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古欧洲迈诺安文明

──海上霸国消失之谜
正见编辑小组

收藏谷类或油的大罐子(图片提供: Dilos Holiday World)

  人气: 3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约在公元前二三○○年至公元前一五○○年间,克里特岛(Crete)上的迈诺安文明(Minoan)的文化盛极一时,尤以最后的二百年的米诺斯王朝达到顶点。当时,米诺斯称雄爱琴海,威震雅典,是联系欧、亚、非三洲先进国家的纽带。米诺斯王朝充分利用了这一优越的地理位置,发展造船业,并建立了强大的舰队,这是世界上最早的一支海军。所向披靡的米诺斯舰队,使王朝能与埃及、叙利亚、巴比伦、小亚细亚等区域保持贸易来往,并成为海上霸权国家,爱琴海诸岛各国纷纷向米诺斯称臣,雅典也得向他纳贡。

无疑,克里特岛是欧洲古文明的发祥地之一。但是,大约在公元前一五○○年前后,克里特岛上所有的城市,突然在一夕间全部被毁坏了,这个古老的文明便从地球上永远地消失了。

一九六七年,美国考古学家在克里特岛以北130公里的桑托里林岛(Santorini)的60公尺厚的火山灰下,挖出一座古代商业城市。经考证,这座城市是在公元前一五○○年前后,桑托林火山大爆发时被火山灰所埋葬。那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猛烈的一次火山大爆发,喷出的火山灰渣占地面积广达62.5平方公里,岛上的城市几乎在一瞬间就被埋在厚厚的火山灰下,并波及地中海沿岸及岛屿。据记载,当时埃及的上空曾出现三天漆黑一片的情景,除此之外,火山爆发引起巨大海啸,浪头高达50公尺,滔天巨浪滚滚南下,摧毁了克里特岛上的城市、村庄,米诺斯王国也随之化为乌有。

一九○○年,英国考古学家亚瑟‧约翰‧伊文斯(Arther J. Evans)在克里特岛库诺索斯(Knossos)发掘出一座王宫的废墟。它占地约2公顷,房屋有几百间,均由迂回曲折的廊道连接,结构之复杂实为罕见。迷宫中还发现了双斧标志,学者一致认为,这就是米诺斯王国的双斧宫殿(希腊神话中曾提到双面斧是克里特岛上宫殿的重要特征)。王宫的墙壁上有艳丽如初的壁画,仓库中储存着大量粮食、橄榄油、酒以及战车和兵器。一间外包了铅皮的小屋藏有国王无数的宝石、黄金和印章。大量的绘制精美的陶器和做工精巧的金属器具,表现出克里特岛人非凡的才华。


库诺索斯宫殿遗址位于丘陵上,楼高三到四层,此为南侧入口一景(图片提供:Dilos Holiday World)
库诺索斯宫殿遗址位于丘陵上,楼高三到四层,此为南侧入口一景(图片提供:Dilos Holiday World)


王宫的房间数多达近千间,以迂回曲折的廊道相连接(图片提供:Dilos Holiday World)
王宫的房间数多达近千间,以迂回曲折的廊道相连接(图片提供:Dilos Holiday World)


王宫内的墙上有许多鲜艳的壁画,引人想像当时繁盛、发达的生活(图片提供:Dilos Holiday World)
王宫内的墙上有许多鲜艳的壁画,引人想像当时繁盛、发达的生活(图片提供:Dilos Holiday World)


库诺索斯王宫的王座之室,右墙石椅是米诺斯国王的宝座(图片提供:Dilos Holiday World)
库诺索斯王宫的王座之室,右墙石椅是米诺斯国王的宝座(图片提供:Dilos Holiday World)


收藏谷类或油的大罐子(图片提供: Dilos Holiday World)
收藏谷类或油的大罐子(图片提供: Dilos Holiday World)

最有价值的是那数万张刻有文字的泥板,其中一块赫然写着:“雅典进贡妇女七人,童子及幼女各一名。”出人意料的是,考古学家们真的在克里特岛上一所房屋,挖掘出二百多根支离破碎的人骨,是8~11个年龄不足10~15岁的青少年,尸骨上并留下被宰杀的刀痕。在希腊神话中也可以找到相关记载。神话中说米诺斯国王为报雅典王爱琴斯害死其子之仇,用武力强迫雅典人每隔九年必须进贡14名少年和少女供人头牛身的怪兽米诺陶食用。最后爱琴斯之子用魔剑杀死了怪物米诺陶。

后来考古学家们还挖掘到一座神庙,发现了克里特岛人用活人祭祀的证据!现场有许多放置祭品的陶制器皿,供台上躺了一具身长165公分高的青年骨骸,台边有一个接血用的盆状容器,附近还发现了一把宰人的青铜尖刀。而旁边仰面朝天,手上戴着银质戒指,双手摀住脸的骨骸应是祭司与其助手。离祭台较远的地方有许多杂乱的尸骨,据推测是参加仪式的官员和祭司的随从们,来不及跑出庙堂便被砸死了。根据现场情形,考古学家们推测:当克里特岛人正在进行活祭,祈求上苍让地震灾难远离之时,却引来山崩地裂,大难临头,屋顶猛然坍塌,覆盖了整个祭祀现场与所有人!

