人们就不信它的了,它就会解体了。所以它就不停地对全民进行洗脑、宣传灌输,再加迫害,一切办法就是要对全民进行精神控制,这就是中国建国以来一轮一轮的政治运动不停的原因。

这还不够,因为在中国这个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国度,儒家、佛家、道家的思想传承了两千来年,有着传统道德观念的人们是不会认同共产党的种种行为的,它就得铲除所有这一切传统思想,这就是“文化大革命”。这样经过这十年的浩劫所有的中华传统文化被完全铲除了,实际上也是中国文化的精华部分都没有了,书籍、文物、寺庙一律被烧被毁。还不仅要在物质上销毁传统的东西,在精神上更残忍,所有的各学术领域的有造诣的人全要挨整挨批斗,称作“反动学术权威”,下放劳动,甚至迫害致死。最著名的有作家老舍被红卫兵群殴,最后投湖自尽。

它们还变异了整个中国的教育,篡改了所有各个学科的学术书籍和教科书,在中国学生学不到原始的正宗的各学术、哲学流派和宗教的东西,所有的书籍都被加入了站在唯物主义无神论和阶级斗争理论基点上所做的批判。中国的课本更新反映政治动态非常及时,我记得比我早的文革的时候的小学课本里最初的识字内容就有“打倒邓小平”,开始镇压法轮功之后,考大学的政治题马上就有关于反对法轮功的题,学生都得写认识表态,也看出来,这个共产党担心自己假理的没人信是如坐针毡一般的惊恐,在宣传和教育上的手段也算登峰造极了。这样所有中国人都封闭在了共产党的理论体系中,也就不会去置疑它了,整个中国的人民就这样被操纵着,不知不觉地支持着它,充当着它的工具。

可是即使这样它并不就安全了,因为它是违背天理,违背宇宙的特性的,它所教唆人整人,师徒、父子﹑夫妻之间互相检举揭发、划清界限,这套东西完全是违背人性的,人基于本性还会去反思。十年的浩劫,使中国人对它这套东西早就厌倦了,中国人凭人的本性也觉得不对劲,可是陷在它给灌输的立场之中想不清楚到底共产党为什么要这么折腾。其实所有的政治运动它都不是无目的随便做的,它是系统的、有目的的,都是为了维护它的假理的存在。它对于所有其他的思想体系肯定是要铲除,对倡导者要迫害。在共产党体系以内,任何人要想搞偏离共产党的东西,想讲一点人性和民主,也无一例外地铲除、迫害,这就是其党内斗争的原因。

“镇反”、“三反五反”、“反右”、“文革”,每次都得迫害死几十万,几百万,这些人该被这样对待吗?按中国法律也说不通啊。文革以后的运动有“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八九年所谓“镇压暴乱”、九九年“镇压法轮功”,不管每次运动的名目怎么不同其实目的都是相同的,整的都是跟得不紧的,想说真话的,或信共产党以外的其它思想体系的。在这个国家里,你要想安稳地生存就得完全接受支持它的假理,就得按它要求的扭曲人性地去说谎,搞政治思想汇报,还得认同支持打击它所树的斗争对象。

这一系列种种的暴行表明,共产党根本就不是一个以政权为目的团体,而是专司反人性的精神迫害的邪教。

在劳教所里,我所看到的在这次整法轮功的运动中的各种手段所体现的都是“假、恶、暴”。在被迫害中,我们一再不厌其烦地跟我们所接触的各级警察讲我们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而它们在整法轮功中所做的一切都是违法的,终要负责任的,可是很少有能听的进去的。那些人只要顺应了上级的旨意,能升官发财,明知违法也干。能够实施这么大规模的迫害、人能够被利用到这种程度完全都是共产党在中国历史上系统地摧毁所有传统道德观念,系统地鼓吹暴力斗争,利用人性最不好的一面所导致的。

受共产党灌输,混淆了是非的人常说,所有的国家、政府、政党都一样,都得维护自己的统治。其实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第二种政党象共产党一样。在各国也许都有不同程度的不平的事情或人权问题存在,但那是个别的,不是作为政府政策性实施导致的。而象共产党这样动用所有国家机器以整人为本业的没有第二个政党这么干。

