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中国舞大赛令中共恼火(四)

【大纪元6月22日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 联结收看

主持人:两位嘉宾那你们觉得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是这些学生他们在无知中,不知不觉被利用,因为中共经常说要小心被一小撮人利用,那我觉得学生反而要担心这一点,那您觉得学生应该怎么样保护自己?

唐柏桥:对,我想先补充刚才叶律师说的话,他说站在美国政府的角度,这些线民会有什么后果;我现在想将来这些留学生他有可能一直留在美国,他也有可能作为海归将来回到国内。所以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补充,就是他将来回到国内的后果。

因为我们看到,我相信未来慢慢会有很多人回国的,将来中国直到有一天民主化,毫无疑问的;一旦中国的共产极权结束了,民主化以后,这些人的后果就非常严重。

他们会比那些法院的,甚至于比那些警察、税务局的、乡一级的更不用说,那些公务员他们不会受到什么惩罚,只要他没有贪污、没有行使特权、没有触犯当时的刑法。

但是这些线民将来是要遭到清算的,因为他的性质不同,他的目的是赤裸裸的迫害追求民主运动或追求社会运动的人,就是迫害一些良民,他们在侵犯人权,这是第一。

第二,他们是赤裸裸的在逆势潮流中动作来维护这个政权,比方说税务局的职员,甚至一个法官,你都很难一下子找出个理由说他为了维护这个政权,他判刑事罪、民事罪,那是一个社会的需要。

但是作为一个线民的话,你就要赤裸裸的为共产党政权服务;这些人一旦共产党专制政权倒台了,全世界无一例外,最好的就是在南非,曼德拉他做出个表率,就是“宽容”。但是也是把所有这些做线民的,当初为这个政权服务的人调查出来、把他们抽出来,一个个审问,一个个定罪,然后在当庭要承认罪。

像现在波兰、东德,有一系列的反应,如果你曾经做线民的话,一辈子政府不能录用,而且还要一系列的清算。这在全球已经开始了,这不是同情也不是恐吓他们,这是很现实的事情,中国人在这方面是很聪明的,所以他真的要去注意到这些地方。

主持人:作过什么东西都是有后果的。

章天亮:刚刚我正好想说跟唐柏桥先生同样的这个问题,他现在好像已经说过了。另外我还想说一点,就是这些中国留学生到美国来,我想应该多了解一下美国的法律,因为他不知道他做这个事情是违法的。

他可能对美国的法律不了解,然后又可能受了中共的鼓动,他把抵制“新唐人舞蹈大赛”作为一种言论自由的表达来处理,甚至想援引宪法第一修正案来为自己辩护。但是我想他并不知道他做的这个事情并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围,而是属于恶意毁谤。

美国法院曾经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案例,在1964年《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件,当时美国最高法院对宪法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做了一次解释。

它就提到什么叫做“毁谤”?提到三个要素,第一个要素是说,第一你说的不是事实,就是说你说的东西是假的;第二给当事人造成了名誉损害;第三个也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你说的假话是否怀有真正的恶意,什么叫怀有真正的恶意呢?就是说你明知道它是假的,或者是你蛮不在乎它是假的,就这样讲了。

所以如果我们用美国最高法院对言论自由的这个解释,可以看到纽约大学的“中国文化俱乐部”第一他讲的东西是假的,当然他讲了很多对法轮功污蔑的话,我不重复了,第一他讲了假话。

第二,他对法轮功的信仰者和《新唐人电视台》的名誉造成伤害,就是最高法院释法的前两条他已经符合了;第三条就是他有真正的恶意,就是他明知道是假的也说。

过去我想在我要求提出这个公开辩论条件之前,我可能还不很清楚他们是怀有真正的恶意,因为我觉得你不是理直气壮,那也可能你真的相信你说的这个话是真的。

可是当我提出需要公开辩论的这样一个要求的时候,对方没有接受,甚至把手机都换掉、停掉,不敢承认自己,这说明他明知道他说的是假话了。这三个要件等于同时符合,那等于他已经属于一种毁谤的范畴了。所以我想,很多时候觉得美国的言论自由是说什么都行,但是他不知道他做的事情是违法的事情。

唐柏桥:我补充一句话,就是今天我等到现在,集会都快结束了,我一直在想,我最有兴趣的是希望他们打电话进来,但是现在已经五十分过去了,他们没打电话进来,这个让我非常失望。所以他觉得他们有道理、我们没道理的话,我们不是给了他一个平台吗?