透过考古学家们的挖掘,我们看到迈诺安文明的发达,却也看到他的堕落,因为发现了杀害人命的证据与传说。所谓“文明”应该是一群能理性思考、和平共处、与重视道德的群体。然而在当时的迈诺安文明却可能有活人献祭的行为,并且由国王与祭司主导。这是不是说明整体道德败坏,对错不分了?进一步想想,一个国王遇到频繁天灾时,如果不能检讨自己的缺失,率领全国度过危机,减少百姓的痛苦,却迷信用活人祭天来消灾解难,这样的文明即便能维持表面一定的繁荣,是不是也在不自觉中走向末路了?

看看这座毁灭的城市,除了感叹这么发达的文明怎么会消失,我们不妨想想其中的原因:宇宙中万事万物确实存在着运行的规律,人类要想文明能长久不衰,顺应宇宙的规律,维持善良而正直的心灵力量才是根本之道。(待续)

——转自洞见文化出版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世界各个民族的传说中,巨人几乎是不可缺少的重要角色。从希腊神话“奥得赛”里英雄俄底修斯在海岛上遇到的独眼巨人,格林童话里“杰克的豌豆”与巨人,一直到格列佛游记里的“大人国”,许许多多的故事都描述巨人这样的生命。十八世纪以后,随着近代人类学的研究发展,这一类的传说渐渐地消失,现在大家都说这些只是故事传说,不可尽信。然而,从一些关于巨人的考古化石发现,让人不禁重新思考,“传说”是否仅仅是传说?
  • 除了巨人的传说外,小人也在世界各地的传说故事中出现。《格列佛游记》中最有趣的故事要算是格列佛在小人国和大人国旅游了。在小人国,人、畜、植物等一切物体的尺寸都只有我们的1/12。而大人国则恰恰相反,所有物体的尺寸是我们的12倍。现在看来这些都不是天方夜谭。前面我们介绍了关于巨人存在的一些证据以及古书中对巨人的记载,这里我们再举几个地球上的确出现过小人的例子。
  • 各地丰富的古文明遗迹就是人类历史见证的最佳博物馆。千万年的遗迹,除了让人想不透外,究竟为什么在那儿历尽沧桑而没有随着当时的文明湮灭?而无独有偶的,各地遗迹明显的都是由不同时期,由不同民族建立的,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不同的文明呢?
  • 楼兰王国位于中国大陆的新疆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若羌县北境,罗布泊以西,孔雀河道南岸七公里处,整个遗址散布在罗布泊西岸的雅丹地形之中。
  • 正见网上有一个专栏名曰:上下五千年。里面的一系列文章将中华民族5000年的真实历史从古到今悉数还原,历史画卷一齐展开,气势宏大,振人心弦。
  • 几乎世界各地的神话,都谈到远古时代曾有过一段时期发生大洪水。内容大都说神因为人类犯罪,所以降大洪水来消灭人类,首先我们来看关于大洪水的记载。
  • 有一部著名的古印度史诗《摩诃波罗多》(Mahabarata,一译《玛哈帕腊达》,印度古代梵文叙事诗,意译为“伟大的波罗多王后裔”,描写班度和俱卢两族争夺王位的斗争,与《罗摩衍那》并称为印度两大史诗),写成于公元前一五○○年,距今约有三千五百多年了。据说书中记载的史实比成书时间早了二千年,就是说书中的事情发生在距今约五千多年前。
  • 为了纾解老师们终日面对着教学与升学的压力,台中县后里乡内埔国小于10月26日下午,在视听教室举办了一场专题讲座,由本报科学正见专栏作家张福章主讲,以“做好人是真正的科学”为题,将“道德”与“科学”分属于精神与物质领域贯穿为一,给现代夫子们带来一课“道一以贯之”的课程。
    此项生命教育讲座是由内埔国小主办,大纪元时报协办,利用周三下午课余时间让教师们研习,不仅推广普及生命心灵教育,提升现代人的文化涵养,同时纾解老师们终日面对着教学与升学的压力,平衡身心健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