说共产党邪,是说它所提倡的意识形态完全是恶的,并不是指责共产党的党员,是它利用了人性中最恶的部分,让人们互相争斗。绝大多数人都是在无知地被利用着,所以要圆融地善解、制止这一切迫害、苦难的最好办法就是揭露它,让人们认识它的假、恶、暴、反人类的邪恶本质,不是要把什么人怎么样,也不是要把哪个政权怎么样,只要人们不再被它利用欺骗,人们都不再认同暴力,不再互相整,一切自然就和平地善解了。对于少数邪恶之首,我们可以用法律手段将其绳之以法。

*共产党造成有史以来最大的种族灭绝和良知灭绝

二战以后,国际法律界觉得纳粹集团的行为没有一种已有的犯罪定义能恰当地描述它,于是制定了新的关于“种族灭绝罪”的国际法。最近我看了《国际反种族灭绝公约》中对“种族灭绝罪”的定义,我发现共产党建国以来对中华民族的迫害竟然符合了定义里面五条中的四条。定义是这样说的:

“按照目前的公约,种族灭绝罪是指以整体或部分毁灭一个国民、人种、民族、宗教团体为目的而实施的以下行为中的任何一种:
杀害该团体的成员;
导致该团体成员的严重身体或精神伤害;
故意有计划地对该团体的生活状况施以刑罚导致其整体或部分的肉体毁灭;
采用强制手段防止其团体生育;
强制把该团体的儿童转移到另一团体。”

当我看到共产党建国以来的真正历史的时候,我震惊了,人们都没有认识到共产党在中国干的才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种族灭绝。纳粹灭绝犹太人一个小民族还费了那么大劲,共产党干得才叫利落:占据世界人口最多、历史最悠久、文化最丰富的民族,掌握其政权,然后对其人民任意蹂躏;象纳粹那样派军队去杀人,太费劲了,共产党令其人民自相残杀,一次运动下来,至少就杀他几百万人;还不够,让其人民乖乖地把粮食全交上来,自己活活的饿死,一下饿死几千万;彻底根除其几千年承袭的所有文化和精神信仰;所有的各领域学术权威、有成就的知识分子全都打倒批臭,送去偏远的地方强制劳动。中国建国以后在历次迫害中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二战中的死亡人数!

对于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那场大饥荒﹐许多人都说当时领导人贪图表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头脑发热,不切实际,才导致如此的后果。这太夸奖他们了,经过那么多年战争过来的那些领导人不知道地能产多少粮?如果说单为了增强点民族凝聚力、自豪感,大家把粮食亩产数字也都报得挺高的了,热闹热闹就行了。

当然虚报产量也不是闹着玩的,也是用迫害恐吓强逼出来的,谁说实话就得挨整。但不是到此就为止了,把粮食产量报高了不是目的,这只是第一步。然

后收粮才是真正的目的。可是收粮的时候可不跟你来虚的,搞浮夸了,你多报了就得多交!他们是头脑发热吗?他们非常冷静!事先还有埋伏得很重要的一招,搞“大食堂”。有大食堂管饭,这样农民就没有任何理由留粮食了,自己又报高了产量,没有理由不交粮啊,就一点不留的全都交上去。地方政府也不管人民死活,也不留粮,于是大食堂也没吃的,最后只能活活等着饿死。当农民已经交得吃不上饭的时候,它们在干什么?“抓瞒产”,谁想说实话,谁还有不交的粮食就整谁。这是无意的吗?其实是这个残害中国人民的流氓集团为了给它在国际上的扩张最大限度地搜刮财富而设的极其阴毒而惨绝人寰的局。几千万人啊,中国建国以后死的人比二战时还多。

在中文里人们用“苛政猛于虎”来形容赋税过重的暴政,可是那时起码还可以借高利贷,也没到把粮收光让人饿死的地步啊。历史上再残酷的暴政跟共产党比起来都太仁慈了。

有一次大家在一起谈希特勒和江泽民谁更邪恶。有的人觉得江泽民没有象希特勒杀那么多人,好像不比希特勒邪恶。没有亲身经历着场迫害的人,很难看到今天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有多可怕。希特勒当年花了十二年才达到那种对犹太人的迫害程度,而且当初迫害犹太人的消息被封锁着,人们不知道,所以希特勒可以为所欲为。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有四年了,现在是还没发展到哪种程度,如果没有全世界法轮功弟子对迫害的揭露和坚强抵制﹐以及国际社会的关注﹐情况就不知要发展成什么样了。

