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传记精选:麦克阿瑟(67)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1940年10月,海军给亚洲舰队新派了一名司令官托马斯•哈特上将。麦克阿瑟也许有过一闪而过的念头,他终于有了一个同情他、愿听他说话的人。虽然哈特有四颗星,哈特的“舰队”只有一群不起眼的老式舰艇,其作战能力令人怀疑。哈特自嘲道:“我所有的舰艇都够投票的年龄了。”
  
麦克阿瑟一家和哈特一家相识已40年。汤米•哈特曾是麦克阿瑟当海军的哥哥亚瑟的密友,并是1923年亚瑟葬礼上的护枢官。但即使如此,麦克阿瑟发现哈特对他根本没信心。

哈特能够无动于衷地坐着,看着麦克阿瑟踱来踱去,口若悬河,时而低声细语,你必须树起耳朵才能听清,时而慷慨激昂,似乎预示风暴的到来,像一种奇怪而强大的音乐从麦克阿瑟嘴里喷涌而出,要打动最漠然的听众,把他推向他从未想过要达到的命运终点。哈特是少数能抵御这种诱惑的人,也是少数能当面叫他道格拉斯的人。

但当麦克阿瑟情绪激昂地对哈特讲他将如何防御海滩时,海军上将觉得他的两栖登陆作战的知识似乎已经过时。哈特到菲律宾后不久得出了结论:“道格拉斯了解的很多事原本并非那样。他很会说服人,这两样加在一起是危险的。”即使如此,哈特还是很敬佩麦克阿瑟的战斗精神。
  
麦克阿瑟的周围到处是批评家、持怀疑态度者和对手,他对他代表两个政府所做的事没有丝毫幻想。这两个政府只在一点上是一致的,那就是不感激他,不帮助他。

1940年3月,他写信告诉一位老友:“远东的形势极不稳定。如果有人想预测它的未来,他不是傻子就是骗子……过去的4年里,我尽了一切努力加强这个薄弱的要塞……有很大的进展,但距我希望的相去甚远……。
  
经过多次谈话后,哈特1941年1月认定麦克阿瑟已经受够了。他觉得麦克阿瑟想“逃避,因为他在工作上不快活”,只是共同体付给他的大笔津贴使他留在了菲律宾。
  
不久后,报界传闻罗斯福在考虑召回塞耶。麦克阿瑟迅速给斯蒂芬•厄尔利写了一封长信,几乎在乞求接替塞耶的位置。他在信的开头写道:“我写信是为了在这一伟大时期为总统效力。”

他接着说,就菲律宾防御计划而言,“我已经做了一切可能做的,并很可能在年内结束在菲律宾陆军的工作。”他声称菲律宾人很尊敬他,他对“从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崖)到新加坡”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并“与东方的每一个重要人物保持着私人交往。”他在信的结尾奴颜婢膝高呼罗斯福是“我们最伟大的政治家……我们最伟大的军事战略家。”
  
报界关于塞耶的传闻不实:他不会马上回美国。但麦克阿瑟的努力并没有白费。他收到了他的老朋友,罗斯福的军事助理“帕”埃德温•沃森少将的一封信,向他保证:“总统让我写信……他想让我告诉你,他最希望你在那里发挥你的军事才能。”
  
好久以来第一句鼓励的话。麦克阿瑟喜出望外。他回信说,他“很高兴总统希望发挥我的军事才能而不是从事内务工作。这自然也是我的选择……俄将继续发展菲律宾陆军以应付紧急情况。”

此后不久,他写信告知马歇尔他准备结束防御计划,因为他认为菲律宾陆军不久将被整编进美军,直接受命于陆军部。马歇尔6月20日回信告诉他,他太过虑了,根本没有这一计划。然而,在与史江生讨论时“决定,如果形势危急,你在菲律宾的资历和经验将使你自然成为远东陆军司令官的人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当塞耶1939年秋到达马尼拉时,他发现奎松很害怕战争,有时甚至是惊惶失措。他从麦克阿瑟处接到的关于菲律宾陆军进展乐观的报告与那些能干的菲律宾军官的悲观预测反差太大。奎松日益清醒地认识到,训练有素的军官太少,几乎没有现代武器,要想保卫菲律宾还需要很长时间,甚至10年也不够。
      
  • 麦克阿瑟认定他需要自己的海军专家。与艾克一起玩高尔夫球的有一名风度翩翩的海军中尉锡德•赫夫。一天,锡德在打高尔夫球时突发心肌梗塞,他海军军官的前程在球道上中止了。赫夫回国养病。令他惊讶的是,他收到了麦克阿瑟的一封信,请他回马尼拉任他的海军顾问。
  • 但麦克亚瑟还是使他自己升了官。《共同体国防法案》通过后,他成了元帅。艾森豪不知道这个主意本来就是麦克亚瑟的而非奎松的,想劝他别接受。艾克后来从奎松处得知,这是麦克亚瑟出任军事顾问的条件之一。
  • 1937年夏,麦克亚瑟给母亲举行完葬礼,与琼结婚后,乘“树立芝”总统号轮船回菲律宾。在船上他接受了一名记者采访。当问及他是否认为即爆发世界大战时,他不同意这种看法。“我不同意那些认为世界大战即将爆发的观点,”他说,“阻止战争的最佳方法就是使所有的民族都作好战备。
      
  • 12月16日,长岛铁路总裁威廉姆斯和麦克阿瑟机场飞行长官Rizzuto共同在曼哈顿的宾州火车站宣布,推出乘坐火车往返于麦克阿瑟机场的折价票。单程票价为7元至14元,老人票为6元至11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