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波:1998年10月8日传唤经过

王金波

标签:

【大纪元11月15日讯】1998年10月8日14点左右,我一个人在临沂制药厂宿舍里刚睡完午觉,忽然听见有人敲门
。我打开门,一个约30岁的陌生人进门后掩上门,问我是不是王金波,我说是,他说跟我去一趟派出所吧。我知道他们终于直接露面了。我说好吧,返回里屋。那人也马上紧跟着进去。我把床上的被子叠好,跟他出了宿舍来到20米远的街上。他带我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货物运输车(事后回忆,那几天我似乎见过这辆车),坐在驾驶室里,去了五里堡派出所。

在一楼,这人让我进了西边的一个小屋,里面有五六个人,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堵着门口。后来我才知道,这叫留置室,堵在门口的那个人是派出所的联防队员,里面的四五个人(包括我)则是被盘问人。

南面小半间由粗钢筋拦成另一部分——俗称铁笼子的就指这个。屋里的人们都闷头不说话。我第一次到这种地方,不知道这是留置室,只是坐在连椅上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人们。我左边一个三十来岁的人坐在地上(当时我还纳闷他为何不坐在椅子上,因为我进去时椅子上有空位)。再往左边即靠近门口的地方,两个二十来岁的人低头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右边也有人。坐在椅子上堵着门口的那个联防队员后来趴在椅背上打起了盹。我左边坐在地上的那个人后来哀求联防队员去厕所,被联防队员爱理不理地拒绝几次之后,我终于忍不住说我也去厕所,当然也被拒绝。于是我质问他凭什么不让我去厕所,他这才抬起头来不再睡觉,说就是不让你去。我问他凭什么,他说不为什么。

没多一会外面有人喊我的名字,于是我被带到二楼一间办公室。进门一看,里面坐了七八个人。后来得知,他们是临沂市公安局政保科、兰山分局政保科、五里堡派出所三级公安机关和临沂市国家安全局的警察。我一进门就认出了辛磊(临沂市国家安全局二处的一个科长。1997年8月28日传唤我的国家安全局警察中就有他),跟他打招呼:“这不是辛科长吗?”一个女的(后知其为五里堡派出所副指导员马仑)惊讶地问道:“你俩认识?”辛磊尴尬地笑了笑,我说:“是呀,去年我们就打过交道。”辛磊问我怎么样,我说不怎么样,刚才我在一楼时想去厕所,他们竟不让我去,太不讲理了。辛磊问了一句你现在还想去吗,我说当然。于是辛磊领我下楼到院子里上厕所。回来时,我指着不让我上厕所的那个联防队员说:“就是他,不让我上厕所,值班时睡觉!”辛磊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他们素质低,别计较了。而当时大厅里的人们都愣住了。

回二楼后进入正题,他们问了我最近的一些情况。我如实回答我是通过卢四清跟谢万军取得联系的。他们问我跟哪些人联系过,我把十几个电话号码和通讯地址当场背给了他们听。总起来讲,这次传唤,我把我的情况大多告诉了他们。后来他们有人出去,留下几个人跟我闲聊,我就跟他们讲我当时学到的一些很浅显的理论知识,他们在听得津津有味之后说并不相信我的理论。

后来有人说你先回去吧,于是我离开派出所回到单位。

20051031山东莒南

博讯2005111(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王金波:论甘地主义
王金波:由一位妇女想到的中国信仰问题
王金波:让我记下一笔员警侵犯公民权利的罪行
王金波:未来中国国家结构形式的一种设想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共产暴政和西方文明的自毁
【马克时空】藉“机”摸透Su-30 印日年底进行联训
【珍言真语】潘焯鸿:港发人民币债券 考验富豪
【舞蹈三剑客】意外发现:京剧挑战
【新闻大家谈】法国参议员李察访台幕后故事
【未解之谜】失而复得的孩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