其实这场迫害是非常疯狂的,现在能够核实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有800多例;在吉林,法轮功弟子刘成军(长春人﹐多次因炼法轮功被捕。曾在长春电视网上播放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现被打得生命垂危)被恶警绑架时,警察无故对其大腿在近距离开了两枪,说是为防止逃跑。这些事情如果任其发展下去会是什么样?而且今天江泽民所指使的这场迫害罪邪恶之处在于它的核心是精神迫害,是对“真、善、忍”基本道德理念的摧残,其实这才是从根本上毁灭人类,人没有了正的道德理念,必将自相残害,走向毁灭。在使国人良知灭绝这一点上,江泽民是希特勒所不可比的。

在人类历史上,在不同的种族文化中,当正的思想传出的时候,也都曾受过旧有的邪教和政权的迫害。耶稣和他的弟子当年受到古罗马帝国的迫害,释迦牟尼的弟子受到婆罗门教的迫害,被尊为哲学鼻祖的苏格拉底,也因为传播它的思想而受到迫害。可是以往的迫害都没有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这么邪恶。

那时迫害者的办法是你要么选择坚持你的信仰而被杀死,要么放弃信仰。而今天的迫害法轮功的江氏集团不是这样,它不允许你选择死,你都坚定地死了怎么体现它的伟大光荣正确?它要用尽人类历史上一切酷刑凌辱、栽赃欺骗、威逼恐吓、精神药物等最卑鄙、下流的手段叫你活着放弃信仰,光放弃了还不行,得叫你你得表现的快快乐乐的放弃,还得叫你诋毁你的信仰,同时歌颂它的伟大光荣正确。

有的人听法轮功学员揭露今天这场残酷的迫害,义愤填膺地说自己爱国,还说“子不嫌母丑”。我记得本来说人民是“母亲”,可是后来不知到了哪一天“母亲”的位置被这个对中华民族犯下滔天罪行的流氓政治集团给篡夺了。

*共产主义的幽灵体系

为什么所有的共产党国家都一模一样地残暴、虚假,人民都一样的困苦、扭曲?其实这一切的形成有更根本的原因。

人类社会的现象是宇宙不同层次的状态在人世间的反映。《共产党宣言》开头是这样说的:“一个幽灵,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在这个幽灵的操纵下产生了这种专门鼓吹暴力争斗的邪教思想,它游荡进了中国,占据、毒害了中国。它所强加给人的一切都不是人应该有的文化和思想,它从一出现就全面地反对一切人类传统、人性、道德、伦理、正义、法制。

它形成了一种可怕的体系,人一旦进入这个体系就像换了一个人,就不象平常的那个人了,变成了没有人性概念的变异人,满脑袋的概念就只有阶级划分、敌我选择、所谓政治需要、还有冠冕堂皇的所谓的爱国主义,他们就可以干出各种没人性的事,去整别人。我接触过的那些恶警,和各级整法轮功的人,在我看来他们都是一样的有血有肉的人,有老婆又孩子,也希望人生过舒服、富裕、轻松的生活,他们脱下警服也都是一个普通人,他们都需要人与人之间正常的交往、相互对待,可一进入它这个系统就象换了一副面具,面目狰狞,不讲人性,不择手段地对人进行酷刑和精神迫害。你放弃人的人性道德观念就会被这个幽灵利用、操纵。

一般地,人们面临生活中的事业、爱情等的不如意就感到很痛苦了,可是跟劳教所监狱里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长时间不让睡觉、恐吓、酷刑比起来那根本就不是痛苦了。2000年我在团和劳教所一中队的时候,一天晚上恶警郭金河跟我谈话不让我睡觉,熬到凌晨三四点钟,它拿出两根电棍,说两句电我一下,包括头、脖子、大腿内侧等敏感部位。我不知道中国各级政府负责整法轮功的人想没想过他们自己要是面对这种痛苦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其实想一想要面对那些都是巨大的痛苦。

一般地,当人面临陌生的环境,孤独、无助,对未来的迷茫的时候,那也是一种巨大的痛苦。在被迫害中,我曾多次警察转送,从北京到长春,从长春看守所到戒毒所,又从长春到北京,从北京看守所到劳教所,又在劳教所之间转送。每次被转送的时候,都不知道要去哪儿,将面对什么。

