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肺炎随想

人气 1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4月26日讯】 SARS阴阴冷笑自空气中扩散,新世纪的杀手无处不在

昨天写了一首有关非典型肺炎的诗,诗末就是上边的句子。今日看新闻,英国科学家预测一年内全球受此症影响的人会高达十亿人众,果真如此则将是世纪大灾难,是人类的浩劫,但愿只是这位科学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胡说八道?

SARS是非典型肺炎的英文缩写,中文报刊有音译为“萨斯”或“沙士”,我因为写诗而强译为“杀死”,以附合诗的内容。诗句夸张说此症“阴阴冷笑自空气中扩散”,证之英国科学家的预言,则已合逻辑了,若非可由空气中传播,岂能年内感染十亿人次?

这种新世纪怪病,已在全球数十地方传染了四五千人,夺去了二百六十三人的生命,不但杀人也杀死了香港的经济。中共因为刻意隐瞒此症而引起世界各国指责,北京市长及那位荒谬的卫生部长已为此丢官。如今已开始承受到此怪症带来的苦果,北京被世卫列为禁地,警告游客勿前去的重灾区,学校已停课三周,人人自危,封城的谣言四起,人心徬徨,对国家社会经济造成无可估计的损失。

此流行怪病其实已是一种“瘟疫”,至今仍无抗病的药苗;被感染者从两天到二十天内才会发作,这是最可怕的原因,由于带病菌者在发作前本身也不自知,其近亲就会受到传染。而唾液是最直接的感染途径,在大陆观光,我见到不少人随时随地的吐痰,这种极无卫生极端要不得的坏习惯,为“杀死”扩散推波助澜;因此中国当今之急除了全力对付此瘟疫外,要严厉禁止国人胡乱吐痰,教育、宣传还要用重典才可立竿见影。世界卫生组织已极度担忧中国广大农村的庞大人口,一旦被大量感染,其简陋医疗设备根本无法应付。

地球村形成后,世界人口流动快速,要防止非典型肺炎入侵到自已国家,是极度困难的事。澳洲的新州和维州已立列,严刑峻法,虚报者要被囚禁六个月,有人指责太过紧张及太过严厉。其实新州州长卜卡率先面对正视,是眼光独到及有远见的政治家,难怪他被工党选民爱戴要他成为联邦反对党的党魁。事关人民的生死,岂能如中共般草菅人命,硬要隐瞒疫症的感染及死亡数字。

如何防范被感染,专家已有不少高见,首要是保持自身的卫生,家居的打扫消毒要积极;不要到那些已被“世界卫生组织”示警的地方去,如果无法避免非去不可,当然要戴口罩,勿要到密不通风的影院、茶楼、酒肆,乘火车巴士飞机也都有被传染上的危险。

这场“杀死”疫病方兴未艾,若果那位英国专家的预言成为事实,则全球性的大灾难已在眼前,试想如真的一年内十亿人次染上,死亡者将是千万之众,可能会超过1918年那次二千万人丧生的流感瘟疫?还有就是世界性的大肃条,经济大崩溃。存活者的大伤痛,家家有亲人被夺去生命的悲恸,真不敢想像下去,唯有希望那只是该位科学家的梦呓。

个人的孽障要由自已承担,种下了恶因迟早要领受苦果,这是佛教的不易定理和真理。除了个人的因缘果外,我们是生活在一个共同体,以往的是一个国家今日已成为地球村;人类集体所种下的恶业,也就是众业,众业承受的果报是很难化解,也只好由众人共同承担和面对,因果律是要逃也逃不掉的,被染上此病的人或许绝非有任何过错,但为何会如此不幸?这是“众业”促成的。

自然界的定律很公平,人口大量繁殖,地球早已不胜负荷;科技又发达,许多陈旧的绝症已被克服,癌症及爱兹病虽然难治,但未能大量消灭人类,新世纪初就发生了“杀死”这种恐怖的疫病来淘汰太多的人口。

我们不必太悲观,所谓生死有命,人生是一过程也是一段旅途,纵使长命百岁,在时间长河上也无非刹那,成住坏空是谁也逃不了的事实。是生是死,是死是生,本来无有分别;浮生总是梦、贫富一般穷,能够看开,活着就轻松也洒脱。

SARS(杀死)无色无形无声无影,是肉眼见不到的杀人细菌,全球科学家正倾力研究抗苗,迟早会发明有郊药剂扑灭。这些细菌不会是人类的末日,人类的末日是操纵在人自已的手上,是那些核武器及生化剂。(上周报载苏联蕴藏的生化剂可以杀死三倍的地球人口。)

处之泰然的面对这场新世纪的灾难,保持心情平静,乐观和开朗是可以增加抵抗病菌的入侵;忧能伤身伤心,何况纵然如何担忧也无法把SARS细菌扑灭,倒不如凡事看开些,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大家多做好事善事,是消灾解难的最有郊方法。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五日于墨尔本无相斋。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大陆媒体人罗昌平遭逮捕
组图:世界最长距离马拉松 意大利选手夺冠
武汉女拍视频曝光农夫山泉水有大量蛆虫
沈阳爆炸死伤惨重 事前疑维修附近燃气管道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准驻华大使:中共有致命缺陷
【横河观点】回光返照?中共史上第3个历史决议
【财商天下】“大掌舵”经济 习近平的“中国梦”
【新闻大家谈】钢琴王子李云迪奏红歌 还是栽了
【未解之谜】托梦破奇案 震惊英国
【百年真相】刑场上的婚礼 是杜撰还是历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