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婉窈:中日韩共通教科书范围应扩及台湾

标签:

【大纪元4月19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杨明珠东京十九日专电)台湾大学历史系教授周婉窈今天在东京一场研讨会表示,她知道中、日、韩的学者致力编辑共通教科书,她认为该书“共通”的范围应该加入台湾。她建议历史学家尝试着以东亚海洋史的角度思考东亚共通历史,这可以化解“边缘和中心”的历史紧张,并有助于历史和解。

周婉窈下午接受日本“朝日新闻社”邀请,在“为了历史的和解”研讨会发表意见,她试着从台湾的角度为历史的和解提出一些建言。

她说,近年来,中、日、韩有不少研究者致力于编辑日中韩“共通教科书”,于二零零五年出版了一本“开拓未来的历史—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一书,她很佩服这些学者的努力和尝试,但容她将“共通”的范围从中、日、韩三国扩及包括台湾。

她说,编辑“共通历史教科书”首先遇到的难题是来自“历史”本身。具体来说,日、中、韩、台的历史都有它本身的发展脉络,以及此一发展的“内在逻辑”。有些时候,这些发展会交错、紧密地交流,但是更多时候,可能完全无关,各自在“自己的时间”中演进、循环。不同历史主体之间,越是早期,越显得不相干。

她认为,不同历史主体的“时间同时性”,有时只是时间上的并列,并不具有超乎时间并列之外的历史意义。由于任何历史主体有它自己的脉络,因此要书写一本将若干历史主体都包含在内的共通教科书,有先天的困难,当然不是不可能,但是有丧失各个历史主体的独特性和内在脉络的危险。

她建议从东亚海洋史来思考东亚共通史。因为,东亚各个历史主体都有其发展脉络,但这些脉络有时会交错、冲撞、挤压。这个交错、冲撞和挤压的场域,往往在海洋,也就是在东亚海域。

她说,以东亚海洋史的观点来研究有其优点。一是,这样的共通历史可以化解“边缘和中心”的历史紧张。例如,作为东亚共通历史的海洋史将使得琉球不再是东亚大历史叙述的边缘。十五至十七世纪,琉球在东亚海域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十七世纪的台湾也将是海洋世界的一个中心,而不是边缘。

优点二是,作为东亚共通历史的海洋史将提供一个重新思考近代国家之假设的可能性。这样的思维或有助于东亚各国的“历史和解”。

她说,十九世纪八零年代以前,东亚海域有若干岛屿是无所属,或是多重隶属,但是近代国家不允许这种情况,今天东亚国家之间的争执有部分来自于近代国家的这种假设,而且,伴随着近代国家而兴起的民族主义更是“寸土必争”。

她说,为了谋求东亚历史的和解,首先需了解历史的真相,从摆脱“非历史”的主张开始。这也是摆脱近代国家之假设的第一步。

她表示,东亚的历史和解,关键在于如何解决民族主义的对立问题。这是个多角关系:包括中国和日本的对立、日本和韩国的对立,以及中国和台湾的对立;中国和韩国之间也有问题,而且中国也仇视“不反日”的台湾人。这些民族情绪大抵是在东亚诸国陆续转化为近代国家之后才产生的。

她说,今天我们面对的非理性的民族主义往往来自于对历史的曲解和误用。这点在今天的中国特别明显。中国的民族主义往往建立在“非历史的主张”,也就是违反历史事实的宣称。例如,中国宣称台湾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西藏也是,新疆也是。但那是远离历史的说法,如何说服中国放弃非历史的主张,这也就是和解的第一步。

今天这场研讨会的发表人,还包括京都大学教授山室信一、东京大学教授三谷博、东大教授北冈伸一、东京学艺大学教授君岛和彦、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长步平、德国国际教科书研究所所长西蒙内拉欣、南韩首尔市立大学教授郑在贞等人,听众约三百多人。

相关新闻
末代王室命运 尼泊尔国王力挽狂澜
劣质铆钉 铁达尼号沉没元凶
洪海:达赖的致命错误
官员笑看机场特别条例:桃县长只剩慈湖可管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房地产近崩盘 大陆金融危机将至?
【马克时空】先别管福建号了 中共4舰船更威胁美军
【探索时分】全面解析中共福建号航母
【十字路口】习访港释五个政治信号 如何解读
【车评】 2022 Lexus RX 450h F Sport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