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傳記精選:麥克阿瑟(60)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但麥克亞瑟還是使他自己升了官。《共同體國防法案》通過後,他成了元帥。艾森豪不知道這個主意本來就是麥克亞瑟的而非奎松的,想勸他別接受。艾克後來從奎松處得知,這是麥克亞瑟出任軍事顧問的條件之一。

建立武裝組織之初,共同體總統非常興奮,他幾乎放棄了政府的其他事務。奎松1937年2月說:“我信任他,對他言聽計從。不久之後,奎松和麥克亞瑟一道前往美國。新任高級專員,前印第安那州州長保羅•V•麥克納特邀請他倆出席當年春天在華盛頓舉行的他的就職典禮。麥克納特說,總統也想和奎松談談應邀人員名單。

現在正是回國的好時候。馬林•克雷格新任總參謀長,哈裏•H•伍德林新任國務卿,作戰計畫部也有了新部長:斯坦利•恩比克少將。麥克亞瑟和奎松要想成功地B健菲律賓軍隊,就必須得到他們三人的支持。新兵訓練尚未開始,陸軍部和國務院已開始對此表示關注。一方面,這使美國更難於壓制日本遵守裁軍條約。另一方面,為了訓練奎松的部隊,麥克亞瑟和他的部門要從人員設備原本單薄的菲律賓軍區抽調人員設備。麥克亞瑟任總參謀長期間就已開始在科雷吉多爾島的馬林塔山下挖一個巨大的坑道。坑道將改進這座小島的運輸,提供緊急避難所,為軍事儲備提供巨大的避彈掩體,從而增強小島的防禦能力。任軍事顧問時,他又力爭完成了這項工程,但錢卻是從菲律賓軍區的預算中出的。

奎松沒有以應有的嚴肅態度對待華盛頓之行,而是把它搞成了10個月的個人環球旅行。他帶了一大幫隨從,密友和政界友人多達20餘人,都花著別人的錢大方度日。他還要求沿途訪問的國家給他元首待遇。他在廣東得到了21響禮炮。當他的船駛入東京灣時,他又受到日本帝國海軍的21響禮炮,並與日本天王裕仁會面,麥克亞瑟也出席了。當他的船靠岸洛杉磯時,唐•曼努爾對圍著他的記者說,他此行的目的是加速菲律賓的獨立。他希望是在1938年。

從洛杉磯他徑直奔向燈紅酒綠的紐約。華盛頓對他來說像是個偏僻鄉村,他只有在感到厭煩時才去。他在紐約花天酒地,一陣衝動就買下了羅斯蘭德飯店。參加酒會,過夜總會,赴宴,他完全忘了他的這些舉動都會被華盛頓認為是對總統的輕慢。過了一段時間,奎松開始納悶兒,他怎麼沒收到去白宮的邀請。

麥克亞瑟似乎也和奎松一樣摸不著頭腦,他的機敏這次也沒起作用。他到華盛頓詢問,被告知羅斯福太忙,無法見他,並且無意會見奎松。你們兩人就可以對付這次無關緊要的典禮。此時麥克亞瑟才醒悟他和奎松有麻煩了。他堅持求見總統並獲得了5分鐘的時間與羅斯福面談。

他們一談就是5小時。這是一場意志的較量,麥克亞瑟一再堅持總統非見奎松不可。最後,羅斯福勉強同意邀請奎松共進午餐。唐•曼努爾•奎松準時到達白宮,但他到那兒後卻出了洋相,他提出1938年獨立。會面不成功,羅斯福也不以為怪。

麥克亞瑟和奎松需要解決的問題一個也沒解決。而且觸怒了總統,為麥克亞瑟的日後埋下了地雷。實際上,他們把自己拱手交給了他們的敵人——哈樂德•伊克斯和弗蘭克•墨菲。內務部的島嶼事務局在菲律賓的管理上起著重要作用,伊克斯認為麥克亞瑟對奎松的影響太大,他“快成獨裁者了”。

墨菲完全反對麥克亞瑟的防禦計畫。他和麥克亞瑟不同,他不相信菲律賓人對美國的忠誠。和作戰計畫部部長恩比克將軍一樣,他也懷疑向成千上萬的菲律賓人提供武器是明智的。菲律賓起義才過去30年。麥克亞瑟試圖從陸軍部把一大批報廢步槍以近乎白送的價格弄來裝備菲律賓新建的陸軍,墨菲利用對總統的影響阻止了這一買賣。

除此之外,他還深信麥克亞瑟的計畫行不通。1936年9月他給一位朋友寫信說道:“無論在菲律賓還是在華盛頓,我從未遇到一名軍官同意他(麥克亞瑟)的意見,認為菲律賓守得住。”墨菲告訴羅斯福,菲律賓的惟一解決辦法是使之中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37年夏,麥克亞瑟給母親舉行完葬禮,與瓊結婚後,乘“樹立芝”總統號輪船回菲律賓。在船上他接受了一名記者採訪。當問及他是否認為即爆發世界大戰時,他不同意這種看法。“我不同意那些認為世界大戰即將爆發的觀點,”他說,“阻止戰爭的最佳方法就是使所有的民族都作好戰備。
      
  • 1935年10月,麥克亞瑟由82歲的老母親、嫂子瑪麗•麥卡蘭•麥克亞瑟、助手德懷特•艾森豪威爾和托馬斯•傑弗遜•戴維斯陪同,登上了西去的列車。他們去舊金山趕「胡佛」號輪船。「胡佛」號的船舷上將擠滿名流—一包括副總統約翰•南斯•加納及十幾名參議員和眾議員——全都是去參加菲律賓共同體成立及奎松任首屆總統的典禮的。
  • 20年代,陸、海軍在軍種協作的問題上產生了激烈的爭吵,但麥克亞瑟任總參謀長時交了好運。當時的海軍總司令是海軍上將威廉‧維奇‧普拉特,他與陸軍的關係很好。最終普拉特成了麥克亞瑟最忠實的崇拜者之一。
  • 1933年6月,麥克亞瑟在西點軍校的畢業典禮上講話。他的裝束,尤其是那條紫緞領帶,讓學員們五體投地。他說起話來眉飛色舞,直言不諱。他們從未見過這種上級。和大多數人一樣,他們以為大人物都是照本宣科,講話冗長空洞,令人生厭。但麥克亞瑟卻英俊瀟灑,性格獨特,給他們講話時像是憑靈感即興演講,而未經事前準備。他的魔力就在於新奇和直率。他事先並不背講稿,但要在辦公室15英尺高的鏡子前仔細排練。
  • 說起來難以置信,儘管資金缺乏並且受到公眾恥笑,但和平時期陸軍部內部的士氣從1930到1935年來從未如此高漲過。當時在那幾任職的人對麥克亞瑟任總參謀長的表現幾乎沒有批評意見,而讚揚他的人卻比比皆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