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西雅图遭中领馆拒访事件分析

人气 1

大纪元9月4日讯】(大纪元记者龙淑惠9月3日西雅图综合报导)中共总书记胡锦涛预定9月访问西雅图,作为他登上国家主席后首次访问美、加、墨及联合国大会的第一站。当全球媒体的目光都聚焦于胡的首次访问时,在西雅图却发生了美国独立媒体遭中共领馆拒绝签发媒体通行证的事件,造成实质上箝制了在美媒体独立报导自由的影响,也同时为胡锦涛初次以国家元首身份的出访蒙上了第一道阴影。





始自2000年在美国刊行大纪元时报,是一拥有包括英文在内八种语言、于全球发行的独立媒体。在过去5年来,大纪元时报持续关注、深入报导中国的人权保护、生态发展、公共卫生及民主自由等社会焦点议题,成为一个先发突破中共政府在中国大陆境内箝制媒体、网路自由的重要突破口。许多中国网民都了解,在中国境内共党箝制的媒体长期以来“众口铄金”的一言堂式报导下,如要真正了解新闻事件真相与深入分析报导,大纪元媒体可以提供他们阅读深度自由报导的需求,但也因此大纪元时报在中国被禁,大纪元在中国的工作人员亦深陷囹圄。

胡锦涛的此次出访被视为中美外交关系及互动的重大事件,许多两国共同关注的重要议题将于胡的访问行程中讨论。美国大纪元作为一重点报导中国主题的独立媒体,自然希望能报导这次出访事件,英文大纪元已计划派出三位记者至西雅图,全程参与并报导相关议题。但不幸的是,透过中国领事馆的实质操作,三位英文记者的媒体许可申请在没有提供任何理由说明的情况下被拒,使得大纪元此一在美自由运作的媒体遭遇了自由报导的障碍,也引起中共将箝制新闻自由的惯性模式延伸至美国境内媒体的争议。

据相关消息显示,胡锦涛此次到西雅图主要目的是作商贸访问,将于9月5、6两日参观微软及波音两大公司,并与华州州长克莉斯汀.葛瑞格尔餐叙。对于预定采访胡在西雅图相关的行程的媒体,中国于旧金山的领事馆透过西雅图商会底下的“商贸发展联合会”作为申请媒体许可的窗口,但据联系人Sam Kaplan在与英文大纪元就媒体许可申请所往返的电子邮件中表示:“对于那些想报导胡相关活动的的媒体申请,我们会交给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做最后决定。”

商贸利益交换与人权保护的冲突。

首先,对于为何西雅图商会下的“商贸发展联合会”会成为此次胡访西雅图的媒体采访许可“中介”,以及它实质上与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合作扮演的角色,难以为外界所了解。但由这次西雅图的一个商贸发展组织成为中共政府对外发布媒体通行的管道,不难让人了解中共试图以商贸利益作为其扩张外交政治影响力的策略。自1994年克林顿政府将中国的贸易与人权纪录松绑后,各国政府与中共政府互动往来过程中渐渐产生一种心态与运作机制,一方面在商贸利益的考量下不得不屈服于中共政府将人权议题转为谈判桌面下的要求;另一方面却尝试说服自己,认为透过文化、教育、贸易的交流会使中共统治的本质发生变化。经过这十数年的运作,最后中国境内呈现出的发展面象却并不是各国政府所想像的那么美好。

中国年年被列为人权纪录最差国家-六四民运、法轮功、香港23条问题、家庭基督教会、西藏、新疆的迫害,经贸发展使劳教所成为外资与中资合作,共同违反中国劳动法律、侵害劳动人权的来源。

