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笔天下】臧山:香港人大不是东西

臧山

【大纪元3月14日讯】“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中国的宪法是这样规定。因为我们据说也是一个共和国,所以必须有民意代表,代表这个国家的公民进行立法和对政府进行监督等工作。按照中国的法律,全国人大代表由地方人大代表们间接选举产生,而地方人大则是中国公民“一人一票”直接选举。然而,香港的“全国人大代表”即没有直接选举,也不是间接选举,而是由一个一千三百人来历可疑的选举会议选出。

香港人通常分不清政协和人大,认为这些都是中国的官方机构。其实,政协是中国共产党建立政权前承诺的最高权力机构,曾经是权力机构,但在一九五四年被废除了武功。之后政协成为一个协商咨商的机构,和政府以及权力等毫无关系。因此政协开会的议题叫做“议案”,人大开会才称“提案”,因为政协其实只是议论政治。所以中共说人民和党派“参政议政”,参政是中共,其他都是议政。当然,在一九五七年之后,议政的圈子越来越小,可议的话题也非常有限。沉闷之余,委员们只好睡觉。广东省公布了最新的规定,人大政协代表开会不许睡觉,实在是没有道理,既不让说话,也不能质疑,最后连睡觉也不可以了。

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笔者有幸参加过仅仅一次的地方人大代表选举。那时我在中国最贫穷的地方工作,人大代表选举的程序非常不清楚,既没有投票点,也没有选票。单位开大会,党委书记讲话说,选区内要选四个人大代表,而且是“海选”(即随便写上任何人的名字)。他还强调说,在这四个人当中,“必须”由三个机关干部和一个工人组成,最少一名妇女,最少一个少数民族,最少三个中共党员。我举手提问,像我这样的既不是中共党员又不是机关干部、不是妇女、又不是工人的汉族人,岂不是没有了被选举权?这话引起了大家的哄堂大笑。我争辩说,宪法规定每一个公民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我的权利怎么被剥夺了呢?书记一边笑一边说:那个(指宪法)怎么能当真?!

后来我终于没有投票,以废票作为抗议,这是我唯一能够表达抗议的方式。那一年,中国人均GDP大约为四百美元。但和今天的香港比较起来,我似乎仍然有非常自豪的理由,因为我只是被剥夺了一半的权利,虽然我投了废票抗议,我仍然还有选举人大代表的权利。香港居民虽然人均GDP高达两万四千美元,但他们被剥夺了所有人大代表的选举和被选举的权利。

全中国人民都知道“全国人大是最高权力机构”是一个谎言,大家因此讥笑人大是“橡皮图章”。然而香港的人大代表更糟糕,不但当不成橡皮图章,恐怕连橡皮泥都不是。香港的“人民代表”根本就不是东西!◇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臧山:政治局常委中的异类
臧山:新能源和未来
臧山:美国在西南亚洲的尴尬
臧山:奥运大限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王岐山战战兢兢?中共博鳌自打脸
【唐浩视界】隐忍50年 日本为何挺台叫板中共?
【秦鹏直播】王岐山博鳌给习报幕 被嘲林副统帅
【有冇搞错】中共极左派的眼中钉 温家宝文被封
【探索时分】二战德国七大名将绰号
【新闻看点】中共轰6演练投弹 美挺台放大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