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南客:中共玩人头,谁最黑?

中南客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0月12日讯】在难以计数的世界各地《九评》研讨会中,在美国加州的一场谈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时,医学博士相景端轻声细语的一句话:“中共把国民党玩到了台湾,现在又把连战、宋楚瑜玩回了大陆”,会心的阵笑与骤雨般的掌声同时爆发,精彩在一个“玩”字。

这是位医国的高手,如神医扁鹊一般,用宇宙射线直刺威胁全人类的毒瘤:病入膏肓的中共党癌。

其实,在中共内部的讲话中,也并不讳言,如中共前“国家”副主席,以在陕北南泥湾种植鸦片闻名的王震,在1989年六‧四屠杀中就扬言:中共政权是“三千万颗人头换来的,谁要夺,用三千万颗人头来换!”这位王胡子上世纪50年代进军新疆,杀得新疆少数民族用他来吓小孩:“不敢哭!王胡子来啦!”

所以这个“玩”字,在中共并不是游戏,是要把活人“玩”到死。虽然连、宋、李熬之辈现在还活着。

过去中国人把素无正业专靠“玩”人为生者称做“耍把人的”,大都带着几条人命的血债,要把人“耍把”到死才够资格,位置在江洋大盗与恶霸流氓之间。

这类人比起共产党实在是小儿科。共产党要“耍把”的不是几条人命,它“玩”的不仅是三千万颗人头,也不仅是以三千万颗人头夺权后的八千万颗人头,而是好话说尽,先礼后兵,要“耍把”全人类的人头,名曰:“解放全人类”。

马克思的名言“哲学以无产阶级为物质武器;无产阶级以哲学为精神武器”。

剥去科学伪装,说白了就是要当时英、法、德三国工人去当肉体武器:肉体步枪,肉体手榴弹,今日本‧拉登玩的人肉炸弹,只能算小儿科,欧洲三大国工人共计有多少颗人头!

马克思自命为哲学的化身,绝不肯当物质武器,只作无产阶级的精神教父,以经济利益诱发工人经济斗争,始终转化不到政治斗争:用人头去夺取政权,没人傻到自愿把人头被“玩”到马克思教主圣坛上!

列宁说“马克思主义不能从工人中自发产生,必须从外面灌输”,专门设立了共产党的宣传部,把俄国工人也只“玩”到经济斗争,为改善经济而罢工。

以“政权归于苏维埃,和平属于人民”为口号,俄共成立了“工、兵苏维埃”,实际上“玩”了当兵的农民和饥饿的工人们厌战,渴望退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普遍愿望,工人和士兵的人头,换来了俄共政权后,立即开始了全国内战,“和平属于人民”证明是空头支票,俄共强征粮食的“军事共产主义”逼得饥饿的农民,如顿河的哥萨克们,全国到处造反。

列宁把1902年获诺贝尔奖的巴甫洛夫学说竟然评价为“对全世界工人阶级有巨大意义!”幻想利用条件反射原理,去制造上亿“人肉”机器用人海战术,去夺取全世界!

共产党不仅“玩”人民,“运动”群众,不仅“玩”党员宣誓、“保鲜”之类,领袖集团之中,“玩”亲密战友更是绝活儿!

斯大林把列宁留下的战友“玩”得一个不剩!先是宣誓团结在列宁主义旗帜下,而后加米涅夫、季诺唯耶夫被酷刑折磨后,为免妻子儿女同死,在电影机前,承认是间谍、叛徒及被诬陷的一切“滔天罪行”,伏刑后,儿女毫无例外,斯大林把“犯人”的子女一律秘密处决。理论家布哈尔被剥夺发言权,一面倒地被批判得体无完肤而死,托罗茨基逃到国外,也没逃过特务的利斧。

斯大林最后被志同道合的希特勒“玩”了一把,直到德军打到俄国领地,斯大林还在怀疑中、美政府提供的情报。

毛泽东以土地改革“玩”得几亿农民成了炮灰与饿殍;打天下的四大野战军统帅个个被“玩”到死,刘伯承不得重用,老死床策,林彪、彭德怀死于毒手,陈毅被整得癌,毛为作态,穿着睡衣去参加追悼会,得了感冒,临走还不忘“玩”陈毅夫人张茜及家属一把:嘱咐要为“人民”服务!