在生活中如果不被人认同,那就非常痛苦了。可是在劳教所里是长期的整天整宿的一群人围着你威逼、恐吓、施加精神压力。一般人是很容易精神崩溃的。

人在恐惧绝望的时候,那可能是最大的痛苦了。在劳教所中,我曾被一群面目狰狞、膀大腰圆的流氓群殴,曾被一群毫无人性的警察电击折磨。如果绝望的话,那真的会发疯了。

*一生中最大的痛苦

可是对于我来说,我没有绝望,我一直坚信法轮功是对的,坚信这场迫害迟早会结束,我知道所有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都将为它们所作的一切负责,所以对于我以上这些还不是最大的痛苦。而作为一个相信轮回和知道生命的真正意义的人也不会为面对死亡而痛苦。

那什么才是最大的痛苦呢?违背良心才是最大的痛苦。我被那些恶警强迫写那些东西那是最大的痛苦。这很多人可能不理解,其实并不难理解。在一般的生活中,比如说对于你的父母你的爱人,你会去说很伤人的话伤害他/她吗?如果那些恶警逼着你骂你的父母、亲人,你说痛不痛苦?如果一个人有恩于你,你不但不报答他还被警察逼着伤害他,你心里会平衡吗?这痛不痛苦?

就算一个陌生人,我让你侮辱他你就会干吗?如果一个人到了毫无原则的地步对这些都不觉得痛苦了,我说他不能算是人。而今天江氏流氓集团所操纵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在全国劳教所监狱里还在全国组建洗脑班绑架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干的是什么呢,是在强迫法轮功学员背叛他们生命中最珍视的、最重要的原则,有的人是的得了绝症炼法轮功而康复的,一个有良心的人能平衡吗?

我在新安劳教所的时候,一个女警察笑着对我说一个年轻的女法轮功学员精神失常了。我在2001年转回团河劳教所的时候,在三大队,同在一个队的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我记不住他叫什么了,也精神失常了,时而哭时而笑,这是我亲眼所见。在团河还有两例我听说精神失常的是武军和林澄涛。我深知那种痛苦是什么。

我记得上高中的时候,看电影《红高粱》里面有这样一段:那是抗日战争的时候,日本兵逼着一个中国屠夫先剥了一张猪皮,然后逼着他活剥一个同胞的人皮,这个中国屠夫心里无法平衡让同胞这样痛苦,无法做下去,把前头带尖的屠刀径直叉进了同胞的心脏,他疯了,挥着屠刀对着日本兵喊“我X你们祖宗”他被日本兵开枪打死了。

那些迫害我们的恶警是自己选择了做恶,可是他们也想下班早点回家,也想工作轻松点儿。可是是谁下达的“转化”指标逼着他们下班不回家而去熬他们的同胞不让睡觉?

那个电棍的两个金属电极有大约两厘米的距离,没有万伏以上的电压是无法把空气电离形成火花的。是谁植入的仇恨让他们把多根这样的电棍加在同胞身上电得他们的同胞发疯而自己毫无心理障碍?

是谁的部下在看守所里强奸四川大学的女研究生魏星艳然后整个重庆公安系统帮着掩盖罪证?

是谁非法监禁清华大学毕业生袁江又把他折磨致死?是谁指使他们残害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儿女?(我们尽可能收集了一些清华被迫害的校友情况和人生经历﹐可见http://www.rescuetsinghua.org)

当清华大学党委书记贺美英访问美国的时候,有人向她提出清华大学电子系毕业生袁江被迫害致死一事,她说“袁江不是清华人。”所有袁江的同学都可以证明袁江的身份,其实她是无法面对事实,他们所为之服务的这个邪恶系统在杀人!她无法面对这一切。


图﹕今年初﹐赵明在台湾清大校园炼功。赵明台湾之行是应清大“营救清华人”邀请。在“营救清华人”征签中﹐包括台大、清大在内二十九所台湾公私立大学学生团体,连署声援大陆因炼法轮功而遭迫害的学生。这是台湾学生首次发起声援大陆法轮功的大型活动﹐累积连署人数在年初已近二万人。

