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须插满头归

章华路

人气 6
标签:

小时候,有关菊花的“启蒙”,开始于那句曾传诵一时的“战地黄花分外香”,不过当时以为的“黄花”,只是黄颜色的菊花,特别是山野之中无拘无束开放着的野菊,却并不知道,其实在传统文化里,“黄花”往往包括各色菊花,因为古人“以黄为正,所以概称黄花”。

菊花在中国最古文献中就已出现,屈子行吟,“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那都还是后来的事。但菊花却不单单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而早成为世界名花,l世纪末便经北韩传入日本,16世纪末传入欧洲,19世纪到美国。如今,菊花仅花型就有宽瓣、球状、荷花、莲座、松针、垂丝等种种变化,分散到活泼且密如繁星的“小菊系”与端庄而独木单枝的“大菊系”(大小以花径6厘米为界),更是千姿百态,色彩纷呈,加起来竟已多达三千种左右,是世界上品种最多的花卉,不知是否还能以“黄花”一词概而称之了。

秋天可说是色彩最丰富的季节,而菊花则集合了几乎所有的秋色之美。真正是“秋菊有佳色”。从珍贵的绿色与墨色,到常见的金黄、雪白、淡粉、藕荷……乃至喧闹的大红大紫,她都随其自然地接受,而从不有意在外表上拒绝浓艳,洗尽铅华,可是,却在不经意中透出骨子里那种真正的脱俗。菊花的高雅,与兰花的淡雅、水仙的素雅、菖蒲的清雅,是公认的“四雅”,而且菊花一直是与梅、兰、竹齐名的“花中四君子”,又别是“花之隐逸者”。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这首由东晋陶渊明悠然吟成的名诗,真好似融在清冷的菊花香里。记得曾见过—帧专写陶渊明的国画,背景是这首陶诗,余皆空白,没有“东篱”与“南山”。而这位诗人所独爱的菊花,全都五颜六色地集中插于他自己的头部,似已“葛巾香染九秋霜”,一种旷逸洒脱的神态呼之欲出。由此而想到那些魏晋名士“越名教而任自然”的真性情,好像越是洒脱放达疏狂的,越能“从心所欲不逾矩”,这其中仿佛有着人心与宇宙之心的天然相通。

比我们更容易亲近自然的古人,本有秋日譬菊的风俗。“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在那时是很平常的事。而在今天,却总有些“高情不入时人眼”。可是,那自然天成的心中之矩,却不会因时人的眼光而变。于是,便几个朋友在一溪野菊花影边郑重约定,若自已是那插花归去者,一定要有“拍手凭他笑路旁”的坦荡与平和﹔若自己是那路边旁观者,我们也会拍手而笑,却不是奚落,不是嘲笑,而是手的鼓掌与心的欢喜。@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民间故事─ ─ 菊花仙子
金秋菊花疗效多
组图:开封菊花“大哥大” 一棵开5000多头
中国文化在费城长木公园菊花节上展现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嚣张的轰-6 实战中将沦为笑柄
【横河直播】佛州德州拒言论审查 波兰也受够了
【拍案惊奇】两会中共泄5野心 美军视为头号挑战
【珍言真语】刘慧卿:47人无罪 中共毁港令人痛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