主持人:也给他说话的机会。

唐柏桥:几十万人、几百万人听是吧?结果如果你说出的话有道理的话,那不是我们就自取其辱了吗?但是很可惜,我希望他们十分钟之内有电话可以进来。

主持人:那下面我们先接一位观众的电话,这是加拿大的理查德。

理查德:我刚才听了章天亮先生说的关于线民的事,我就想起那个6月11日陈用林先生在多伦多大学的演讲,他就是在演讲会上就是说所有线民的汇报都是记录在案的。

所以说我也是在这里我也是请那些所有要当共党线民的人,他清楚的知道他们所有汇报,做那些暗地里的坏事都是中共给他记录在案,有案可查。全部就是所以让他们自己要好自为之。

主持人:好,谢谢理查德,这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提醒。那我想接着问一下叶宁律师,刚才章天亮先生提到了这一点,就是说如果他们超越了言论自由的范畴变成了一种诽谤的话他们要承担一种后果。

那您觉得在法律上这些学生这种言论,他们应该是怎么样去把握,知道在美国可以行使言论自由,可是他也许不同社团有一些误解,他们应该保护自己不侵犯这个法律呢?

叶宁:这里面有两个性质的问题,两个层次上的问题。如果这个学生他背后没有操纵,没有不是共产党这种关系,就只是他的个人的行为的话,那他确实也有表达他个人意见的自由,而且就是在民事侵权行为法律当中,这个诽谤罪他的定性就是原告的举证责任非常重,特别是如果针对一种公共团体,他是属于对公众行为一种指控的话,那么这个举证责任是非常重。

但是如果这种行为是组织的行为,是一种线民的行为的话,第一、他在道德上非常可耻;第二个就是说刚才章天亮先生提到他在所在国就是客居国的法律和他自己的这个母国的法律,这个两者后果确实是不一样的。

在客居国美国来说,由于美国现在就是说对于这个中共这根弦,放得比较松,所以说很多中共的线民可能能够侥幸逃脱他在客居国的这种法律追究。

但是章天亮先生刚才提到这种行为在这样的人的母国-中国,他这种法律后果会是非常严重。因为老百姓是恨透了替共产党为虎作伥这种线民和准警察,包括居委会这种不在编制以内的这种警察,他这个完全和职务无关,也不是为了养家活口执行公务,完全是甘心情愿的就是卖身投靠替中共做这个鹰犬打手,这种行为一般是不受豁免的。

像现在波兰和东德,在处理前集权主义政权时期的线民和特务的问题上,我看这两个国家做的比较温和、做的比较文明的,但是这些被揭露出来的线民在自己的社区是臭不可闻,就是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对象,这种情况就家人他的处境就会很悲惨会活得非常不舒服、不自在的。

主持人:谢谢叶律师。那我想问两位嘉宾,那我相信有很多学生比如参加这种学生会活动,他们只是觉得我这个华人外面很寂寞需要参加娱乐活动,那很多人有时候参加欢迎国家领袖这样子的活动,他可能只是去凑凑热闹,他就不知不觉的这种参与,那您觉得学生应该怎么样真正理解这个学生会应该起到的作用呢?还有他们在校园应该起到一种辅助性学生的作用呢?

