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中共军队89年屠杀大批藏民的见证

人气 38

【大纪元2月1日讯】我从小就受到中共恶党毒害,包括自己和多名亲人都受到过中共邪灵的迫害。后来曾到西藏当兵,见到参加过89年屠杀藏族人民的士兵,听他们讲述过他们亲身经历的89年中共恶党对人权民主的扼杀,对藏族人民的镇压屠杀经历,也目睹了中共对法轮大法迫害的一些邪恶罪行。现在将这些迫害之冰山一角揭露出来,算是一个见证吧。

现在八廓街是拉萨市的重要生意场,是西藏最繁华的地带之一。那里有座由大唐文成公主入藏后所修的一座庙宇名叫小昭寺。拉萨市大庙宇有好几座包括布达拉宫、大昭寺、小昭寺、色拉寺、晢蚌寺……,藏族人民信佛的传统已达千年以上,藏密就是西藏特有的宗教修炼法门。听藏族老兵旦增说,藏族有四大活佛最受藏民尊敬:达赖、班禅、江村嘎娃和另一个活佛。影响力最大的是达赖和班禅,他们在去世前会告诉信徒自已将会转世何处,信徒们依据活佛留下的开示便可找到“转世灵童”,找到灵童后他家里的环境情况会和活佛预言的惊人的相似。藏族人几乎家家都信佛,是个宗教信仰的地方。有的藏族信徒为了到拉萨布达拉宫朝圣拜佛,一步一磕头行程几百里甚至更远,有人因此而膝盖鲜血直流、甚至昏倒,但信徒依然笃信佛法不止,宗教信仰在藏族成为一种公认的传统,藏族人民因为对神的正信而民风淳朴,道德保持在了一个较高的水准上。

然而共产恶党天性反天反地反人性,极端自私、狂妄、无恶不作,肆虐破坏正信,成迫害佛法的头号魔教。为了共产邪教一教统天下,共产恶党破坏宗教迫害广大信神的人民。它用小恩小惠欺骗了农民,挑起藏族内斗,达赖为避难逃到印度,而留下来的班禅在“文革”时被逼吃大便。对藏民的信仰粗暴干涉,同时抢劫财富屠杀民众,捣毁庙宇,逼迫人民用马列毛邪说无神论洗脑,藏族人民忍无可忍。

到了八十年代末,随着全国民众呼吁人权民主自由的声音日渐高涨,藏族民众反抗中共恶党血腥独裁迫害的呼声也一浪高过一浪,中共恶党出于邪恶本性和生存危机感急忙于一九八八年从四川等地急招了一批人当兵,其中有不少是社会上的流氓、痞子甚至是杀人犯等各类犯罪之人约一千余人组建了名为武警西藏总队直属二支队专门“处置拉萨骚乱等突发性事件”,实际上就是专门镇压藏族民众的反抗中共压迫行为。中共恶党派出党员以僧人的身份打入藏传佛教内部,进行控制宗教,从而祸乱佛法。并且用金钱物质利益诱惑僧尼(据说现在普通僧人月生活金700元以上)坠落,将共产邪恶主义的骗人鬼话强行灌输给僧尼,直接导致宗教异变。

被中共恶党邪灵附体的可怜的士兵们饱受暴力无神论的洗脑毒害,人性善的一面被抑制了,恶的一面被加强了。在共产恶党邪灵附体操控下,目无道德法律,实践着共产恶党的假、恶、斗。比如凌辱藏族妇女同胞,调戏诱奸藏族阿嫁(姑娘),使许多未婚阿嫁怀孕。这些人民子弟兵们在大街上以值勤戒严为名强抢豪夺藏族人民的藏刀、饰品、藏药……,还盗窃藏民耗牛,在部队地窖中杀了牛与军官共享美餐。军官打士兵,老兵打新兵之事时常出现。几乎每年都发生新兵被老兵殴打、打死的案例。这样信奉假恶斗的中共恶党维护和平,只能使社会治安加重了其恶化,至使道德全面崩毁。

藏民忍无可忍,认为无需再忍。正好1989年全国民众都在强烈呼吁民主、人权、自由,被中共恶党迫害得无路可走的藏民们起来反迫害。中共恶党马上指令解放军和武警进入戒严状态,并命令武警二支队立马去“处置突然性事件”(简称“处突”),即出兵镇压。

一位99年身为中队长(相当于连长)曾于89年入伍的汉族老兵回忆:“当时我们全副武装荷枪实弹,从郊区经公路跑步前往拉萨市区,大家都是头戴警盔,肩扛81-1式全自动步枪,每人至少带有四个实弹夹,即子弹在200发以上。