文革以后,共产党允许人们搞私营经济了,也开放了,人们都以为,文革终于过去了,那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可是89年六四的枪声让中外的人们都清醒了,这个流氓政党根本没有变!只要这种反人性、反道德、鼓吹暴力和精神强制的意识形态还在,文革就可能随时重演。改革开放是为了什么?这个流氓集团从没有真正关心过中华民族的发展,那是他们为在这个科技和经济飞速发展和日益全球化的世界有立足之地而不得已采用的方法而已。

毛当年铲除所有中国传统文化断了中华民族的根脉。如果说这是为共产党邪教理论在中国存在奠定了基础,邓则是在经济上为共产党在国际上扩张准备了物质基础,而今天江泽民则是在这些基础上一手拿着钱,一手拿着精神强制、反人类的邪教理论向全世界进发了。他们大量收购海外媒体的股份,影响操控海外媒体;大量地派遣海外特务;给众多第三世界小国提供资金以换取他们在联合国人权会的投票,以搁置谴责中国人权状况的提案;以贸易利益影响外交关系换取一些国家在中国迫害人权的问题上保持沉默。加上在国内赤巨资武装警察监狱系统,扩充秘密警察,组建“610”中国盖世太保在全国开办洗脑班, 每一笔无不是巨额的资金投入,。

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文化最久远丰富、历史上英雄辈出、生命力最顽强的民族已经在几十年间被这个邪教政党给毁了,这还不是对全人类的威胁?所以全世界所有的人、所有的政府都有责任抵制这场迫害。人们会逐渐知道,人们对这场迫害的抵制不仅是支持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也是为了每个人自己,为了人类的未来。相反,对江氏这个人间首恶,今天所有违背良心选举它、支持它、默认它的人都是对人类的亵渎,都是一种犯罪!

*共产党灌输的思想﹕要求人权就是有政治企图

在对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友人的这场迫害中﹐正与邪的较量,善与恶的对比是鲜明的,

迫害者是暴力的,法轮功学员是和平的。在面对非法的关押拘禁、殴打、酷刑、高压洗脑、精神摧残等种种疯狂的迫害过程中,法轮功学员一直采用上访、请愿、讲清真象和法律诉讼等和平、非暴力的方式。

迫害者是反人类的,法轮功学员是维护人类的。迫害者对上亿中国人的迫害大面积地剥夺了人们的信仰、言论、健康、教育、人身自由等诸多基本人权,所采用的迫害手段践踏了人的尊严、良心、道德、伦理等一切人性基本准则,破坏了整个中国正常的社会生活。

迫害者一直在谎言栽赃,法轮功学员在讲清真相。江氏操纵一切报纸、电台、电视台宣传工具和驻外领事馆造谣、栽赃,掩盖真象。法轮功学员用网站、电子邮件、网上聊天、电话、传真、邮信等各种方式揭露迫害真相。

法轮功学员不畏生死、和平理性的反对、抵制、揭露迫害﹐法轮功学员不是为了任何政治目的。从我个人对政府的看法来说,说实话,如果说八九年以后我对中国的政府还有点看法,那么到94、95年我学了法轮功以后,我对中国政府真的是一点抱怨指责都没有了,我绝对是一个本本分分的最安分守己的公民。

因为法轮功教我的是,人的道德才最重要的。甚至对当政者的腐败我们也没有一般市民那样指责和怨恨。因为我们看到社会道德的败坏是整体的问题,不只是当官的问题,只是当官的如果道德不好影响更大,对于整体社会道德的败坏,人人都有责任,法轮功教我的就是要我们从自我做起,做个好人。我们就是修炼,我们只是要求最基本的人权。这样一个人群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国家最有利于政权的,因为人的整体道德回升能化解一切社会问题,社会矛盾。

迫害者一直也想把法轮功说成是搞政治。我学法轮功也算比较早的了,我从没看到这个群体里有人有以法轮功参与政治的企图,如果有这样的人,大家都会反对他。我们是在要求基本人权,不是搞政治。但共产党给中国人灌输的思想认为要求人权就是有政治企图,在中国人的思想中已经没有了人权概念。人权是一切人类社会活动的基础,当然政治也要尊重和维护人权,这也是许多政治家的主张。

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揭露这场迫害,结束迫害,法轮功绝不会成为一个政党,法轮功学员也不会去象共产党当年一样去搞什么暴力革命。其实从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操纵国家机器开始在全国抓捕法轮功开始到现在这四年里,在任何一天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都可以,给法轮功学员炼功的权力,中国也不会因此而怎么样,法轮功决不会夺谁的权。

