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7大前人事激战 :北戴河、西山疑云

胡江派系激战 17届常委难产 六套方案未决

8月16日发行的最新一期《动向》杂志封面 (张伟国提供)

8月16日发行的最新一期《动向》杂志封面 (张伟国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8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中共十七大前有一个传统意义的重要内部会议,进行重要人事决策。据今天上市的最新一期《动向》杂志披露,十七届政治局常委班子人事预案已经有六套之多,各派势力势均力敌,仍然僵持不下。10月1日前召开十七大的可能性不大。

资深媒体人、《动向》杂志总编张伟国今天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根据国内消息,陈良宇案中,胡锦涛也就是仅仅通过打击上海帮巩固自己的权力,听凭中共内斗的权力机制惯性摆布。上海帮仍旧是与胡锦涛团派分庭抗礼的主要政治力量,以团派、上海帮、太子党、老国务院系统等各个派系权力共治的基本格局并没有改变,各个派系之间的实力对比更加趋向于均衡化。

《动向》杂志专栏作家、中国著名政治评论家胡少江撰文分析中国政坛上的团派,并指出,在复杂的国内国际形势中,优柔寡断的团派还必将面临政治上强势而又有治理经验的技术官僚和太子党们的挑战。由此看来,共产党对中国的领导权将丧失在团派的手中可能并非是无稽之谈。

北戴河人事风云席卷 中南海各派黑会分赃

据最新一期《动向》杂志透露,庆祝建军80周年后,中共党政军政要一起驱车北戴河,举行中央工作会议,讨论和确定十七大人事。北戴河如临大敌,警戒级别明显加强,警察层层设卡,密集巡逻。

北戴河会议在胡锦涛与各派大佬充分协商、交换意见的基础上通过人事盘子。这些各方势力包括江泽民、代表周恩来老国务院系统的李鹏,和陈云、邓力群势力的宋平,以及老常委、老军头。

胡锦涛力争保持的是七常委的规模。商讨的是黄菊死后四下四进,还是三下二进。四下的人选是罗干、吴官正、贾庆林、吴邦国。三下人选是罗干、吴官正、贾庆林。当前位置最稳留任17大的常委是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李长春、其次还有吴邦国。新常委候选名单有李克强、周永康、习近平、刘延东。其中李克强、习近平还是18大人选。如果习近平作为太子党,老国务院的势力被选中,上海一把手只是他的过渡。

文章指出,17大胡锦涛无论如何打造“党内民主”的形象工程,仍是党头、军头操纵的内部分赃的黑会。

北戴河重要性降低 西山会议更有可能

另据本期《动向》消息称,七月份有一个“新西山会议”在北京西北郊的西山举行,会议讨论如期召开十七大及其人事预案问题;人事预案并没涉及政治局常委人选问题,重点讨论了增加军队代表人数、增加知识分子代表人数,特别是要增加边远地区的基层人士的问题。

据称:该会议在7月31日下午结束,晚上,北京权力核心要员回城参加建军节招待宴会。“三增加”的论调很快见诸报端,但未报导会议地址,似乎这是外界传闻的“新北戴河会议”的最初文本。

《动向》文章分析说,至于北戴河警车大增的情况,应该是八一建军节之后江朱李等新元老级人物齐聚北戴河,强化保卫所致。新元老们在北戴河修养,实际上是利于遥控北京局势。这种情况会延续到十七大召开。

《动向》文章认为,时下胡锦涛初收军权,舍由军队保卫的北京西山而去“三家共管”的北戴河召开重大会议的可能性不大。不过,在新元老们齐聚北戴河并试图遥控北京之际,胡温曾等核心人物不时去北戴河“与老同志交流看法”,还是大有可能的。

张伟国分析说,一方面,现在处于政治寡头时代,中共高层各派系之间权力趋于均衡。而过去邓小平一人独大,他到北戴河,政治中心就移到了北戴河,如果缺少跟他的沟通、联络,可能失去很多机会。现在这个局面已经不存在了,因此是否到北戴河开会影响不大。

另一方面,北戴河会议的正常保卫工作通常是由河北省政法委指挥本省公安与国安主担,公安部九局与解放军总政保卫部协办,由三方力量联合管辖。当年江在北戴河形成和北京抗衡的基地,当时的河北政法委书记(即陈云前秘书)许永跃因保卫会议得力而被提升为国安部长。目前,北戴河、公安部都还在上海帮手中。即使胡能调动军队因素,也只有三分之一的力量。

张伟国认为,因此,胡对北京地区的控制远远超过对河北的控制。任何重大决策在北京做比北戴河的安全系数都要高。所以,北京西山会议可能性大一些,而北戴河会议很可能是外界依照原来的思维定势所作的推测。

中共高层激战 吴官正儿子青岛遭暗杀

张伟国表示,中共高层各派内斗激烈,人事斗争尤为激烈,胡温并不顺利,与各派系较量还在进行中。吴官正的儿子去年12月在青岛被谋杀,这跟围绕17大的胡江斗都有密切关系。

据本期《动向》披露,江已发现曾庆红甩开上海帮转而重振太子党的意图,大为恼火,在北戴河再次散布对曾不满的言论,而曾竟然不做任何回应;此前的五一期间江登泰山,对张万年的外甥杜世成面授机宜,要他以山东省委副书记的身份掀起齐鲁石化事件,又指示中纪委书记吴官正予以配合,目的在于警告曾庆红。

结果,曾庆红之子参与其中的证据并不充分。就在青岛书记杜世成出事之前,青岛发生了惊人大案:吴官正之子欲参与青岛海滨开发工程,杜世成亦向下属打了招呼,但是尚未签约,吴子就被人暗杀于青岛政府所属的某高级宾馆。

更为奇怪的是:吴子被杀两天后才有人发现现场,有关近案人士竟称“这是北京来人干的活儿”。很快,杜世成也就出了问题。调查杜世成的时间之短与证据之准确,让利害关涉各方大为吃惊。有人说,可能杜世成暗渡陈仓,出卖了江泽民与吴官正,才让吴子身陷青岛;也有人说,杜世成动手较慢,反为对方所乘。

这期《动向》文章特别强调,中国进入了准寡头政治时代,一派独大的对权力“垄断”格局已经不复存在,任何一方不计“他人”利益的决策都不可能落实。如此,有没有“新北戴河会议”已经不重要,剩下的问题是:胡曾之间如何达到一个双方认可的平衡格局,仍是影响十七大权力分配结果的决定性因素。

(http://www.dajiyuan.com)

2007-08-17 5: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