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广州医院利用死囚犯器官谋取厚利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31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采访报导) 广州一家医院最近正在兴建一座专门用于治疗肝病和进行肝脏移植的大楼。有媒体报导说,在肝器官移植的背后是医院割取死囚犯人的器官赚取丰厚的利润。

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是国内规模最大,综合实力最强的医院之一,并以肾脏移植闻名国内,而附属第三医院则以肝脏移植著称。他们的肝脏移植与肾脏移植的例数与存活率都属于国内领先水平。

据设在美国的中国信息中心近日透露说,随着医院肝肾移植存活率不断的提高,而生意也愈来愈兴旺,因此近来开始兴建肝病医治中心大楼,将肝病治疗和肝器官移植扩大化和普及化。而医院与监狱挂钩,摘取死刑犯身上的器官提供给病人,成了主要的器官移植来源。

记者在3月30日下午打电话到第三医院的肝脏移植中心询问有关情况—-

记者:我想请问一下,你们这儿换肝需要多久才能换上有肝呢?

医院受访者:要看运气,有的运气好,送过来一个星期就可以换。运气不好的时候,也有病人等上一个月。

记者:那费用大概要多少钱?

医院受访者:一般顺利的话,二十万到三十万。

记者:那肝是活肝吗?

医院受访者:这个问题不用你们来担心,我们这里所有病人都是采用同样的方式、同样类型的供体来做的。

记者:据说你们用死刑犯的肝,那家属没签名,这样算合法吗?

医院受访者:能不能不要再谈这个供体的问题,供体是由我们统一解决,而且这么久以来都是这样做的。

而该医院的一名护士明确表示,肝的来源确实是死刑犯—-

记者:我想问一下,肝脏是不是很健康的呢?

护士:当然是健康的。

记者:是活人身上的肝脏还是死人身上的肝脏呢?

护士:活的。

记者:肝是怎么提供来的?

护士:这个可能要医生才能回答你们。

记者:是不是犯人身上的肝呢?

护士:多数是。

记者:趁他们没死的时候拿出来的吗?

护士:是啊!这肯定是,不然怎么能用呢?

设在美国的中国信息中心引述一些医护人员透露,从死刑囚犯身上摘取肾脏和肝脏器官移植到病人身上的作法一直存在,并也是医院内公开的秘密。如果没有死囚的器官供应,只凭市民自愿捐献的器官,数量远远不足以应付愈来愈多的器官移植需求。虽然中国法律规定不得从死囚身上摘取器官,但报导说,医院从当地司法部门那里,得到摘取死刑囚犯器官的许可。

北京律师高志晟表示这是极其严重的违法行为,他说:“法律附加的身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取死刑犯的肝,是否履行了有关法律手续?就是说,他是否和死刑犯本人签订了有关取其一些脏器官的手续,或者说和死刑犯的家人达成了这方面的契约。他们必须履行有关法律手续。”

但是近年来不断的有死囚家属控告公检法及医院,非法摘取其亲人器官的案例。在2001年6月,一名去到美国的天津武警总队医院的烧伤科医生王国齐,在给美国国会的证词中说:他参加过超过一百次,从刚刚执行死刑的囚犯尸体上,摘取角膜和皮肤的行动,也曾目睹过该医院的其他医生从死囚犯身上摘取器官,并且出售器官谋取暴利。”但之后,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称,这是恶意中伤耸人听闻的谎言。但是一件件事实证明,大陆医院的移植器官确实是来自于死囚。

香港富商、中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曾宪梓,六年前就是在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做的肾脏移植,而那个肾是从死刑犯身上摘取的,但是碍于政治敏感,没有人敢公开流传。

去年九月大陆著名演员傅彪换肝手术成功,而他移植的完整肝脏来自一名山东死囚,但是设在美国的劳改基金会质疑,在他换肝成功的同时,没有人注意到他肝脏来源的合法性。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3-31 4: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