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cow : 当民粹去到极端

yellowcow

【大纪元11月17日讯】特首曾荫权是幸福的。他说错一句话,便马上被传媒当头捧喝,令他可以立即“虚心道歉”,挽回“香港人的支持”。但幸福不是必然的。在现今民粹思潮之下,尽管很多人说话假大空,却会被传媒赐予道德高岸,加以吹捧,以致令民粹舆论越演越烈,逐渐“走到极端”。

例如,宣布要与陈方安生叶刘淑仪竞逐港岛补选议席的保育人士何来,言论虚无浮夸,明显与一般香港市民脱节,传媒却竟然认为她“对一般市民的生活、需要和想法的了解,只怕也比两位前高官深”。事实上,何来一方面申领综援,另一方面坚持要女儿入读昂贵的国际学校,显然就并非一般市民认同的“生活”和“想法”。她指香港人没有“自我感”(without a sense of self)、“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反映了她和现实脱节。正是她口中那群“不知自己是谁”的香港人努力工作,推动经济发展,政府才有税收,支付包括综援金在内的各种开支。

只有真正不知自己是谁,又或者是没法接受自己的人,才会被这样一个虚无的“自我感”问题困扰。他们硬要替我们解答一个他们自己创造出来的问题,而传媒却视他们为我们的“保育代言人”。

“保育”现在已沦为一个民粹口号,什么事情也要“保育”一番,古旧建筑要保育,文化艺术也要保育。就算激烈一点,传媒也认为是“情有可原”,反正保育是“无价”的,是为“下一代着想”的,要求政府花费公帑保育,传媒更觉得是理所当然。

例如炙手可热的西九文化目项,议员和文化人都大谈“保育”文化艺术之道。其中,梁家杰率先嫌政府注资一百九十亿元不够多,认为政府应该花更多钱在“软件配套”之上,“培育市民的文化与艺术修养”,使之日后成为西九的观众。有传媒随即和应,也指政府要在软件方面“急起直追”。

类似梁家杰的“软件论”,其实是政客典型的循环论证,因为即使日后西九文化项目反应冷清、惨淡经营,“软件论”者都可以自圆其说,推说是因为政府花钱不够多,培养不出“懂得欣赏艺术的观众和人才”,埋下了一个不断消耗公帑的陷阱。传媒未有指出梁家杰的谬误,反而拍手附和,难怪梁议员以及他的公民党,一直都矫正不了其左倾的民粹立场。

在现代开放的社会里,一门艺术的兴起,就像曾荫权所说般“每一次都与政府的指导无关”。港产片和广东歌,以往在本地以至海外却曾经有过大量“懂得欣赏的观众”,从未需要政府资助。反而这十多来港产片的观众迅速流失,电影业界才开始走出来要政府协助“培养观众”。

政府花钱“培养观众”,注定是个无底深潭。西九项目“硬件”工程还未上马,文化艺术团体已纷纷要求政府加码培训“软件”,整个项目的花费,显然并不是罗家英先生在宣传片所说般“睡觉要有张床,做戏要有个戏台”那么简单。政府日后还要不断花费公帑“培养”人来睡“那张床”!

“当民主去到极端会出现文化大革命”,大家都知道是不合逻辑兼杞人忧天,但当“民粹去到极端”香港又会变成怎样呢?却没有人知道。

*”Hong Kong is like a person without a sense of self. We don’t know who we were, who we are, or who we want to be” – HK Magazine, pg 46, Oct 19, 2007

--原载:《YellowCow Blog – 踢爆香港传媒》,2007-11-08
http://hkmediabuster.blogspot.com/2007/11/blog-post_08.html(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曾荫权三位司长民望下跌
叶太称 就推销23条手法道歉非为选票
陈方安生指绿皮书如自助餐
台港澳三地 最惨是澳门人
最热视频
【微视频】恒大坑惨苏宁 “国际米兰”大甩卖
【新闻大家谈】修路到台北?中共吓台招术不灵
【重播】布林肯发表外交政策讲话 八大要点
【时事纵横】白宫3人垂帘听政?港爆疫苗退订潮
【新闻看点】美尝遭主宰滋味?欧3强国警告中共
【珍言真语】程翔:中共要改变香港选举制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