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传记精选:麦克阿瑟(78)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11:40,远东航空兵接到通知,伊巴探测到大批飞机向南正飞越林加延海湾。
  
中午,远东航空兵发现有两队飞机——一队飞向克拉克,一队朝着伊巴飞来。在克拉克的第24截击机大队大队长奥林•格罗弗少校受命截击飞往克拉克机场的飞机。早上在空中飞行的16架B-17现已着陆,正在加油。危险显而易见,而布里尔顿的远东航空兵参谋们允许所有的轰炸机同时着陆真是令人吃惊。它们在地面极易受攻击。惟一明智的办法是在战斗机掩护机场的情况下,一次着陆几架它们加完油升空后,再让下一批飞机着陆前让它们升空。但是,那一天远东航空兵都缺乏这个普通常识。
  
更糟糕是,格罗弗在危险面前似乎麻木不仁。他的飞行员们火冒三丈,而他却瑟瑟发抖,迟迟不动。当他终于鼓起勇气行动时,他让他3个中队的两个出发去保护马尼拉湾的船只。12:35,他的第三个中队还在地面上,此时90架日本战斗机和轰炸机出现在头顶上。几分钟内,克拉克机场上的全部飞机不是被毁就是遭到重创。在伊巴,100多架日本飞机把雷达站夷为平地,并击落了六、七架前来截击它们的P-40战斗机。
  
正当炸弹在克拉克机场的跑道上爆炸时,情报部的霍华德•W•布朗中尉到维多利亚一号堡给麦克亚瑟送去了一份绝密电报。这是美国海军密码破译员截获破译的日军电报。电报上说,日本现在实际上已与美国和英国开战。萨瑟兰读完后不无讽刺地说:“很有意思,真是及时!”
  
麦克亚瑟正在接远东航空兵的电话,是克拉克机场被炸的消息。他怒不可遏,痛骂布里尔顿的参谋长不该违背他的命令让B-17滞留在克拉克机场,而布朗在一边等了5分钟。摔下电话后他才注意到布朗,后者手握电报,站在那儿吓得不敢动弹。中尉很抱歉地解释道,由于海军在处理密码时的一套繁琐的官僚主义系统,这一重要消息花了几个小时才送到美国远东陆军司令部。麦克亚瑟面无表情地听着,一言不发。布朗说完后,他只是说:“谢谢你,孩子。”
  
他给陆军部口述了几封电报。他在其中一封中声称:“我将在明晨对台湾南部的敌人机场进行猛烈的报复性轰炸。”在另一封电报中他说,他将把他的A—24俯冲轰炸机交给菲律宾人。与马歇永不同,他认为这些飞机纯粹是浪费上好的铝材。他抓住这一机会除掉它们,然后要更好的飞机。
  
午后不久,布里尔顿到达维多利亚一号堡,狼狈不堪,情绪沮丧。他坚持要见麦克亚瑟。布里尔顿说,他刚接到阿诺德的电话,阿诺德很气愤,他要了解B-17“他妈的怎么会”在克拉克机场被摧毁。麦克亚瑟愿意给阿诺德解释一下当时的情况吗?“别着急,路易士,”麦克亚瑟对他说,“回去打仗吧。”
  
此后不久,麦克亚瑟与哈特见了一面。两人都很忧郁。麦克亚瑟显然对损失了飞机和人员不高兴。哈特定后,塞耶到了。麦克亚瑟给他读了陆军部总结珍珠港遭袭击的电报:一长串被击沉和遭重创舰只的名字,100多架飞机被摧毁,人员伤亡严重。菲律宾的损失也很惨重,他对塞耶说。“我们在克拉克机场地面上的很多飞机被摧毁了。”高级专员惊呆了,几乎不敢相信战争真的来临了。
  
此时夜晚临近,麦克亚瑟下令马尼拉只实行部分灯火管制。英国人发现,全面灯火管制本身就会给人们带来极大危害,其程度不亚于不实行管制灯火。麦克亚瑟说,只有接到空袭警报时,才实行全面灯火管制。
  
下午6点整,麦克亚瑟举行了指挥官会议。这是个紧张而忧郁的时刻。全是坏消息,前景更是灰暗。会议结束后,他坐他的车回马尼拉宾馆。他的司机带着他风驰电掣般穿过湿流流、空无一人的街道。天一直在下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麦克亚瑟一会儿就让他们忙得无暇考虑这个问题,但以往的传记中却没有人提到这一点。这令人吃惊,因为要回忆起战争的第一天他是如何过的并不困难。
  • 第二天,新加坡英军舰队司令汤姆•菲力普斯将军飞往马尼拉与哈特和麦克亚瑟会谈。他希望哈特派他13艘巡洋舰中的8艘到新加坡护卫他的主力舰。
  • 中国也非一个更好的选择。中国没有轰炸机机场。要修则需人工,而且要在内陆深处日本先头部队够不着的地方。
  • 10月初他到达维多利亚一号堡时,麦克亚瑟像老朋友一样欢迎他。然后,他告诉凯西他建设空中力量的打算。
  • 麦克亚瑟面临的难题是:如果他让大家知道,他对菲律宾陆军的作战能力不抱信心,他实际上等于在邀请日本人攻占菲律宾。但麦克亚瑟的计划是要保卫群岛,至少要守住马尼拉湾。他必须为菲律宾人分配一个角色。
  • 她想知道他对欧洲战区东线战事的看法。6月22日,德国人大举进攻苏联。到9月,他们已经推进了500英里,俘虏了200多万人。大多数人都以为,德国将在冬季之前占领莫斯科,彻底击败苏联。麦克亚瑟公开宣称,德国还不够强大,拿不下莫斯科。“
      
  • 然而,唐•曼努尔•奎松不这么想。就要发生重大事情了,他必须成为舞台中心人物。民防就是他选好的舞台。他越来越感到怒不可遏,甚至公然宣称罗斯福和塞耶应该在战时“被绞死在灯柱上”,因为他们阻碍了他的民防计划。
  • 麦克亚瑟名单上的另一名军官已经在菲律宾。这位上尉名叫勒格兰德•A•迪勒,在菲律宾师参谋部供职。他之所以上名单是因为他和萨瑟兰一起打高尔夫球,而萨瑟兰正在为麦克亚瑟寻找一名助手,他觉得迪勒背景合适:他有民用工程建筑学位元元元元,但在步兵任职,毕业于本甯步校,又上了利文沃斯军校。麦克亚瑟自己就当过工兵,但一有机会就转入了步兵。当萨瑟兰告诉他,他刚替他找了个助手,麦克亚瑟很生气。“我一般是自己给自己选助手。”他说。但一当萨瑟兰把迪勒的经历告诉他,麦克亚瑟就把迪勒的名字加进了名单。
  • 麦克亚瑟在阳台上沉思着踱步,一边小心翼翼地避开儿子布满橡皮玩具的浅水塘。尽管西太平洋上空战云密布,但仍没有理由相信日本军阀想和美国开战。这么做无异于自杀。对日本威胁最大的是中国,而非美国。日本陆军已深入中国,退出已不可能,但它缺乏人力和物资来征服这么大的国家。日本军阀解决中国问题的办法是掠夺东南亚的矿产资源。这也许能使日本建立庞大的战争机器,并有足够的钱实现帝国的政治和军事野心,统治远东。
评论