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整治恒河不彰 数亿美元经费付之东流

人气 15
标签:

【大纪元2月17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郭传信新德里特稿)世界自然基金会于去年三月间,将印度教视为圣河的恒河,列为全球污染最严重的河流之一,但每天仍有成千上万的印度教徒在河中沐浴,相信能够因此超脱轮回之苦。同样的,每天也有不少外国观光客慕名而来,但愿意再来重温旧梦者可能不多。

恒河发源于印度西北部喜马拉雅山区,向东南流入孟加拉湾,长约两千五百三十公里,沿岸孕育着印度近三分之一的人口,在印度教徒心目中是一条代表永恒的圣河。其中最神圣的一段是位于北方省东南区的瓦拉纳西古城旁的河岸一带。

但恒河的污染也是有名,不仅是沿岸工厂的有毒废水排入河中,沿岸上亿人口的生活废水也是经年累月的流入河中。走在瓦拉纳西小镇河边,老远就可以闻到水中散发出来的臭味,走近岸边,触目都是污黑的淤泥,更要慎防露天下水道流出的排泄物和垃圾。

由于河水的流动,印度教徒相信恒河有恢复洁净的能力,在河中沐浴是不会遭到污染。但事实证明,经常在恒河沐浴的人,有百分之四十至五十会染上皮肤病。由于这个缘故 这两年来,在每年二月中旬的圣浴季节之前,印度教徒也开始要求北方省当局设法减低河水的污染程度。

去年一月间,正逢印度教六年一次的“小壶节”,在距离瓦拉纳西上游不远的印度教圣地阿拉哈巴德,数以百万计的教徒在河中举行“圣浴”仪式,甚至有人用手舀起水来喝...。事后,印度教徒威胁当局,如果再不整治恒河污染,所有教徒将以一种称为“三摩地”的方式示威。

所谓“三摩地”,指得是印度教徒脱离肉体死亡的一种途径,就是以自然姿势静坐水中,屏息直到死亡。

转眼间,三月中旬又是印度教保护神湿婆神的另一个重要节日,也叫“湿婆神之夜节”,将会有更多来自印度各地的朝圣者,彻夜在恒河里举行“圣浴”仪式。在此之际,各方已开始注目北方省当局将如何因应可能发生的情势。

据权责范围包括恒河的北方省政府污染防治局表示,实际上,自去年初以来,当局已关闭了恒河污染源之一的皮革厂一百三十五家。

但北方省皮革工业协会主席伊沙克抱怨表示,皮革业者常是当局借口整治恒河的“替罪羔羊”。他表示,大多数皮革业者的废水排放管,都与地方上的污水处理厂衔接,统一处理,甚至有些工厂也有自己的污水处理设施。

伊沙克指出,当局对其他工业的废水排放就没有如此的关切,更重要的是,据调查估计,恒河污染源有百分之七十五是来自家庭排放的生活废水。

但北方省政府污染防治局地方官员辛赫坦言表示,当局无法处理家庭废水,因为缺乏收集家庭废水的设施。

据设在印度南部海得拉巴市的官方太空科学机构“全国遥感局”提供的资料表示,在恒河沿岸的瓦拉纳西、阿拉哈巴德与邻近的堪坡三地,是排放污染源最多的地区。

资料显示,瓦拉纳西有三十三处下水道废水排放源,阿拉哈巴德有四十八处,堪坡有四十一处。

据堪坡环保社团人士贾斯瓦表示,堪坡地区每天生产的废水超过四亿公升,其中有三亿公升来自家庭生活废水,其余一亿公升为包括皮革厂污水在内的工业废水。

但堪坡地区仅有三座废水处理厂,每天仅能处理约一亿六千万公升废水;换言之,其余超过两亿五千万公升的废水只好任凭流入恒河里。

至于在阿拉哈巴德地区,贾斯瓦表示,当地每天生产的废水约三亿公升,其中绝大多数也都是家庭废水,但当地仅有一座废水处理厂,仅能处理约六千万公升的废水。

据贾斯瓦表示,印度新德里中央政府早就意识到恒河水质污染严重的问题,在一九八五年宣布“恒河行动计划”,成立了恒河计划管理局(一九九四年改隶环境部,并改名“全国河川保护署”),至今投入整治恒河的经费超过一百亿卢比(现值约二点六亿美元),但不见任何成效。

贾斯瓦指出,“恒河行动计划”的失败,在于北方省政府未能将中央政府拨给的整治基金,有效的用于改善家庭废水处理设施。他表示,在印度典型的官僚体制作业下,新德里中央拨给用以兴建废水处理设施的经费,几乎都被挪用作为员工薪水和维护费用,而这些薪水和费用原应由北方省政府自己支付。

印度政府审计委员会曾在二零零三年的一份报告中,对“恒河行动计划”表示极大的不满,认为计划执行至今(二零零三年)十八年,整个计划的执行仍然处在“尝试和错误”的阶段,也显示有关当局在整治恒河污染问题上,缺乏政治和行政决心。

相关新闻
五百万人恒河朝圣
刘宗正:毛毛虫的眼泪(小小说)
海南“反腐斗士”独子被绑匪撕票
气候暖化 印度恒河将陷万劫不复之地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恒大债务捆绑中共 引爆金融风暴?
【薇羽看世间】拜登及其儿子在“勾兑”?
【思想领袖】参议员柯顿:中共对美不宣而战
【重播】川普提名巴雷特为最高法院大法官
【重播】川普宾州“让美国再次伟大”集会演讲
【新闻看点】疫情严峻 WHO:死亡或超二百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