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恐怖主义笼罩 港人争取民主备受考验

【大纪元5月6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雪儿香港报导)港人在争取民主的路上,因为中央政府最近极速释法和否决双普选的做法而蒙受很大压力。在压力下,有高官、商人改变调子追随中央。面对现时的政治低气压,有民主派人士选择站出来,公开对在国内受到严重逼迫的群众表示关注;有敢言人士以行动——“封咪”,来表达对香港政治和言论空间收窄的不满。“封咪”行动亦引来了民主派人士对香港媒体空间问题的关注。

公开表态和直言“封咪”因由均反映出港人在面对巨大政治压力时,仍然秉持积极的态度;熟悉极权政府行为的人士都很清楚,在面对极权的抗争中,维护最前线受压迫的群众及最前线的媒体工作者的权益,就是在维护社会整体的利益。有诺贝尔奖得主在撰写文章指出,传媒提供资讯的功能有助于防范重大灾难,而香港曾有学者以检石头的道理作比喻,指保护了社会上“最黑的石头”,将使整个社会得以保全。

五月二日下午,来自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准备由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游行至西营盘中联办之前,召开了记者会,支联会主席兼立法会议员司徒华及沙田火炭区区议会议员蔡耀昌为席上发言的嘉宾。

维护权益责无旁贷

蔡耀昌说他今次是以个人身份出席记者会,主要是为了维护公义。他坦言对法轮功的信仰未必想法相同,但认为每个人都应该责无旁贷地对人权被侵害的人施以援手,对人权表示支持。他对国内、香港以至在海外来参加法轮功活动的朋友遭到阻碍或迫害表示关注。他强调会继续关注法轮功受到迫害的问题。


蔡耀昌续说,香港最近在民主发展上所受到的挫折,如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以及○七、○八年行政长官及立法会普选被否决,港人对普选诉求被压抑,在这种政治低气压下,最需要港人坚持为一个平等、公义、民主的社会作出努力。

当被问及法轮功被迫害以及普选被否决两件事的共通处时,蔡耀昌回答说,从基本人权保障方面来看,包括思想、集会等自由,普选权也是国际社会公认的基本人权准则,无论是香港或内地都已经签署了《国际人权公约》,《公约》内也有这些准则,他希望中国尊重这些人权准则。

被迫害的都是朋友

司徒华表示,世界各地被迫害的人都是他的朋友。华叔认为,在强权下的苦难者,是推动民主的一群人。法轮功受到的迫害,以及八九年“六四”死难者的亲人到现在仍然受到迫害,是在“一党专政”下发生的悲剧。


华叔又表示,支联会同情和支持法轮功。虽然他不完全理解法轮功,但对法轮功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议方法表示敬仰。

五月三日,“大班”郑经翰宣布正式“封咪”,他在暂别宣言中坦言,“封咪”的决定并非因为“无耻下流(口既)暴徒”暴力威吓,或香港商业电台(商台)管理阶层施压,而是因为“近日中央粗暴干预香港政改后(口既)政治低气压,实在令人窒息得透唔过气来”,再加上“睇到身边(口既)朋友纷纷变节,卖身(口既)卖身,投靠(口既)投靠,正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有旧朋友成新鬼(口既)感觉,的确令我难过莫名”,“身心压力日益沉重,已经令我身心疲乏,走向接近崩溃的边缘”。


商台当日在《风波里的茶杯》节目中,播出目前身在欧洲的郑大班离港前的录音,在说到因政治气氛、朋友变节令他感到压力及心灰意冷,更一度哽咽落泪。

大班“封咪”敲起警号

“前线”召集人刘慧卿表示,大班“封咪”给了市民一个警号,就是香港的言论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受到很大的压力。她又指香港现时出现一个悲哀的现象,就是有传媒成政治打击民主派人士的工具。她希望大班“封咪”一事,能够鼓励社会各界人士遇到压力时,站出来说话。


“前线”秘书陶君行认为,大班“封咪”的事很明显是有人施加政治压力,希望大班不要做一些影响特区或中央政府的事。而大班事件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他指回归六年多,共产党无孔不入,用威迫利诱等方法希望能能够使更多的人“转轪”或不敢说话。

陶君行表示,要争取言论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若港人现阶段不站出来捍卫自己应有的言论自由,未来的日子可能更加难过。

至于港人可以怎样维护自己的言论自由空间,刘慧卿认为,香港仍然是市场经济社会,市民可以有选择地支持电台的节目或市面上的报纸。另外,也可以去信商台,就大班“封咪”一事反映意见。她说:“如果突然以到十万或五十万封信,我相信商台都会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童年时曾经历一九四三年的孟加拉大饥荒的九八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沈恩(Amartya Sen),为纪念“世界新闻自由日”,特别为世界报业协会选写了一篇名为《自由传媒破政府谎言》的文章。文章指传媒提供资讯的功能有助于防范重大灾难,因此,“所有实行民主政制而新闻较为自由的独立国家,从未曾发生重大饥荒事故。”

控制传媒作茧自缚

文章以近代中国为例,指“一九五八至六一年的大饥荒,约导致二千三百万至三千万人死亡……政府坚持错误政策,除因为没有反对党,又欠缺传媒的独立批评以外,也因为媒体没有自由报导,连政府也无从得知‘大跃进’造成极严重的破坏……由此可见,专制政府控制传媒不但欺瞒了公众,也会反过来误导自己,作茧自缚。”


最后,文章认为,“新闻审查制度,正是要将人与人孤立起来,缩窄我们的生活,削弱我们的知识,窒碍我们的人性,使我们不能互相切磋砥砺”。

曾于二○○一年二月在深圳被中共秘密逮捕,被关押逾半年后,被当局指为“台湾间谍”,最后遭驱逐出境的香港前城市大学教授李少民,回港一年后,决定离开香港,返回美国继续执教鞭。他在离港前接受本报专访时曾以“检石头理论”来比喻港人对北京当局的心态。


应保护最黑的石头

李少民把黑、灰、白石头比喻不同的群众,当共产党把黑石硕拿出来批判,灰石头和白石头松了口气说:“不是我!”;当审判完了黑石头,当局再来一个运动,检灰石头来批判,完了再来的就是白石头。他指白石头见到黑石头被批判不应该高兴,应该保护黑石头:“保护了那块最黑的石头,大家就安全。”

他认为,香港人应该做的事是保护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和民主党前主席李柱铭等人,“如果他们还能说话,其他人不就更安全了吗?如果他们被抓起来,那么其他人离被抓就不远了”。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陆委会主委内定总统府副秘书长吴钊燮接任
中国经济成长降温将冲击日本营造机具产业
南韩成功研究人工培植眼球水晶体纤维
布什要求国会为伊拉克和阿富汗行动增加拨款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不忍士兵睡车库 川普开放自家宾馆
【唐青看时事】习近平五军压境 拜登蒙在鼓里?
【解密时分】诺查丹玛斯预言:彭斯和美国大选
【解密时分】美国对台军售十大利器 
【有冇搞错】美国极左派将消退
2021预测:全球瘟疫更具毁灭性 善恶大决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