西方政府在“六四天安门事件”后,以经济制裁中共政权,并连续七年在联合国提出谴责中共侵犯人权的决议案,但均告失败。中共反而对提出议案的国家采取报复手段。自1998年起,西方政府改变策略,强调人权对话与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变,并渐放弃在日内瓦人权会议上谴责中共政府。但事实证明,在没有国际压力的情况下,中国的人权状况迅速恶化。针对此观察,魏京生一次在欧盟人权游说活动中表示:“请西方国家面对自己的良知。”他并具体提出四点主张:“一、亚洲危机表明,政治独裁对于经济的发展有极大的风险,与独裁国家的经济合作会给自己带来灾难;二、没有国际压力而一味强调对话,造成了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化;三、中国是人权记录最差的国家之一,如果不谴责中国政府,那么联合国将没有理由对其他小国家提出谴责;四、中国的改革派需要国家压力的支援,在中国内部推进民主化改革。”

自各国政府改变人权对话策略后,国际社会对中国关注的焦点由人权侵犯转而为经贸投资与利益交换,面对中国巨大市场潜力的诱惑下,各国政府逐渐与中共达成默契:“谈贸易就不谈人权,至少不在台面上谈。”政府所主导的贸易与人权谈判关系上的微妙变化,自然在企业界中剧烈发酵,但企业界嗅出政府策略转变的风向球后,也形成一股“一窝蜂”的涌向中国淘金的现象,“美国梦”被“中国热”所取代,许多大企业甚至不顾国际企业理论的投资风险分析及统计数据的可性度,前仆后继的投向中国,外资的大量涌入造成了许多中外合资的企业,这些与当地政府合营的组织,往往与当地政府合力压低人工成本至不合理的程度,提供的劳动条件也违反中国劳动法律要求,外资企业至今已成为中国境内侵犯人权的来源之一。

举例来说,中国劳工观察组织在2001年6月发布了一家有关Reebok代理工厂深圳港台鞋厂的调查报告,希望Reebok 改善中国工人的劳动条件。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席李强表示:长期以来,许多的香港,台湾和韩国工厂,为像REEBOK这样的西方大公司加工产品,这些工厂大多不遵守中国的劳动法律,工人只有很低的工资,严重的超时工厂,没有医疗失业和养老保险,工厂有非常严格的处罚制度,工人一担违犯就会被开除,有些工人要在非常危险安全情况下工作。在一旦出现劳资冲突,或者是这些差的工厂的劳动条件被媒体报导的时候,往往的结果是西方的大公司把责任推到这些代理工厂身上。

微软为了在中国的利益、协助中共开发网路封锁工具

在华盛顿邮报今年七月的一篇报导指出,哈佛法学院研究网路及社会的伯克门中心在最近的一篇报告中显示,中国的网路过滤系统“在相关领域是当今世上最复杂的一项工程”。此一系统让中共投入了“数以千计的公共及私人领域的工作人员”对网路登记、搜寻引擎、聊天室及电子邮件作监控与审查。位于西雅图的微软也涉入了这项网路过滤工程。中国的部落格使用者发现,自今年六月以来,中国的部落格族若要在网路贴上一些被禁的讯息,如“达赖喇玛”或“民主”等,他们就会收到“这个讯息包含被禁止的言论,请删除”的警告。这显示微软已经在中共的命令下更改他们在中国的部落格及MSN软体,华盛顿邮报在报导中并讽刺的表示,虽然比尔.盖兹强有力的呼吁关注非洲的贫穷问题,但显然的他并不太担忧中国境内的言论自由。

出走的前中国外交官陈用林:“中国政府想要使用经济手段强迫澳洲让步基于象安全和人权的问题。中国政府考虑澳洲可能被收买。”

这个贸易与人权的矛盾纠结关系在今年的澳洲更是显得相当尖锐。今年五月前中国外交官陈用林在出走澳洲使领馆后,一连串的曝光了中共政府如何利用经贸利益的引诱与交换遂行其国际外交及政治上的目的,以及如何以经济手段收买个别华人媒体,操纵华人社区舆论,对华人进行精神控制的实质。陈用林并具体指出:“中国政府想要使用经济手段强迫澳洲让步如安全和人权的问题。中国政府考虑澳洲可能被收买。”在今年六月中澳举行第九次人权对话之际,澳民主党参议员娜塔莎.黛丝泊嘉和陈用林即透过媒体呼吁澳洲政府不可将贸易与经济利益放在第一位,并认为澳洲政府在对待中国的人权问题上不够强硬,表现非常的软弱,不能够站出来揭露中国境内的人权问题以及它发生在澳洲的人权侵犯,并向中国施压。

