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传记精选:麦克阿瑟(61)

【字号】    
   标签: tags:

然而,中立还不如麦克亚瑟创建军队的想法现实。这个弱小,贫穷的国家位置不佳,刚好在日本黑天神南下的路上,中立的幻想是对这一问题的逃避。日本并不想要一个菲律宾。他们觑觎的是东南亚的矿产——马来西亚的橡胶、婆罗洲的石油、以及难以捉摸的命运之神赋予其他国家的锡、珠宝和黄金。菲律宾正好位于日本和其目标之间的航线上。

为了保障这条航线,日本陆军必须占领菲律宾群岛。菲律宾的地理位置是它的不幸,而不是幸运。保卫群岛的问题,就像解决著名的欧洲军事难题,保卫夹在德俄之间的波兰一样,没有更好的办法。
  
墨菲和麦克亚瑟之间的真正区别在于,一个认为,如果日本人想要占领菲律宾,必须让其付出代价,而另一个眼界颇高的绥靖主义者却不这么认为。而对解决这一问题负有责任的总统决定召回麦克亚瑟。罗斯福大概觉得菲律宾不值得防守。他是前海军副部长,迷信海空军,不相信陆军。陆军部甚至在珍珠港事件后还发现,罗斯福迟迟不能理解陆军的重要性。
  
召回麦克亚瑟将使创建菲律宾陆军的努力中途流产,使美国陆军部、国务院和内务部高兴,并为修订橙色作战计划扫清了道路,使海军的观点占主导地位。作战计划部部长恩比克将军认为海军的观点是对的,陆军的计划应修改,以便与海军的撤退,日后伺机反攻的计划协调一致。没必要在那儿留一座兵营,被人围住,最终只得投降。

罗斯福认为自己找到了问题的解决办法,马林•克雷格却坚决反对。克雷格和麦克亚瑟曾一道在伦纳德•伍德手下工作,从那时就相互认识。他警告说,如果麦克亚瑟被召回,“总统将没有退路,因为麦克亚瑟既不会退休,也不会辞职,他将继执行现在的使命。这将使麦克亚瑟得以独行其是,陆军部将更无法控制他。”罗斯福把克雷格的警告当作耳边风。
  
1937年8月,麦克亚瑟回到马尼拉后不久便得到通知,他将被召回美国另作安排。克雷格告诉他不必设法改变这一决定,因为它来自最高层。
  
麦克亚瑟自尊心大受伤害,怒不可遏。他电传克雷格道:“你的信令我震惊。你建议的等于是解除我的职务……由于我的军阶和地位,这只能被理解为受到违纪处理……我的名声和职业声誉受到了这一处理的威胁……即使刚入伍的新兵犯错误,我军也严格按传统予以合理的处理,我几近40年忠诚不贰的效力至少应受到相同的对待吧。”
  
罗斯福试图平息他的愤怒,让他挑选美国境内他喜欢的任何指挥职位,还告诉他,世界局势令人十分担忧,他需要麦克亚瑟在身边,以便随时听取他的建议户奉承并不能令麦克亚瑟消气。他写信告诉克雷格:“我觉得从军队的最高职位上退下来再去位居次席令人生气。这就像让罗斯福重新去当海军部副部长。这不仅使我不满意,而且我再也无法做一个服从命令的下级指挥官。”他忘了其他的总参谋长,包括他的良师伦纳德•伍德,都在退居后接受了其他任命。他自己也曾表示,总参谋长任期到后他愿意在美国接受另一个指挥职位。这么一回忆就太令人尴尬了。这等于向公众宣布他的菲律宾使命失败了。
  
相反,他请求退役,但他还指出,虽然退休了,一旦战争来临,他仍然会像服役时一样随时受命。“不过我深信,”他告诉克雷格,“在我有生之年美国不会卷入战争。罗斯福总统出色的领导实际上防止了这种灾难的发生。”他坚信战争不远了,他不想断了自己的一切后路。他想战争来临时,他能重返军队,再次成为指挥人物。他对罗斯福的奉承就是为了保证这一点,克雷格肯定会把他的话转告给罗斯福的。他申请12月31日从陆军退役。
  
当老朋友们写信问他未来的计划时,他含含糊糊地答复说要回到他所谓的“密尔沃基老家”。该城的阿朗索•卡德沃斯美国退伍军团第23号兵站激动地授予他会员资格,希望他出席以后的聚会。他礼貌地接受了会员资格户与此同时,全军上下的朋友和崇拜者都发来热情洋溢、令人感动的颂词。他们恭喜他辉煌的成就,或表达与他相识和共事的无上荣幸。道布林迪请他的老朋友小希欧多尔•罗斯福与他联系,问他是否打算写他的回忆录。
  
然而,正如克雷格所预料的那样,奎松请麦克亚瑟继续留任军事顾问。他的薪水不变,继续住在马尼拉宾馆,仍然从菲律宾防务开销的每100美元中提取46美分作为酬金。就算他会进入阿朗索•卡德沃斯美国退伍军团第23号兵站的大门,那也将是很久以后的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但麦克亚瑟还是使他自己升了官。《共同体国防法案》通过后,他成了元帅。艾森豪不知道这个主意本来就是麦克亚瑟的而非奎松的,想劝他别接受。艾克后来从奎松处得知,这是麦克亚瑟出任军事顾问的条件之一。
  • 1937年夏,麦克亚瑟给母亲举行完葬礼,与琼结婚后,乘“树立芝”总统号轮船回菲律宾。在船上他接受了一名记者采访。当问及他是否认为即爆发世界大战时,他不同意这种看法。“我不同意那些认为世界大战即将爆发的观点,”他说,“阻止战争的最佳方法就是使所有的民族都作好战备。
      
  • 1935年10月,麦克亚瑟由82岁的老母亲、嫂子玛丽•麦卡兰•麦克亚瑟、助手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和托马斯•杰弗逊•戴维斯陪同,登上了西去的列车。他们去旧金山赶“胡佛”号轮船。“胡佛”号的船舷上将挤满名流—一包括副总统约翰•南斯•加纳及十几名参议员和众议员——全都是去参加菲律宾共同体成立及奎松任首届总统的典礼的。
  • 20年代,陆、海军在军种协作的问题上产生了激烈的争吵,但麦克亚瑟任总参谋长时交了好运。当时的海军总司令是海军上将威廉‧维奇‧普拉特,他与陆军的关系很好。最终普拉特成了麦克亚瑟最忠实的崇拜者之一。
  • 1933年6月,麦克亚瑟在西点军校的毕业典礼上讲话。他的装束,尤其是那条紫缎领带,让学员们五体投地。他说起话来眉飞色舞,直言不讳。他们从未见过这种上级。和大多数人一样,他们以为大人物都是照本宣科,讲话冗长空洞,令人生厌。但麦克亚瑟却英俊潇洒,性格独特,给他们讲话时像是凭灵感即兴演讲,而未经事前准备。他的魔力就在于新奇和直率。他事先并不背讲稿,但要在办公室15英尺高的镜子前仔细排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