章天亮:因为我觉得他跟大陆的人还不一样,就是说大陆的人由于中共的这种信息封锁,他可能只能听到来自中共一个画面的声音,那么在海外的话我想首先既然有不同的声音的话,中国人也说兼听则明,首先你听听不同的声音然后你再做判断。

那么我想就是一个非常大的误区,刚才唐柏桥先生也提到了就是说,你一定要把中国跟中共分开,你看到很多大陆出来的人,当他遇到跟他意见不同的时候或者揭露共产党这个罪恶的时候,他一下子给你扣了一个帽子说你是反华势力。

如果你真正要了解共产党的话,你知道共产党出来中国领土将近三百万平方公里,你知道共产党杀了将近八千万的中国人。你知道中共让我五千年的这个文化要面临了一个中断的危险,那你会知道中共才是一个真正的反华势力。

所以说我想就是说对于这个海外留学生来讲,应该珍惜这个来自不易的自由。国内的很多人,他们想看国外的东西都很难,现在很多想收看我们《新唐人》电视台的节目,他安装了一个卫星天线接收器,中共在大量砸这些卫星接收锅都在砸。那既然生在海外有这样的机会的话,那就多了解了解。

唐柏桥:如果觉得这个留学生应该怎么做学生会其实很简单,你就看人家怎么做就好了。比方说我们在哥大我至少知道超过有三百多个学生会,比方香港有香港自己学生会、台湾有台湾学生会。

他们做什么?他们就是联谊,你需要找房子你新来的人到飞机场去接你,服务性的。这是学生会本来应该的功能,他们从来没有去帮香港特首去说话,然后一回来说你抵制我们香港、抵制我们台湾,他们从来不说这个话,这个第一。

第二,我想特别指出一点就是现在等到现在看看等不到他们电话。我想告诉他们这个他们心里面仔细读,他绝口没有提中共,这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说法轮功、这个《新唐人》,他们扺毁祖国和人民…等等,甚至有时候还提到中国政府,但他从来没有提中共。

什么时候法轮功抵毁了祖国?什么法轮功或《新唐人》或是我抵毁了中国人民?他说话要拿出任何一个例子来,那我就说我向他道歉,我从来没有抵毁过祖国,真正现在弘扬祖国文化、弘扬我们中国的《新唐人》,这是毫无疑问的。包括这次舞蹈大赛,不就是中国舞蹈大赛。

主持人:中国正统文化的。

唐柏桥:中国正统文化的舞蹈大赛,所以这怎么叫抵毁呢?第二他们老说些一小撮,什么背后有黑手支持?什么反华势力,真正现在小说在中国,真正小撮人在中国是什么人?是共产党这一小撮。

你看学生会里面他都现在不敢接电话,他被那一小撮人指使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现在说他扣帽子在广西博白发生什么暴动,他说是一小撮人在背后串连要反政府、要反共产党。

这不是一小撮,一动是几万人、一动就是几千人,那怎么是一小撮?那些人才是一小撮人,是几个人所以我们要倒过来,你自己要清楚、要有自知知明,所以我想点清楚,希望他能够改邪归正回到我们所谓正义力量一边。

主持人:那时间不多我们再给每一个人再三十秒钟,我觉得最大的心结就是说这个爱国情结,很多学生都是出于这个心里,那你觉得以后他们能够更加冷静的面对这种情况呢?怎么样不让这个爱国情绪不被人家利用呢?

章天亮:爱国的话是爱中国的文化、爱中国的历史、爱中国的人民或者爱你那块土地,这绝不等于爱任何一个政府更不等于爱任何一个政党。这些基本的概念我想在海外更加容易去分开。

唐柏桥:我来说的话是十秒钟,我们都知道中国孙中山是国父,孙中山干什么?一辈子致力于推翻满清皇朝,清完了当时中国政府,所以当时是一个腐败的政府,所以今天一样我们仁人志士要推翻共产党的独裁统治,那就是最大的爱国。

主持人:那各位观众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今天只能给您谈到这儿,那感谢两位嘉宾也欢迎我们观众朋友积极的更多的了解即将举行的“全世界中国舞大赛”,感谢您收看我们下一集节目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2007/6/22 7:37 AM)(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热点互动】宋平顺之死隐藏玄机
【热点互动】美国移民改革法案前途
【热点互动】中国舞大赛令中共恼火(二)
【热点互动】中国舞大赛令中共恼火(三)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中共五个最恐惧的事情
【新闻看点】日欧被推向美国 北京愚蠢树敌
【横河观点】80年反目为仇 中共羞辱美特使
【思想领袖】郭君:香港大纪元遭袭击内幕
【时事军事】美军远征打击群 可替中共收场
【财商天下】华融债务风暴 金融界大事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