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中和:非暴力抗议对中国的影响

人气 3
标签:

【大纪元11月9日讯】大纪元记者郭若、鹿青霜根据芝加哥新世界电视台访谈节目整理/著名的政论家廖中和先生专攻西洋政治思想史, 著有《国际政治的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 译著有《历史的功用》,《汉家女》。芝加哥新世纪电视台记者杨晓玫日前就台湾居民林晓凯在上海被大陆国安绑架一事专访了廖中和。

*中国大陆社会人的才智损失*

我(廖中和)看过整个新闻(台湾法轮功学员林晓凯在上海被大陆国安绑架)的录影,其中最令人寒心的是林晓凯被释放回到台湾以后,一看到太太,第一句话问的竟然是“我能相信你吗?”另外他回到台湾后怕家里被窃听,根本不敢回家而住在旅馆里。

从这可以看出中国大陆政权在精神迫害方面所实施的手腕实在是非常非常可怕。当然,站在统治者的立场,它说不定觉得“你看,我的手段多有效!可以吓阻以后的人!”但我要提醒的是,中国大陆几十年来,这种精神的破坏已经造成了十多亿人彼此之间的完全不信任,你想想这种损失有多大?

你光看到自己统治手段的有效而忘掉了人的才智不能发挥,人与人之间完全不能信任,社会不能正常化的这种损失实在是太大。

*非暴力抗议填补中国历史的空白*

在人类历史上对非暴力行为宣扬最具体的应该算十八世纪中期美国一个非常有名的文学家David Thoreau,除了《湖滨散记》这个不朽的散文作品之外,他另外的一部著作几乎可以说影响了世界历史的发展,那就是《Civil Disobedience》,中文可以译作 《民间的不服从论》或者《民间的抗议论》。在David Thoreau之后,十九世纪末期,俄国的大文豪托尔斯泰对这种非暴力的抗争,非暴力的反抗也宣扬得非常详细。

当然,最重要的人物是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甘地。从他在南非当律师开始,甘地就信仰非暴力抗议,认为那是改变社会体制、改变人类前途的一个最主要的手段。甘地的非暴力抗议导致了印度的独立,使他的国家脱离了英国的殖民统治。“时代”杂志的名人排名把甘地排在第三名,可见他在世界历史上,尤其在二十世纪历史上的重要性远超过中国的孙逸仙、蒋介石以及毛泽东。甘地的非暴力理念慢慢地又传给了1970年美国的民权运动,其中最重要的当然是马丁路德.金牧师领导的美国民权运动。

我们刚才谈的是近代历史上非暴力抗议对世界所产生的影响,回顾中国自己的历史,你会觉得非常可惜的是,在我们中国的历史上几乎就没有这种非暴力抗议的理念,人们对社会制度不公的反应是冲动地使用暴力,每一次政权的转变也是使用暴力。在近代史上最具有代表性的暴力行为当然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兴起以及它推翻中国民国政府的所为。在中国的历史上,非暴力抗议几乎是空白,按照我自己的理解,这四年来法轮功在国内外种种的抗争行为,事实上填补了这个空白。

当然有人会说,对中国共产党这样的政权,非暴力能有什么用?我想我们必须说明的是,今天人类已经进入到二十一世纪,中国如果要生存下去,也得走向现代化。而非暴力抗议就相当于一个标准,你可以拿它来检验、衡量你的现代化。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法轮功的牺牲对中国历史将来的发展应该会有,我预期,也期望它会有一种良性的功效。

*泛政治化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我在很多社交的场合总会遇到一些海外的朋友,有些人还是很能独立思考,基本上并不认同中国共产党政权的,但大家聊起天的时候,他们也会说,“哎呀,法轮功实在是太政治化了。”这一点我觉得有必要加以澄清。事实上真正泛政治化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政权,而法轮功这四年来之所以要前仆后继不断的抗议——用你的话来说是和平运动——其实正是中共政权把它政治化的结果。

我们再说政治化,政治化是不是一定就不好?这一点我觉得有必要探讨。一直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权几乎垄断、独占了所有有关政治的讨论,退一步说,假使法轮功真的搞政治了,那至少会对中共的形象有好处,等于是变相地稍微让它的垄断,让它的独占开了一点点的口。

回过来讲,对于四年来法轮功的各种抗争,很多人各持己见,但平心而论,直到现在你没有看到他们有任何暴力的行为,以中共政权这么强大的治安、情报的力量,从来没查出哪一个人藏有武器,或企图用非法的暴力行为推翻这个政权。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就应该说泛政治化的是中共政权,始作俑者是中共政权,是它逼得法轮功不得不自保,不得不采取这种非暴力的抗议行为,如果你要指责政治化,请你第一个先指责中共的政权。

*对自己国家作一点贡献*

廖:长远看来一定会有影响。回到刚才非暴力抗议的话题,非暴力抗议是现代社会追求改变的一个手段,这个手段业已被历史证明相当有效,同时成本较低。如果你希望中国步入现代世界,如果你期望中国的未来会比过去更加美好,那么对非暴力的理念和行为,即使你不敢站出来喝采(我当然知道在中国大陆不太可能公开出面赞成),我仍然希望海外的朋友,尤其中国大陆来的人士应该设法支持它,因为这是你对自己国家的一点贡献。

说到这我要稍微说明一下爱国的观念,我知道很多海外华人,尤其那些已经完全靠到中国政权那边的人,很喜欢讲法轮功破坏了中国的形象,不爱国。这一点讲起来实在是非常伤感,因为这种观念很不正确,比起一百多年前的人都不如。一百多年前,中国历史上相当有影响的思想家及政治家梁启超先生就说过,我们讲爱国,不能一方面只知有国家,不知有个人;也不能另一方面只知有国家,不知有世界。第一方面在国内讲比较适用,第二方面则是针对外面世界的。如果一百几十年前的理念,到今天你都不明白的话,那是你在认识上的一种退步,一种不长进,而这样的爱国观念对中国的进步,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只有害,没有好处,并且应该说是一种倒退。

*中国社会制度的变化会有益*

中共政权如果下台或者说政权转移的话,由谁去取代它?好像很多人很担心。我觉得这个问题很荒唐。第一,今天的中国人有几个会怀念毛泽东统治的时代,尤其是改革开放前那三十几年?有几个会非常向往那个时代的社会,那个时代的国家?当时要是有人能取代毛的统治会有多好呢?我们坦白地讲,那该有多好呢!第二,你怎么肯定替代它的一定更坏?政权是否转移不是关键,制造人与人之间、整个社会的不信任,把十几亿人的才智完全消耗掉,这才是问题的真正症结。这样的政权被替换了,短期内社会会有点乱,这大概是必然的,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一定是比较健康,比较正常,并且对中国的发展反而是有益的。(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阿牛哥:法轮功—江泽民的克星
达赖喇嘛访法提出组成全球贤者和平委员会构想
刘晓波:再论公共发言中的道德底线
国家数据陷危险 巴新悔用华为 向澳洲求救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抓黎智英抄苹果 两个人最高兴
【现场视频】中共不兑现承诺 失独父母维权
【珍言真语】袁弓夷:抓黎智英 中共将挨美打趴
【重播】白宫简报会:中共报复美国无意义
【重播】川普8·10发布会短暂中断 白宫外枪击
【重播】中共军医唐娟庭审 9.1举行听证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