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九评共产党》有感

章怡恒:语寄香江之九

觉醒驰慧径

章怡恒(香港)

【大纪元4月14日讯】

红霞蔚 白云蒸 落花流水两无情

四海水中皆赤色 白骨如丘满岗陵

相将玉兔渐东升

隋朝步虚大师 《预言诗》第十节

“这条道路是否能够走得平稳、和平,取决于每一个中国人发自内心的改变。虽然中共表面上拥有国家一切资源和暴力机器,但是如果我们每个人能够相信真理的力量,坚守我们的道德,中共邪灵将失去存身之处,一切资源都将有可能瞬间回到正义的手中,那也就是我们民族重生的时刻。”〔九评之九〕

以上一段,笔者深受感动。

为数不少的香港人,是彻头彻尾的受害者,因为一生是受害者,不愿再重尝过去的梦魇,不愿见到共产党威胁到下一代的生活或福祉,不愿揭慢慢已封尘的往事,也像很多香港人一样:让中共慢慢改好吧!

一位早年负笈海外的大陆友人,有幸尝到非共党统治的自由,理应回头能看清中共的面目,可是因看到大陆亲友都过着改善了的物质生活,无法想象:人们为什么要这样“反共”呢?共产党也不是这么坏呀!

笔者这一代人,在少年时期,有不同的取向。笔者略谙中国文学历史,也算是忧患之士吧。可是在英式教育下,向往自由民主独立个人生活,这代的人在年少时都有寻根自我定位危机,返大陆旅游说是凭吊,发思古之幽情吧。也有的时候,在背负沉重历史包袱喘不过气来之时,想象如何可放弃做中国人!可能也有将中华民族、祖国、文化、窃政共党混淆的情况。

香港70年代的中学和大专学界有不少称为爱国青少年学生,口号是“认中关社”、“胸怀祖国、放眼世界”,后一句是大陆文革时用的一句宣传标语。他们那股追寻理想的热情,对社会、对国家的使命感,教人感动。可是,当时笔者看到他们不少都是看不清爱国和拥戴共产党的分别,带着强烈的宗教情操。这些人现在都已届中年壮年,而且不少都是专业人材,或已成为政府高官、社会贤达、政坛精英,其中到大陆服务和投资的也为数不少,不知在人生进程上走了几十年后,此刻对中共有否更清晰的认识。

有位中学同侪,70年代赴美升学,在波士顿结识了一群香港留学生,大都是纨裤子弟,带有点忧患情怀,她加入了他们的爱国论政团体,每逢放假返港,都会与笔者促膝谈国是。大家最大的分歧不在爱国与否,而在捧党与否。她深信经过一段日子,人民是可以受党的再教育而变成社会主义理想中的人民,最终达到共产理想国度。笔者信神,当年与她交换意见时,认为人性中善恶同存,善的一面需保育栽培,而恶的部分则需透过悔改重生,在属灵领域得以回归本性。教育或社会制度只是人生活的外在模式,不是改造人心的有效方法。笔者七岁时,第一次踏足大陆。跟大人上街买东西,售货的员工尽是谩骂嘴脸,与香港一般的亲切招徕不同。在香港买东西,大部分都是顾客随意选择自己想要的,可能零售商人都有“顾客第一”和“赚头蚀尾”的生意概念吧。话说当时,抬头看到“毛主席字体”的巨大匾额,上面书着:“为人民服务”,平下头来看看服务员的恶形恶相,想着:谁是“人民”呢?当年,中共已窃政十五年,一代人都被它教育完毕了,是吗?从此笔者心内便种下种子,仿佛知道共产主义是不行的了。

早几十年香港没有什么可靠的大陆消息,其实近年的新闻也不一定完全可信。中共窃政后,逃亡到香港的人一般受害最大的是被叫做“富农、地主、商家或知识分子”的人,他们未必都知道什么是:“肃AB团”(Purge Anti-Bolshevic Corps 党内血腥异己大屠杀)、肃反、三反、五反、反右等,知道的也是为数很少而现在不是古稀便是过世了。笔者常谑称自己是反右期间被斗死,转生香港的,否则不会小小年纪便已认清共产党的本质。对香港人来说,“六四”已是残酷得不能接受的了,那段日子笔者也患上“六四冲击后遗症”。因为在六月四日之前半年,香港人已有各种形式的积极参与,而六四前后几天,有些人亲身经历事件,大部分人则在电视上看到,既悲愤又不敢相信。笔者猜想,如果现在告诉人们“六四”只是众多“战天斗地整人”运动中的小儿科,人们可能会难以接受。

“六四”后,幸好有一大群以前对共产党抱幻想的人醒悟了,知道共产党邪恶,知道共产主义不行,可惜尚有不少人,认为只是有些党员、有些领导人不行,待恢复元气后,有高素质的领导、党员出来大干一番,便行了。可是,中共迫害天主教徒、基督徒、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打压民主异见人士,监控互联网,恐吓自由世界记者,迫害大陆敢言传媒人,为保独裁统治权不顾几亿人民的死活……这些岂不足够令那些对它尚存幻想的人们醒悟吗?

