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傳記精選:麥克阿瑟(67)

font print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1940年10月,海軍給亞洲艦隊新派了一名司令官托馬斯•哈特上將。麥克阿瑟也許有過一閃而過的念頭,他終於有了一個同情他、願聽他說話的人。雖然哈特有四顆星,哈特的「艦隊」只有一群不起眼的老式艦艇,其作戰能力令人懷疑。哈特自嘲道:「我所有的艦艇都夠投票的年齡了。」
  
麥克阿瑟一家和哈特一家相識已40年。湯米•哈特曾是麥克阿瑟當海軍的哥哥亞瑟的密友,並是1923年亞瑟葬禮上的護樞官。但即使如此,麥克阿瑟發現哈特對他根本沒信心。

哈特能夠無動於衷地坐著,看著麥克阿瑟踱來踱去,口若懸河,時而低聲細語,你必須樹起耳朵才能聽清,時而慷慨激昂,似乎預示風暴的到來,像一種奇怪而強大的音樂從麥克阿瑟嘴裡噴湧而出,要打動最漠然的聽眾,把他推向他從未想過要達到的命運終點。哈特是少數能抵禦這種誘惑的人,也是少數能當面叫他道格拉斯的人。

但當麥克阿瑟情緒激昂地對哈特講他將如何防禦海灘時,海軍上將覺得他的兩棲登陸作戰的知識似乎已經過時。哈特到菲律賓後不久得出了結論:「道格拉斯瞭解的很多事原本並非那樣。他很會說服人,這兩樣加在一起是危險的。」即使如此,哈特還是很敬佩麥克阿瑟的戰鬥精神。
  
麥克阿瑟的周圍到處是批評家、持懷疑態度者和對手,他對他代表兩個政府所做的事沒有絲毫幻想。這兩個政府只在一點上是一致的,那就是不感激他,不幫助他。

1940年3月,他寫信告訴一位老友:「遠東的形勢極不穩定。如果有人想預測它的未來,他不是傻子就是騙子……過去的4年裡,我盡了一切努力加強這個薄弱的要塞……有很大的進展,但距我希望的相去甚遠……。
  
經過多次談話後,哈特1941年1月認定麥克阿瑟已經受夠了。他覺得麥克阿瑟想「逃避,因為他在工作上不快活」,只是共同體付給他的大筆津貼使他留在了菲律賓。
  
不久後,報界傳聞羅斯福在考慮召回塞耶。麥克阿瑟迅速給斯蒂芬•厄爾利寫了一封長信,幾乎在乞求接替塞耶的位置。他在信的開頭寫道:「我寫信是為了在這一偉大時期為總統效力。」

他接著說,就菲律賓防禦計劃而言,「我已經做了一切可能做的,並很可能在年內結束在菲律賓陸軍的工作。」他聲稱菲律賓人很尊敬他,他對「從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崖)到新加坡」發生的一切「瞭如指掌」,並「與東方的每一個重要人物保持著私人交往。」他在信的結尾奴顏婢膝高呼羅斯福是「我們最偉大的政治家……我們最偉大的軍事戰略家。」
  
報界關於塞耶的傳聞不實:他不會馬上回美國。但麥克阿瑟的努力並沒有白費。他收到了他的老朋友,羅斯福的軍事助理「帕」埃德溫•沃森少將的一封信,向他保證:「總統讓我寫信……他想讓我告訴你,他最希望你在那裡發揮你的軍事才能。」
  
好久以來第一句鼓勵的話。麥克阿瑟喜出望外。他回信說,他「很高興總統希望發揮我的軍事才能而不是從事內務工作。這自然也是我的選擇……俄將繼續發展菲律賓陸軍以應付緊急情況。」

此後不久,他寫信告知馬歇爾他準備結束防禦計劃,因為他認為菲律賓陸軍不久將被整編進美軍,直接受命於陸軍部。馬歇爾6月20日回信告訴他,他太過慮了,根本沒有這一計劃。然而,在與史江生討論時「決定,如果形勢危急,你在菲律賓的資歷和經驗將使你自然成為遠東陸軍司令官的人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937年夏,麥克亞瑟給母親舉行完葬禮,與瓊結婚後,乘“樹立芝”總統號輪船回菲律賓。在船上他接受了一名記者採訪。當問及他是否認為即爆發世界大戰時,他不同意這種看法。“我不同意那些認為世界大戰即將爆發的觀點,”他說,“阻止戰爭的最佳方法就是使所有的民族都作好戰備。
      
  • 但麥克亞瑟還是使他自己升了官。《共同體國防法案》通過後,他成了元帥。艾森豪不知道這個主意本來就是麥克亞瑟的而非奎松的,想勸他別接受。艾克後來從奎松處得知,這是麥克亞瑟出任軍事顧問的條件之一。
  • 12月16日,長島鐵路總裁威廉姆斯和麥克阿瑟机場飛行長官Rizzuto共同在曼哈頓的賓州火車站宣布,推出乘坐火車往返于麥克阿瑟机場的折价票。單程票价為7元至14元,老人票為6元至11元。
  • 麥克阿瑟認定他需要自己的海軍專家。與艾克一起玩高爾夫球的有一名風度翩翩的海軍中尉錫德•赫夫。一天,錫德在打高爾夫球時突發心肌梗塞,他海軍軍官的前程在球道上中止了。赫夫回國養病。令他驚訝的是,他收到了麥克阿瑟的一封信,請他回馬尼拉任他的海軍顧問。
  • 當塞耶1939年秋到達馬尼拉時,他發現奎松很害怕戰爭,有時甚至是驚惶失措。他從麥克阿瑟處接到的關於菲律賓陸軍進展樂觀的報告與那些能幹的菲律賓軍官的悲觀預測反差太大。奎松日益清醒地認識到,訓練有素的軍官太少,幾乎沒有現代武器,要想保衛菲律賓還需要很長時間,甚至10年也不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