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传记精选:麦克阿瑟(59)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8日讯】1937年夏,麦克亚瑟给母亲举行完葬礼,与琼结婚后,乘“树立芝”总统号轮船回菲律宾。在船上他接受了一名记者采访。当问及他是否认为即爆发世界大战时,他不同意这种看法。“我不同意那些认为世界大战即将爆发的观点,”他说,“阻止战争的最佳方法就是使所有的民族都作好战备。
  
但就在“柯克兰”号驶向马尼拉湾之时,日军正在对中国进攻,其规模远非以往的“事件”。10月日军围攻南京,12月攻陷南京,在一个20世纪最血腥的残暴罪行中屠杀了数十万人。日军在中国东部的战事升级,远东局势骤然紧张。
  
菲律宾内部形势也日益令人焦虑。整个群岛内住有多达4万日本人,岛内的日本商社也在筹钱资助日本陆军在中国的行动。日本人也在自我武装,并贿赂当地官员不要干涉。1937年10月,麦克亚瑟的部门准备了一份备忘录,确认菲律宾已经成为日本军事野心家的目标。
  
当年秋天,奎松回到菲律宾时,麦克亚瑟严肃地警告他,“由于国际安全形势的日益恶化,尚未作好准备的菲律宾被卷入战争的危险与日俱增……因此,我认为重要的是立刻购买我原计划的给养和设备,以便将来能有足够的物质。”然而,正如麦克亚瑟将发现的那样,突如其来的战争危险并不能改变奎松的看法。相反,他开始怀疑麦克亚瑟所做的每一件事情。
  
奎松的整个政治生涯都建立在一个简单而显而易见的信念上:菲律宾必须从美国独立出来。当然他并非每次这么说时都真这么认为。私下里他有时也承认,他和多数美国共和党政治家一样,认为菲律宾独立尚未成熟。但对于菲律宾人民来说,他就是独立的化身。
  
他还极度虚荣。和大多数皇家肖像一样,奎松的标准像非常浪漫,正是他想像中的自我。乍一看像是幅想像画,但想像只能掩盖事实,而不能改变事实。画面上他只有约45岁,而制作肖像画时他已年近60。他懒洋洋地躺在沙发里,从他腿的长度人们以为他有6英尺高,但实际上他只有5英尺5英寸。推一准确的细节是他穿得像是温莎公爵,并像诺埃尔•科沃德一样叼一支烟。这种政客的形像就像只懒洋洋的蜥蜴。
  
与奎松最接近的人主要是美国的百万富翁,10来名控制着岛上商业的富商。他们在政治上对他没有威胁,并且他认为,只有他们的建议是真正没有偏见面可靠的。他请他们到他的游艇“凯西亚娜”号上打扑克和桥牌,并在他任总统后为他们建起了马尼拉联合俱乐部。这是全国最封闭的俱乐部,只有25名会员,包括奎松和富商,多数是美国人。麦克亚瑟没有会员资格。
 
虽然奎松是麦克亚瑟儿子亚瑟的教父,并且麦克亚瑟和奎松相知已久,但他们之间的关系太奇怪,太麻烦,太假惺惺,不可能经得起危机。他们之间没有那种患难与共的坦诚,信任和肝胆相照的真诚关系。难以想像他们两人会为了对方用自己的前途和理想冒险。

奎松与弗兰克•墨菲处得很好,麦克亚瑟就任军事顾问时墨菲是菲律宾总督。墨菲全国知名,他勇敢地挽救了经济萧条时期景况最糟的底特律,当时全城处于绝望的深渊。他为失业者和受苦受难的不幸人们殚精竭虑,正是这位年轻有冲劲的市长在新经济政策开始时鼓励了罗斯福和自由民主党人。
  
墨菲既是最后一届总督,又是第一届高级专员。麦克亚瑟1935年离开防军部后不久就开始了一场官僚马拉松式的斗争,阻止墨菲将高级专员变得比总督更有权势。在这个问题上,他的态度比奎松要严肃得多。麦克亚瑟争辩道,墨菲野心勃勃地要当总督是对菲律宾人的轻蔑和对共同体总统奎松的侮辱。麦克亚瑟认为,奎松在就职典礼上应享受21响礼炮。墨菲认为他只能享受19响。不管怎么说,他并非真正的国家元首,而他代表罗斯福,应该得到21响礼炮。在就职典礼上,奎松只得到了19响礼炮,墨菲也一样。在这件事上,麦克亚瑟下决心要作主,或者说一锤定音。他回到菲律宾后,让奎松在重要场合享受19响礼炮,但仅限于马拉坎南宫内。
  
1936年,墨菲回到美国竞选密西根州州长期间,麦克亚瑟想当高级专员的欲望又复活了,就像泥煤,平时郁积在地下,只在爆发时冲出地面燃烧。但首先政府必须说服国会改变现行法律,允许在职军官出任这一职务。墨菲则利用他的影响阻止了这一切。 ──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35年10月,麦克亚瑟由82岁的老母亲、嫂子玛丽•麦卡兰•麦克亚瑟、助手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和托马斯•杰弗逊•戴维斯陪同,登上了西去的列车。他们去旧金山赶“胡佛”号轮船。“胡佛”号的船舷上将挤满名流—一包括副总统约翰•南斯•加纳及十几名参议员和众议员——全都是去参加菲律宾共同体成立及奎松任首届总统的典礼的。
  • 20年代,陆、海军在军种协作的问题上产生了激烈的争吵,但麦克亚瑟任总参谋长时交了好运。当时的海军总司令是海军上将威廉‧维奇‧普拉特,他与陆军的关系很好。最终普拉特成了麦克亚瑟最忠实的崇拜者之一。
  • 1933年6月,麦克亚瑟在西点军校的毕业典礼上讲话。他的装束,尤其是那条紫缎领带,让学员们五体投地。他说起话来眉飞色舞,直言不讳。他们从未见过这种上级。和大多数人一样,他们以为大人物都是照本宣科,讲话冗长空洞,令人生厌。但麦克亚瑟却英俊潇洒,性格独特,给他们讲话时像是凭灵感即兴演讲,而未经事前准备。他的魔力就在于新奇和直率。他事先并不背讲稿,但要在办公室15英尺高的镜子前仔细排练。
  • 说起来难以置信,尽管资金缺乏并且受到公众耻笑,但和平时期陆军部内部的士气从1930到1935年来从未如此高涨过。当时在那几任职的人对麦克亚瑟任总参谋长的表现几乎没有批评意见,而赞扬他的人却比比皆是。
  • (大纪元记者林珊如布里斯本报导)布里斯本市长丽莎纽曼为布里斯本市长慈善基金会筹募慈善基金,特地出版了“市长夫人的食谱”。布里斯本市长慈善基金会与圣乔治银行于11月19日上午11时30分,为该书在布里斯本Dymocks书店位于麦克阿瑟大楼的分店,举办新书发表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