“我们新兵不会打枪,一扣连发达达达……子弹一会儿就打完了,有些老兵用单发一颗子弹一颗子的描准人打,枪声过后便有藏民倒在血泊中。一位男藏民在自己的房子顶上,举起一块大石头刚要下砸,一个老兵抬枪对准他就是一枪,那个人连人带石头就从房顶上摔了下来。遇到藏民紧闭着门的,士兵们就冲上去锤门大喊:‘开门开门’不开门的就一脚踢开门,不管里面是老人还是孩子,抓起催泪弹一拉就扔进去,再关上门随着“嘶嘶”的响声,催泪弹烟毒呛得房里的人’咳咳’直咳嗽眼睛辣痛直流泪水。”

一位经历过89年屠杀藏民行动的藏族中队长巴桑曾透露,当时最繁华的地方八廓街,即小昭寺所在地被杀害了众多藏民,八廓街“血流成河”,一条大街竟然出现鲜血流淌的惨象。有的老兵讲,当时中共恶党屠杀藏族民众的目击老兵,见到去拉藏民尸体的“东风”牌大卡车至少拉了十多卡车死人。在无人知晓的地方挖个大坑将受害者的尸骨草草埋葬。有的人还有呼吸也被扔上车当成死人一样活埋掉,这次屠杀对藏族人民及其文化造成巨大伤害。

前去“平息躁乱”的士兵们有不少乘火打劫发了黑心财。以抢金银珠宝店为例,几个士兵守住门口不让人进去,另外几个士兵冲进店去,乘乱将金银珠宝拚命往口袋里、头盔里袜子里到处塞,然后找机会和同伙分脏,发国难财。参与当年镇压藏族百姓的武警士兵除退伍的外,剩下的绝大多数都当了军官,他们大多并不想干坏事,但在中共邪灵的魔爪下却不幸成为对民众犯罪的工具。89年镇压藏民时,还调来了其它省的武警部队,但镇压结束时,数千武警部队只伤一死一,而藏民却被杀得尸横遍地,由此可见这场反抗中共恶党迫害的运动纯属民众自发行为。

至九九年,西藏拉萨市出现多家“舞厅”(妓院),妓女绝大多数是四川人,有不少军官士兵前去嫖妓,屡禁不止。有的甚至把妓女招到军中,俨然如情侣般的年轻军官和风尘女子双出双进军营时还享受着哨兵的敬礼待遇。还有的老龄军官也去嫖妓,有个司务长撞死了一个新兵后逃走,最后在妓院被抓回。在中共邪党镇压藏族民众前,西藏几乎没有一家妓院。

军中每周两次以上洗脑,名曰“政治学习”“总结”,灌输恶党的歪理邪说,对于民主、自由、人权的呼声常常以“反华势力”“反动分子”等颠覆国家的帽子扣上。严密封锁消息,崇尚暴力,在打骂军中随时可见。在高压和隔离下,军官士兵都深受恶党毒害,九九年江氏邪恶集团与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时,这些方面更加肆虐。

在拉萨部队经常早晨搞五公里长跑,看到绝大多数是藏族人民,很多人(老人居多)转着转经筒(有藏密咒语的转筒)在街上走。还有一些汉族和回族人。汉族人主要是来做生意和工作的。还经常看到一些穿着暗红色僧袍的喇嘛,偶尔看到穿着金黄色亮衣的高级喇嘛(活佛)。在中共魔教的残酷镇压、特务渗透、金钱利益瓦解、无神论洗脑取代之下,道德世风日下,宗教的神圣庄严被破坏殆尽。以修行的僧人为例,过去是要舍去世间的一切利益执著,而中共邪党鼓动僧人追求现实享受,还给他们每月发700元以上的金钱拉拢。我看到有的红衣喇嘛居然“打的”坐出租车,据拉萨一家报纸报导,西藏一座寺院因为守寺僧人夜出不归,导致盗贼潜入寺中盗走黄金佛像(小型)数尊。据一些知情老兵讲:有的喇嘛经常买一个假发往头上一套,西装革履出入青楼,与风尘女子鬼混在一起,佛的教诲变成了耳旁风,成为败坏佛法的魔教帮凶。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渥纪念犹太大屠杀话剧受好评
历史上的今天(1月28日)
“张莘夫事件”---苏军从东北撤军的导火线
驻阿富汗外军四年后撤走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英首相为何突然飙中文 大陆网沸腾
【新闻大家谈】习关键时刻 党媒意外曝真相
【林澜对话】王维洛揭秘墨脱大坝 影响超三峡
【远见快评】四大舆情搅翻网络 中宣部被拆台
【未解之谜】来自金星的神秘人
【百年真相】江泽民与108名中共亿元贪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