外国政府于美国境内对媒体通行的实质审查造成在美独立媒体的报导障碍、实质侵犯美国新闻自由

美国境内媒体在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下,向来拥有自由、独立报导的运作空间,充分发挥了媒体“第四权”监督政府的角色。华盛顿邮报揭露水门事件的真相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第一修正案中心”的研究者麦可.罗飞撰文指出,第一修正案禁止美国国会制定任何法律造成缩减言论或新闻自由的结果,一般对新闻自由的概念指涉及了资讯的散布,然而,最高法院在1972年的Branzburg v. Hayes 案中明白指出,如果新闻媒体没有收集新闻资讯的权利,媒体自由将“被剥夺最重要的精华”。媒体为公众服务,负责报导公众想要如自己亲眼目击般的新闻资讯。

大纪元时报起始于美国,作为一个独立在美运作、自由报导的媒体,报导的重心与专项向来是许多深沉复杂的中国议题,对于美国以及全世界华人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力,由今年中共前外交官陈用林因看了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社论而决定出走的事件便可见端倪。此次英文大纪元时报记者被中国领事馆在美国境内拒绝媒体通行,使大纪元时报被切断收集胡锦涛访问西雅图相关新闻资讯的重要管道,已造成大纪元报导自由的重大障碍。中共政府在中国对媒体的严格控制众所周知,此次透过中国领事馆对在美新闻媒体的实质审查,更实际上已将其对新闻自由的钳制与手段移植美国本土。从另一方面看,以经贸发展组织作为媒体通行及新闻资讯流通的管道,也成为另一个当地政府因贸易利益的考量而实质造成侵害媒体新闻自由的具体例证。

人权最差纪录的中共主席受邀于联合国大会发表演说安南三月的“大自由”改革说 可否期待?

在统治中国80几年的过程,中共政府已造成中国人民无数的悲惨经历。中共对人民基本权利及自由的戕害已是举世公认的事实,中共恶名昭彰的人权纪录人所共知,虽然经济上开放,但政治及社会控制上也仍是公认的独裁政权。这样一个政权首领却预计在联合国大会60周年大会上发表演说,对于以“世界人权宣言”作为其建立宗旨和以世界和平、正义维护者自居的联合国不啻为一最大的讽刺。

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今年3月向联大会议提出一范围广泛的改革报告,名为“大自由:实现人人共享的发展、安全和人权”,文中指出,“选择统治方式及统治者的权利,应当是所有人与生俱来的权利,而普遍实现这一权利应成为致力于大自由事业的核心目标。”安南并在其报告中支持增加6个常任理事国席位及建立一个联合国人权机构,安南的改革构想引起各国的谨慎欢迎。联合国保护自由、人权的努力与机制已因少数人权纪录恶劣国家,包括中国的否决与运作而不能有效发挥。安南提出的“大自由”改革,理念上受到各国政府与人权团体的支持,但是否能真正实行,改革联合国目前人权保护机制的跛脚状况,发挥联大组织建立本应具有的功能,仍有待观察。安南是否能藉胡锦涛此次的联合国之行与演说,实质上将其“大自由”的精神传递给中共领导,也将是外界期待的焦点。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移民问答(269) 245(i)申请的另外一个前提条件
移民问答(270) 某些H-1B境外时间可以追回
移民问答(271) 雇佣类的主要申请人逝世怎么办
移民问答(272) 没有移民签证名额,不能交DS-230I表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党媒一文打掉四千亿 缘何自残?
【时事纵横】中共关国门惹议 北京卫戍区换高层
【秦鹏直播】中共停发护照 原因涉国家机密?
【探索时分】中共为何惧怕“萨德”系统?
【新闻看点】疫情凶猛 江苏关停4.5万棋牌室
【财商天下】苏宁被拖累 恒大困局谁能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