但这场迫害发展到今天这一步,江对法轮功所犯下的罪行法轮功学员已经不可能原谅它了,我们坚决要追究其法律责任。在这场迫害正在进行当中﹐我们就已经收集了大量材料﹐并得到包括国安﹑公安在内的爱国人士的举报。可见法网恢恢邪恶人榜数据库(http://www.fawanghuihui.org)。

在国外,我看到西方人对中国文化真的普遍的尊敬和向往。以前在唐朝的时候,中国是世界文化的中心,全世界的人都去中国学习访问,那时中国的语言文字、服饰、音乐、绘画、宗教等各个方面都是各国争相学习的典范。可是现在他们去了中国所能看到的传统文化的东西已经很少了。不仅保存的物质上的文物少,精神上的传统的道德理念、文学修养、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方式、生活方式全都被文革清洗、截断、败坏了。

更可怕的是,多年斗争理念的灌输和人整人的运动使现在中国人与人之间没有一个基本的信任和道德准则,人为了钱什么都敢干。我在公司上班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公司有个客户,还不是什么官,她在一个单位的计算机室工作,负责采购一台计算机,几千元的机器,她付了我们公司一万多元,要了机器原价百分之一百多的回扣。所以我看到中国社会道德标准的丧失是最可怕的事情,确实认为法轮功所带来社会道德的回升是中国的唯一希望。

*结语

我记得小时候,有一个寓言故事叫《假话国历险记》,长了三十多岁,我回头发现我的一生就是在假话国历险!我的父辈也很悲哀,因为他们从没能有机会独立地思考过、选择过自己的人生信仰,他们已经认识不到自己在被扭曲地生活着。现在我才看清楚,在中国作为学生,你所学的知识范畴、世界观、人生观都是共产党思想体系内的。文革中铲除了所有的其他思想文化,所以你接触不到别的东西。

建国后几代中国人的思想都是共产党的宣传教育严格规范出来的,你不想参与政治,其实所有中国人都是共产党的政治工具,中国人潜在思维习惯都是维护共产党政治需要的。我所学的历史是谎言,我所受的教育整个是谎言,媒体中天天讲的都是谎言,我是在听谎言中长大的,更可怕的是在这个国家人们都已经习惯于接受谎言了!我在谎言灌输下认同暴力争斗,认同对同胞的迫害。终于一天,我也成了暴力迫害的对象!

这个外来的邪教强奸了全中国人的民意,颠覆毁坏了整个中华文化,一次又一次地蹂躏着中国人,它根本上是反人类的。

在二十世纪中国人是够苦的了,前半个世纪是不停的战乱,后半个世纪是一轮接一轮的政治运动。建国后的这些苦难有这个邪恶政党的迫害和恶意的宣传灌输的原因,但其实也有我们每个中国人自己的原因,我们很多在其中的人也都推波助澜了,宣传说反对谁就反对谁,说敌视谁就敌视谁。我们都被骗了,我们被愚弄着抛弃了传统的道德观念,互相仇视,互相整,这一切不该存在的苦难闹剧都该收场了。

法轮功学员不是闹革命、纠集一伙人把另一伙人怎么样。法轮功学员所做的就是讲给人真象,人们都知道了真象的时候,人们就会明白我们不应该相互敌视、不应该相互摧残、不应该相互仇杀,我们都应该相互善待,这是一条真正能善解一切恩怨的路。


赵明在爱尔兰寓所读《转法轮》。李洪志先生所着《转法轮》于94年底在大陆发行﹐成为畅销书。96年7月中共中央宣传部下属新闻出版署下发内部文件﹐禁止出版发行《转法轮》等法轮功书籍。中国第一禁书《转法轮》目前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

相关新闻
新移民天地: 淑君买房的故事(一)
新移民天地:淑君买房的故事(二)
新移民天地:淑君买房的故事(三)
新移民生活漫谈:学英文(一)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清零惹大祸?习二十大连任遭变数
【十字路口】拜登组亚洲小北约?四大战线点火
【财商天下】中共突然示好澳洲 力拓案是前车之鉴
【舞蹈三剑客】宝圆吓傻啦!志成竟然… |“挚友对决”精彩幕后
利世民:中共凝固流动资产 债务违约或致房产危机
【时事军事】美国让俄军品尝“神剑”更香的留给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