“中共绝大多数总书记都曾经被打成为反党分子。显然,这个党有自己的生命,是一个活的独立的肌体。不一定是党的领导人决定党的方向命运,而是党决定其领导人的命运。”〔九评之二〕

中共太会骗人,使人在不知不觉中支撑其管治。有位朋友,上一代饱受整斗抄家之灾苦,自己也一向支持民运、法轮功。几十年做贸易生意,近年香港市场生意额不足,跑大陆市场去了。他告诉我,在上海分公司雇用一位外地来的员工,“官方”竟然要那位员工签字,证明自己不是法轮功学员,朋友认为中共的做法很离谱,打压法轮功已到疯狂地步,严重影响国民。但朋友近年跑大陆频了,说它制度如何改善了,说政府部门运作也上轨道了。而且谈话间流露,好像认为“功”归共产党,“过”则归中国人的劣根性。看来,中共就是会骑劫人民的智慧勤俭努力成果,往自己脸上贴金,人们的好成绩都变成党的功劳!幸好朋友在读毕《九评共产党》后,对中共有了进深一层的认识。

中共在50多年来发动的各类政治运动,将人性善的一面以及中国传统道德宝库破坏殆尽,引致种种恶劣社会现象,诸如大量官员贪污、劣商害人假货充斥等等。因党永远是“伟光正”,所以错的只是人们,罪归贪官奸商坏人刁民暴民。当我们看深一层,不难发现这些恶劣社会现象其实是中共为了党的生存,处心积虑的将几代的中国人“培养”成这样,不是与党同流合污,便是不敢以正义之声追讨它的罪恶,只有“心甘情愿”的歌颂着它的“慢慢走向成功”的开放改革。

香港人从近20多年在大陆见闻的表面繁荣看,认为共产党已走向市场经济,以前由党操控的国营企业渐被个人和合资经营替代,在社会各方面都开放了,不像从前的专制了。这是真相吗?它几十年来搞的破坏,已达目的,人民大都已被改造成不敢为善、不敢独立思考甚至不敢以良心行事,成为长期暴政下的顺民,它哪用再重复那些恐怖手段呢?够了吧,就用比较“温和”的手法吧!用“经济改革开放”来迷惑麻醉全世界的人。仍然是一党专政,说是会“自我完善”的了。网络操控,打压异议人士,向信神不参加三自教会的人施酷刑,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群体灭绝,背后支撑贪污以保党的生存(贪污造成亡国危机也置诸度外),将表达不满的人群定为反革命或社会动乱……这种种可称为自我完善的表现吗?

“而知识是由‘知’和‘识’两部分构成。‘知’指信息、资料、对传统文化及时事的了解;‘识’指对所知的东西进行分析、研究、批判、再创造,即产生精神的过程。有知无识是书呆子,而不是真正被称为是社会良心的知识份子。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历来崇尚‘有识之士’而不是‘有知之士’的原因。在共产党的统治下,中国知识份子有知无识者、有知不敢识者比比皆是。”〔九评之三〕

综览主流文学著作,无论是蕴涵无与伦比的中国诗词歌赋戏曲小说、悲壮透彻生命深处的俄国文学、细腻偏异的东洋文学、铿锵而幽雅的英国文学、理性又超逸的欧陆文学、宿命自由意志吊诡的希腊悲剧、开创新领域的美洲文学……笔者透析得一个贯彻的中心轴是:Shared Humanity,如果用中华思维来表达之,姑且称其为“悲天悯人情怀”吧。人有不同品性资质阶级地位社会角色,可人的价值在神面前是平等的,在旷宇间的比重是相若的。早年,当人家揶揄大陆人的怠隋懒散时说:做是三十六,不做也是三十六(人民币工资)。笔者则认为:如果我们在同样的中共管治下,没有选择余地,也可能一样无奈养成如此这般啊!当年,在中共的国营机制中,勤劳的民族性都被抑压,即使是想多做也不可能。

香港比较幸运,中华传统文化,从来都没有像大陆那样“断流”。尽管香港继承的中华文化可能不是最菁粹的部分,而这一两代人更在西洋东洋流行文化冲击下成长的,笔者还是相信中华传统文化的底子在香港人生命中是打得不薄的。回归中华文化,重建天地人的和谐,香港人应该当仁不让吧!

要“相信真理的力量,坚守我们的道德”,中国人勇敢的清除毒瘤,告别中共!

“在未来的危机中,中国人无可避免地需要再次进行选择。但无论如何选择,中国人都必须清醒,任何对这个现存的邪灵附体的幻想,都是对中华民族灾难的推波助澜,都是向附在身上的邪恶生命输注能量。

唯有放弃所有幻想,彻底反省自己,而坚决不被仇恨和贪婪欲望所左右,才有可能彻底摆脱这一长达五十多年的附体梦魇,以自由民族之身,重建以尊重人性和具有普遍关爱为基础的中华文明。”〔九评之一〕(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大纪元九评和退党周刊(4/2-4/8)
陈弘莘:想流泪想喊 千万退党集会感言
陈弘莘:1000万人退党已给中共盖棺定论
章怡恒:语寄香江之四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公务员要过苦日子?御用专家警告
【拍案惊奇】马云下落不明 薄熙来临时出狱?
【财商天下】北京“打预防针”:苦日子要来了
【横河观点】美外交抵制冬奥 北京失势的开始
【十字路口】抵制冬奥 美带头外交战围堵中共?
【方菲访谈】程翔:中共颠覆香港对国际的警示(3)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