毛把左辅右臂刘少奇、周恩来利用到死,周恩来得癌,毛就是不批准动手术,让周疼死,毛还把自己坐的旧沙发送去,表示亲爱。毛也中了周一冷箭:借“批林批孔”,公布了林彪否定文革的《571工程纪要》,使共干和知识份子如梦初醒,从而否定毛及文革形成定局。宣誓“永不翻案”的邓小平,也“玩”了老毛一把,把毛妻下狱,取消儿女继承毛巨额存款,收归党有。

现在中共既玩“活人”,也“玩”死人,用希特勒版的社会民族主义把大陆青年与知识界玩得五迷三倒,连华侨也迷瞪得只要面子,不管“里子”,能活下去的人只要钱,只要虚荣,不要民主,不要人权,活不下去上访的人遭遇的是人的冷漠和狼警的凶残,及中外新闻的封锁。

玩“毛泽东”,玩“胡耀邦”,用死老毛否定活老毛,实际上要以纳粹主义代替毛泽东思想,用毛泽东为“民族社会主义”张目,做招牌;用死胡耀邦打倒活胡耀邦,利用死的胡耀邦不能表态来否定胡耀邦、赵紫阳,并为团派造势,是毛早已指出过的“打着红旗反红旗”玩弄民众的老套子。

其中够得上是阴谋家、野心家的是曾仔庆红,黑白两道,自有家传,其父曾山和潘汉年一样,都是奉中共中央之命,与日本皇军谈判,夹击抗日国军、保存新四军的特工型人才。潘汉年被毛泽东秘裁,曾山却稳坐钓鱼台,而且是文哥中仅有的不倒翁。

曾仔出身高干子弟,却助共干中异己分子江氏摆平了一切共干子弟,只留下自己钻进中枢,对中共中央仅存的罗干、薄熙来两个坏种,也视为眼中钉。

曾仔怂恿高干子弟下海,自己不下海却比别人都大发,为了实现野心甘当江氏心腹奴,可以把姘妇歌星奉献;

不仅女人,一切可以出卖,为迎合江氏求俄封咪,隐藏“历史反革命”面目,可以瞒过国务院、国防部,以中央书记处书记身份,与江氏及钱其琛氏出席谈判,签署出卖领土条约,不管子孙后代地窄人稠的生存危机。

中共十六大前曾仔玩了张万年,捧上了江氏连任军委主席,骗了全党与共干;

玩老江玩到四中全会,劝诱老江辞军委职,再也没张万年一类军头力挽,因为曾若“玩”过了头,会把自己也“玩”了进去,江氏若永不下台,曾仔也眼见“超龄”,野心会泡汤!

玩了过气老江,又玩现任小胡,什么坏事,都有他的心术潜藏,但又不留把柄,责任由他人代过,玩朱成虎,玩迟浩田,玩刘亚洲,推波助澜,相机行事,不留痕迹地拱出这三个“愤头”当枪使,处处给胡氏前途埋下定时地雷:“学北韩”,“斩首美国”,“牺牲西安以东”,无不犯众怒,招孤立,真正的傻冒愤青没几个,没人报名去当“党卫军”“冲锋队”去送死!真正反美的“邪恶轴心国”不过北朝鲜伊朗,连利比亚都转向,古巴、越南都在相机收敛。“玩”胡耀邦,更是把百姓当傻瓜,让胡生自扮成伪君子。

曾不似江氏一脑袋浆糊,曾熟悉社情,有海外耳报,明知法轮功有高人,联络黑社会,组织暗杀,迎合江氏,出尽坏水。出访南非,策划毁车亡人。尤其在大陆,出谋泯灭真善忍,致假恶暴遍地横行,从根本上毁灭了中华,中共成了全球唯一的反华势力,而反共势力正被朱成虎、迟浩田、刘亚洲们客观上在国内外大肆培植。

玩挑动群众斗群众文革故计,曾以假自焚案挑动群众仇恨法轮功,又挑动社会民族主义,想灭美国,挑动欧洲反美。

仇恨救不了中共的命,反会把暴戾之气引向中共自身。朱成虎们“都想让别人死,自己不死”的如意算盘倒不如罗干来得实际,学法西斯学的很及格:衣揣氢化物,学纳粹军官,准备随时逃脱惩罚,用以自裁!

现在全球没有人要用三千万颗人头去换中共政权,却要中共号称的6千头人头,脱去兽皮,换上人心。

胡也好,曾也好,难以醒悟自己也是被玩的“傀儡”,牵线人是谁?可去细读《九评》。(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10-12 10: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