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傳記精選:麥克阿瑟(65)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麥克阿瑟認定他需要自己的海軍專家。與艾克一起玩高爾夫球的有一名風度翩翩的海軍中尉錫德•赫夫。一天,錫德在打高爾夫球時突發心肌梗塞,他海軍軍官的前程在球道上中止了。赫夫回國養病。令他驚訝的是,他收到了麥克阿瑟的一封信,請他回馬尼拉任他的海軍顧問。

1936年12月,赫夫到維多利亞一號堡報導,在麥克阿瑟佈滿軍旗的辦公室裡受到接待,麥克阿瑟踱來踱去,語調激昂,反覆地擺弄鉛筆。然後麥克阿瑟轉入了正題:「錫德,我想有一支裝備摩托魚雷快艇的菲律賓海軍。假如我弄到錢,10年內你能造多少艘?」
  
赫夫不禁脫口而出:「將軍,我一生中還沒有見過摩托魚雷快艇。」
  
「沒關係,」麥克阿瑟道,「你會見到的。」
  
赫夫全身心地投入了這項艱巨的工作,努力不辜負麥克阿瑟寄予他的厚望。赫夫想設計一種托尼克羅夫特艇的廉價複製品,用菲律賓當地的原料,但一艘也沒有造出來。
  
麥克阿瑟還計劃建立一支擁有250架飛機的菲律賓空軍,主要是戰鬥機和教練機。陸軍航空兵派了兩名軍官來協助他,兩人都深深地被麥克阿瑟所打動。其中休•帕克中尉「驚訝地發現麥克阿瑟對空軍訓練瞭如指掌。」但是,在一個連會開汽車的人都屈指可數的國家裡,飛行訓練可是個巨大的挑戰。麥克阿瑟指望他能「讓他們爬下水牛,鑽進飛機,但他們對於速度、距離以及任何機械東西的領悟力太差了。」
  
當帕克到維多利亞一號堡報導時,艾克對他講起麥克阿瑟做事的方式。「他從不讓你做他認為你做不到的事。所以,如果他讓你做某件事,回答必須是『是的,長官。讓我試試。』或者乾脆就是『是,長官。」帕克按艾森豪威爾的話去做了。不久後他駕駛一架小型訓練機穿越颱風飛了12個小時,給一個與世隔絕的痲瘋病基地送血漿。帕克以為自己隨時都可能完蛋,可令他驚奇的是,他沒事兒,與麥克阿瑟所期望的一樣。
  
帕克的上級威廉•李中尉對建立一支巡邏艇艦隊的想法嗤之以鼻。現代戰鬥機每架耗資5一6萬美元,它對付任何入侵力量的效果都比用巡邏艇好。李是喜歡爭辯的人,當他給艾森豪威爾提出這個問題時,艾克說:「我們去見老頭子。」

於是他們就在馬尼拉賓館的陽台上或在長方形的書房裡會談,麥克阿瑟甩著帶足球墜的金錶鏈踱著步,李則陳述他的觀點。「當然,」他回憶道,「你見麥克阿瑟時說話的機會不多,都是他說。不知道什麼鬼原因,他稱我『准將』,後來我居然真成了一名准將。」他沒有說服麥克阿瑟放棄巡邏艇計劃,但他深信「麥克阿瑟是這個國家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戰略家。
  
1937年1月到1939年7月,保羅•V•麥克納特當了兩年半的高級專員。他是共濟會第32批會員,麥克阿瑟終於有了個可以依賴的朋友。麥克納特最初對菲律賓防禦計劃持懷疑態度,但後來轉而同意麥克阿瑟的觀點,只要有足夠的錢和裝備,他將在1946年建立起菲律賓的防禦體系。

 1939年7月,麥克納特回國角逐1940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他從未想到羅斯福會尋求第三次連任。風度翩翩,能力出眾的麥克納特消失了。這時,麥克阿瑟電告羅斯福的助手斯蒂芬•厄爾利:他「很樂意……在這裡能為總統和國家很好地效力,這個暴露的前哨基地是我們防禦系統中最薄弱的環節。」這等於他婉轉地在說,他願意當高級專員。

  然而,事與願違羅斯福選擇了弗蘭西斯•塞耶替代麥克納特。塞耶以前曾是哈佛法學院的講師,他娶了伍德羅•威爾遜的小女兒傑西。他還曾任暹羅國王的外交顧問,這位國王就是後來的《國王和我》油畫中那位尤爾•布里爾的孫子。

塞耶回美國後繼續在哈佛法學院執教。1932年,他當上了副國務卿,這是對他在1932年任羅斯福總統外交政策顧問期間的出色工作的獎勵,但他在任副國務卿期間,沒有表現出很強的能力,所以羅斯福對任命他為高級專員仍心存疑慮。塞耶是個靦腆古板的波士頓文人雅士,與奎松及其助手們不是一路人。但羅斯福還是任命了他。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